读书笔记-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字数 10815阅读 714

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作者: 钱穆
出版社: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出版年: 2001
页数: 178
丛书: 钱穆作品系列
ISBN: 9787108015280

本书是钱穆先生的演讲记录,对汉、唐、宋、明、清五代的人事、制度、考试选举、赋税、兵制等方面作一梳理,条分缕析,清楚明白。演讲是按朝代讲的,笔记按纵向记,可以看出一项制度的沿革。

以下是推特读书笔记:

一、政府组织

  1. 皇室是不是即算政府?两边的职权怎样分?这是秦汉时代首先遇到的一个大问题,皇权和相权之划分,这常是中国政治史上的大题目。

  2. 拿历史大趋势来看,可说中国人一向意见,皇室和政府是应该分开的。皇帝是国家的唯一领袖,而实际政权则在政府,宰相是政府的领袖,负政治上一切实际的责任。一般人认为中国从秦汉以来,都是封建政治,或说是皇帝专制,与历史事实不符。

  3. 汉代皇帝有六尚,尚是掌管。六尚是尚衣、尚食、尚冠、尚席、尚浴与尚书。前五尚只管皇帝私人的饮食起居,只有尚书是管文书的,就是皇帝的“秘书”了。汉代开始的尚书,其职权地位本不高,后来才愈弄愈大。

  4. 宰相的秘书处共有十三个部门,即十三曹。一西曹,主府史署用。二东曹,主二千石长吏迁除,并包军吏在内。三户曹,主祭祀农桑。四奏曹,管理政府一切章奏。五词曹,主词讼。六法曹,掌邮驿科程。七尉曹,主卒曹转运。

  5. 八贼曹,管盗贼。九决曹,主罪法。十兵曹,管兵役。十一金曹,管货币盐铁。十二仓曹,管仓谷。十三黄阁,主簿录众事。我们只根据这十三曹名称,便可想见当时政务都要汇集到宰相,而并不归属于皇帝。

  6. 汉代中央政府,有所谓三公九卿,是政府里的最高官。丞相太尉御史大夫称三公,丞相管行政,是文官首长;御史大夫管监察,辅助丞相,按照汉代习惯,须做了御史大夫,才得升任为丞相。太尉是武官首长,除军事外,不预闻其他政事。

  7. 御史大夫之下,设有一个御史中丞,住在宫中。那时凡具中字的官,都是指是住在皇宫的。皇室的一切事,都归御史中丞管。皇帝与宰相之间有什么事,都通过御史中丞转达。

  8. 汉代的九卿是:太常、光禄勋、卫尉、太仆、廷尉、大鸿胪、宗正、大司农、少府。官位都是二千石。前七卿,照名义,原来都管的皇家私事,现在也管到国家大事了。大司农管政府经济,少府管皇室经济,皇室不能用大司农的钱。

  9. 汉代地方政府分郡县两级。汉代有一百多个郡,每郡下辖十个到二十个县,县总数在一千一百到一千四百之间。郡太守是二千石,地位与九卿差不多。汉代官级分得少,升转极灵活,这又是汉制和后来极大的不同。

  10. 中央特派专员到地方来调查的叫刺史。全国分为十三个调查区,每一区派一个刺史。地方行政由太守负责,刺史是中央政府的耳目。刺史原本只是俸给六百石的小官,上属于御史大夫。

  11. 唐代则把相权划分成几个机关。汉代宰相下有副宰相御史大夫,也可说宰相掌握行政权,御史大夫掌握监察权。唐代宰相共有三个衙门:中书省、门下省、尚书省。此三省职权会合,才等于一个汉朝的宰相,而监察权还并不在内。

  12. 三省本是内廷的官。这是东汉以后魏晋南北朝时代,宰相职权被皇帝夺去,皇帝用他的私属像中书门下尚书之类来代行政府宰相职权。到唐代,才又把以前宰相职权正式分配给三省。即把以前皇室滥用之权交还给政府。

  13. 中书主发令。政府一切最高命令,皆由中书省发出。凡属重要政事之最高命令,由皇帝颁布诏书,在唐代叫做“敕”。但实际上“敕”是由中书省拟定,此所谓“定旨出命”,皇帝只同意画敕而止。

  14. 门下省接获诏书后,即予复核。若门下省反对此项诏书,即将原诏书批注送还,称为“涂归”。涂归亦称“封驳”、“封还”、“驳还”等。则每一命令,必须门下省副署,始得发生正式效能,否则中书命令便不得行下。

  15. 诏敕自中书定旨门下复审后,即送尚书省执行。尚书省则仅有执行命令之权,而于决定命令则无权过问。唐制遇下诏敕,先由门下省和中书省举行联席会议,若尚书省长官不出席会议,即事先不获预闻命令决夺。故唐人眼中,须中书门下始称真宰相。

  16. 唐太宗未登极前做过尚书令,因此唐代尚书省长官尚书令常虚悬其缺,实际长官为尚书左仆射及右仆射。尚书左右仆射若得兼衔,如“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及“参知机务”等名,即得出席政事堂会议,获得真宰相之身份。

  17. 皇帝命令须加盖“中书门下之印”,再送尚书省执行,否则不为下面各级机关所承认。唐中宗曾不经两省而径自封拜官职,他自觉难为情,故装诏敕的封袋不敢照常式封发而改用斜封,所书“敕”字也不用朱笔用墨笔。时人称之为“斜封官”,一般人看不起。

  18. 尚书省是政府里最高最大的行政机构。尚书省共分六部,即吏部、户部、礼部、兵部、刑部、工部。此六部制度,自唐代以至清代末年,推行了一千多年,不过六部次序有时略有改动。

  19. 唐代有《唐六典》一书,详细规定六部之组织、用人、行政等。此书遂成为中国历史上行政法规之巨典,此后各代均奉为圭臬。《周礼》为先秦之乌托邦,纯系一种理想政府的组织之描写。而《唐六典》则是唐代政治思想和理想的具体化。

  20. 唐代已渐渐中央集权,内重而外轻。唐玄宗时,全国有一千五百七十三个县,比汉代多出两百多县。县级以上为州,与汉郡略同。州设刺史,为地方高级行政首长。唐代有三百五十八州,较汉代郡数多两倍余。

  21. 地方长官之下属,在汉代由郡太守县令长自行辟属任用,唐代则任用之权集中于中央之吏部。

  22. 汉制三年考绩一次,三考始定黜陟,因阶级少,升迁机会优越,故能各安于位,人事变动不大,而行政效率也因之提高。唐代则迁调虽速,下级的永远沉沦在下级,轻易不会升迁到上级去。于是在官品中渐分清浊,影响行政实际效力极大。

  23. 唐代设御史台,为一独立之机构,不属于三省。监察权于是脱离相权而独立了。

  24. 唐代监察使本是一御史官。若监察使巡视边疆,在边防重地停驻下来,中央要他对地方事务随宜应付,临时得以全权支配,即成为节度使。节度使可指挥军事,管理财政,甚至掌握用人大权,于是便成为“藩镇”。边疆节度使逐渐擢用武人,于是形成军人割据。

  25. 中央的监察官变成了地方行政官,本意在中央集权,而演变所极,却成为尾大不掉。东汉末年之州牧,即已如此,唐代又蹈其覆辙。安史之乱,即由此产生。由军队首领来充地方行政首长,则更是大毛病。唐室之崩溃,也可说即崩溃在此一制度上。

  26. 论中国政治制度,秦汉是一个大变动。唐之于汉,也是一大变动。但宋之于唐,却不能说有什么大变动。一切因循承袭。宋之于唐,只好说像东汉之于西汉,有事而无政。纵说它有变动,也只是形势推迁,而无制度建立。

  27. 宋代的相权,较唐代低落得多。宋代也有三省,只有中书省单独取旨,称政事堂,又和枢密院并称两府。枢密院是管军事的,宰相管不着军事。门下尚书两省不再预闻政府之最高命令。

  28. 宋代财政,掌握在三个司,是户部司、盐铁司、度支司,度支即是管经济出纳的。王安石推行新政,第一措施,便是设立制置三司条例司,把三司统一于其中,是想把财政大权重新掌握到宰相手里。

  29. 向来政府用人,本该隶属宰相职权之下,是尚书省吏部的事。宋代却又另设一个考课院。考课就等于铨叙,后来改名审官院。如此则用人之权,全不在宰相,就是尚书省作为行政总机关的制度,也都破坏了。

  30. 相权低落之反面,即是君权提升。以朝仪言,唐代群臣朝见,宰相得有座位,并赐茶。古所谓“三公坐而论道”,唐制还是如此。迨到宋代,宰相上朝,也一同站著不坐。

  31. 唐代皇帝诏书归中书省拟定,到宋初,为推尊皇帝,遇政府定旨出命,先写一札子,提出几项意见,拟成几条办法,送由皇帝决定,所谓“面取进止”。然后宰相再照皇帝意见正式拟旨。于是皇帝就不仅有同意权,而有参加意见之权了。

  32. 唐代,政事堂号令四方,其所下书曰堂帖,宋初还有此制,当时并谓堂帖势力重于敕命。后诏禁堂帖,又改用札子。后来宋太宗下令,公事必须降敕处分。于是一切政令之决定权全归皇帝。但这一制度,到神宗时还是废了,仍许用札子。

  33. 宋代制度之缺点,在散与弱,不在专与暴。宋代相权虽低,当时政治,也不好说全是皇帝独裁。直到南宋宁宗时,已快亡国,皇帝下手条,当时称为御札,还激起朝臣愤慨,说事不出中书,是为乱政。可见宋代相权,还有它传统客观的地位。

  34. 汉代的御史中丞专门监察宫廷,也可说是监察皇帝。后来政府官职中,还是有监察皇帝的,叫做谏官。唐代谏官属于门下省,如谏议大夫、拾遗、补阙之类都是。阶位不高,亦无大权,但很受尊重。大抵是挑选年轻后进,有学问,有气节,而政治资历并不深的人充任。

  35. 若把谏官也看作是监察官,则中国历史上之监察官,应分台谏两种。台是指的御史台。唐代的台官是天子的耳目,而谏官则是宰相的唇舌。御史监察权在唐代已离相权而独立,但谏诤权则仍在宰相之手。

  36. 谏官本隶属于门下省,而宋代则谏垣独立,不直接属于宰相。而且宋制,谏官不准由宰相任用,须由皇帝亲擢。于是御垣遂形成与政府对立之形势,成为只发空论不负实责的反对机关。谏官台官渐渐不分,只对政府监察诤议,而皇帝变成没人管。

  37. 谏官好像是专在主持公议,在道义的立场上,比近代西方的反对党更有力。谏官与宰相互相对垒,势成水火。这是宋代制度特有的弱症。后来谏官锋芒太凶了,闹得太意气,社会及政府中人都讨厌谏垣,于是谏官失势,然而权相奸臣又从此出头了。

  38. 中国传统政治,到明代有一大改变,即是宰相之废止。若论汉、唐、宋诸代,中央政府的组织,皇权相权是划分的,其间比重纵有不同,但总不能说一切由皇帝专制。明太祖因宰相胡维庸造反,从此就废止宰相。于是明清两代是由皇帝来独裁。

  39. 明太祖把中书门下两省都废了,只剩尚书省,尚书省又不设长官,改由六部分头负责,就叫做六部尚书。都察院掌弹劾纠察,与六部并称七卿。再加通政司和大理院,称九卿。通政司管理章奏,是公文出纳的总机关。大理院主平反,与都察院和大理院合称三法司。

  40. 九卿之上,更无首长,所以明制是有卿而无公,成了一个多头政府,上面总其成者是皇帝。武官则有大都督,全国有五个大都督府(唐朝有十六个卫),只管出外打仗时带著兵。至于征调军队,一切动员工作,则是兵部的职权。

  41. 明代虽说一切事权集中在皇帝,究竟还有历史旧传统,并不是全由皇帝来独裁。有许多事,是必经廷推、廷议、廷鞫的。明代给事中按六部分为六科,虽只是七品小官,仍可有封驳权,也可出席廷推、廷议、廷鞠。这是当时君权之一节限。

  42. 皇帝一人管不尽这许多事,就需要一个秘书处,在内廷办公,就称为内阁。秘书便是内阁大学士。内阁学士原本官阶只五品,在朝廷上地位并不高,后来大学士常由尚书兼任。大学士不过是皇帝的私人秘书,政治大权还是在皇帝。

  43. 明制一天有早朝、午朝、晚朝三次。常朝有两种:一叫御殿,一叫御门。御殿又称内朝,是在大殿内朝会议事。御门是到奉天门,让老百姓也可以见面说话。明太祖与明成祖尚有精力可以亲理庶务,后来皇帝便偷懒,把政权交付与内阁,阁权慢慢地重起来。

  44. 明代将近三百年之久,最初是皇帝亲自在内阁,后来有些皇帝不常到内阁,由内阁条旨票拟送进去批。万历皇帝明神宗有二十几年没有上过朝,大臣都没有见过他一面。自宪宗成化以后,到熹宗天启,前后一百六十七年,皇帝也都没有召见过大臣。

  45. 皇帝和内阁日常不见面,就多出一重太监上下其手的机会,太监就慢慢地弄了权。甚至皇帝嫌麻烦,私下叫太监批公事,太监倒成了真皇帝。内阁学士若真要做点事,也必须先勾结太监,例如张居正。

  46. 明代地方行政制度,最低一级是县。县上面是府和州,再上面是省,也就是承宣布政使司(全国共十三个)。地方长官,与承宣布政使并列的,还有提刑按察使,管司法,又有都指挥使,管军事。合称为三司。因为省区大,又有分司分道之制,于是变成四级。

  47. 按察使与都指挥使上面,还有总督与巡抚。总督巡抚在明代是由中央政府都察院的都御史临时派到地方去办事。但到清代,总督巡抚又变成为永久的。层级愈多,县官奉承上面的长官还来不及,哪有功夫去亲民,地方行政就愈来愈坏了。

  48. 中国传统政治有官与吏之分。两汉每一机关的长官独称官,属官皆称吏。官吏的出身,并无大区别。宰相由吏属出身,也属寻常。唐代的吏和官,已分得远了,然而两者间还是没有判然的划分。

  49. 元代政府长官都用蒙古人,中国读书人只得混进衙门当书记与文案,便是官与吏流品泾渭之所分。明成祖时,规定吏胥不能当御史,又不准考进士,这样一来,便限制了吏胥的出身。官和吏就分开两途,吏胥被人看不起。这事在中国政治史上,实有甚大的影响。

  50. 胥吏所经管的,不外铨选、处分、财赋、典礼、人命、狱讼与工程七项,吏胥是此七项的专业人士。但当时官场又看不起胥吏,胥吏也自认流品卑污,因此不知自好,遂尽量舞弊作恶。这种情形,以前是没有的,而明清两代却日甚一日。

  51. 清代是异族统治,始终要袒护满洲人,才能控制牢固,这便是这一政权之私心。在这种私心下,就需要一种法术。所以清代政治,制度的意义少,而法术的意义多。清代沿袭明制,用内阁大学士掌理国政,这对于满洲人是一种方便。

  52. 清代总督、巡抚成为正式的地方行政首长。这种制度,还是一种军事统制。地方行政从县到府、道、省,上面还有总督、巡抚,就变成为五级。可是真到军事时期,总督、巡抚仍不能作主,还要由中央另派人。总之,清代不许地方官有真正的权柄。

  53. 清宫里的文华殿、武英殿,这是内阁学士办事的地方。雍正又在三大殿背后,另设一个军机处,这就是所谓的南书房。最初皇帝为要保持军事机密,有许多事不经内阁,径由军机处发出。后来变成习惯,政府实际重要政令,都在军机处,不再在内阁。

  54. 清代最高命令称上谕,分为明发上谕、寄信上谕两种。明发上谕由内阁拟好,皇帝看过,再由内阁交到六部,原是惯例。寄信上谕为清代特有,直接由皇帝军机处寄给受命令的人,旁人谁也不知道。这就变成秘密政治,只能说是一种法术,而不是一种制度。

  55. 清代的六部尚书,也沿袭明制,权就小得多。六部尚书已经不能对下直接发命令,而每部满汉尚书侍郎共六人,均得上奏权,尚书管不着侍郎。给事中的官名仍有,却没有封驳权。于是清朝的专制独裁,更甚于明代。

  56. 清制又不许民间有公开发言权。府学县学都置有一块石碑,是横躺的,叫做卧碑。卧碑上镌有几条禁令:生员不得言事;不得立盟结社;不得刊刻文字。这三条禁令,恰好是近代西方人所要争取的三大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和出版自由。

二、选举制度

  1. 汉代选拔官吏的制度,到汉武帝以后才逐渐定型。那时已有了太学,太学生考试毕业分两等,甲科出身的为郎,乙科出身的为吏。郎官是隶属于光禄勋的皇宫侍卫,服务几年,遇政府需要人,就在这里面挑选分发。考乙等的,回到其本乡地方政府充当吏职。

  2. 汉代官吏任用,地方长官由中央派,太守如是,县令也如是。但郡县掾属,必得本地人充当。辟用掾属的权,则在长官手里,这叫做辟属。各衙门首长以下,全是吏,由首长自己任用。

  3. 汉代的选举制度,各地方时时可以选举人才到中央。皇帝不定期下诏,要各地推举贤良,从中选取任用。政府有特殊需要时,譬如要派人出使西域,需要特殊才能的人,常常下诏征求,也可自荐。后来又有一种有定期的选举,就是察举孝廉。

  4. 汉代一向有诏令地方察举孝子廉吏的,后来演变成每年一次,又按郡国户口比例分配名额。孝廉举到中央,大抵也是先为郎官。于是太学生回到地方为吏后,又有机会到中央充任郎官。武帝之后,做官的渐渐都变成读书人出身了。

  5. 东汉时候,由于郎署充斥,就把不定期选举取消,仕途只有察举孝廉一条路。郡国察举之后,中央再加上一番考试。这一制度,会合有教育、行政实习、选举与考试之四项手续,遂达于完成。

  6. 这一制度在政治上是非常重要的。政府里的官员,直至宰相,几乎都是读书人出身,经由地方选举而来。可以说中国历史上此后的政府,既非贵族政府,也非军人政府、商人政府,而是一个“崇尚文治的政府”,即士人政府。

  7. 东汉末年,天下大乱,汉献帝逃亡,中央地方失却联系,一切制度全归紊乱,乡举里选的制度,无从推行,朝廷用人没有了标准,尤其是武人在行伍中滥用人员,不依制度。曹操以陈群为尚书,创设九品中正制。

  8. 九品中正制是由各州郡分别公推在中央任职,德名俱高者一人任大中正,下面再有小中正。各地小中正襄助大中正,把各地人士列表,而不论其人是否已入仕。表内详载其年籍各项,分为九品,并加评语。主持这项工作的便称九品中正。

  9. 吏部便根据此种表册之等第和评语来斟酌任用,分别黜陟。官吏之任命与升降,便相对有客观标准。而此项标准,则是依据各地方之群众舆论与公共意见,仍有汉代乡举里选之遗意,总比以前漫无标准援用私人好得多。曹家得天下,与这制度也有关系的。

  10. 九品中正制仅为一时的救弊措施,但自晋代以迄于南北朝,都继续采用,就出了大毛病。这一制度,后来却变成拥护门第,把觅取人才的标准,无形中限制在门第的小范围内。

  11. 首先是人人想获中央的大中正品题提拔,纷纷集中到中央。地方无才,地方行政便低效,而地方风俗文化也不易上进。再则官吏升降,其权操之于中正,于是做官的各务奔竞,袭取社会名誉,却不管本职工作,而上司也无奈何。这是把考课铨叙与选举混淆了。

  12. 唐代的选举,其实还是由汉代的选举制演变而来,称之为考试制。考试两字之原始意义,考是指的考绩,试是指的试用。

  13. 身家清白之人,即可经地方报名参加中央尚书礼部之考试。考试及格,即为进士及第,便有做官资格。至于实际分发任用,则须经过吏部之再考试,所考重于其人之仪表、口才及行政公文等。大抵礼部考才学,吏部考干练。又因吏部试有进士、明经诸科,故此制又称科举制。

  14. 唐代前后三百年,参加考试者愈来愈多,只有扩大政府的组织范围,于是政府中遂设有员外官,有候补官。若要解决此积弊,当使知识分子不再集中到政治一途,便该奖励工商业,使聪明才智转趋此道。

  15. 唐代门第势力仍盛,应考的多是门第子弟,在家族中有家教熏染,一旦从政,比较有办法。晚唐门第衰落,应考的多是穷书生,除了专心在文选诗赋,或是经籍记诵外,并无门第教训和政治传统。于是进士轻薄,成为晚唐一句流行语。

  16. 唐代进士及第后未必即获任用,多经各衙门首长辟署,在幕府作僚吏,借此对政事却先有一番实习。宋代则因经历五代长期黑暗,朝廷刻意奖励文学,重视科举,只要及第即得美仕,反而未能保留两汉以来一些切实历练之遗风美意。

  17. 唐代又有公卷通榜之制。公卷是由考生把平日诗文遍送政府中能文章有学问的先进大僚品评。于是未考以前,许多知名之士已获得客观地位。通榜是考后据社会及先辈舆论来拔取知名之士,却不专凭考试之一日短长。甚至有主考官谦逊,请人代定榜次的。

  18. 考试是为国家选拔真才,本不必在细节上计较。但有些人便要借此制度之宽大处作弊,于是政府不免要把制度严密化,有时反而失却本义,而专在防弊上着想。宋代考试制度大体沿袭唐代,而比唐代严格,糊名之制宋代才有。

  19. 宋代不考诗赋,改考经义。用意原是不错,以诗赋为标准去物色人才,终不是妥当办法。但改革后却得不偿失,考经义反而不如考诗赋。王荆公叹息说,本欲变学究为秀才,不料转变秀才为学究。

  20. 考试制度自唐历宋,还可说没有大变动。到明代,变动就大了。后来清代的考试,都从明代沿下。

  21. 唐宋的考试只在中央一次,明代因报考人数多了,就分成几次考。第一是府县考,录取了叫入学,又叫县学生,俗名秀才。县学有名无实,并无正式的学校。其次是省试,考试地点在省会,又叫乡试,中式者俗称举人。各省举人再送到中央集合会考,这叫会试。

  22. 明制进士及第以后,还该留在中央政府读书,进士读书满三年,再加一次考试,成绩好的,就得入翰林院。但此种进士读书的制度,不久也有名无实了。而明代风尚,极看重进士与翰林,非进士翰林就不能做大官。

  23. 进士与翰林成为政府一个储才养望之阶梯。科举本只能物色人才,并不能培植人才的。而在明清两代进士翰林制度下,却可培植些人才。这种人才,无形中集中在中央,其影响就很大。

  24. 汉代培养人才的是掾属。唐代培养人才在门第。宋代培养人才在馆阅校理之职。到明清两代,始把培养人才的机构归并到考试制度里。

  25. 宋代不考诗赋考经义,谁好谁坏,很难辨。所以演变到明代,又在经义中渐渐演变出一个一定的格式来,按格式写文章,标准较易具体而客观。八股文考试从明代下半期到清代末期,施行了三四百年,是中国历史上最毁丧人才的。

  26. 考试制度之用意,本在开放政权,选拔真才分配于政府各部门。清代是部族政权,高官要职多由满人充任,只把政权开放一个角落,则考试只成为羁縻之一术。

三、经济制度

  1. 汉代税额“十五税一”,而且实际上只纳一半,三十税一。土地所有权属于农民,可自由出卖。遇到经济困乏,土地自由买卖,就形成了兼并。税额轻,为何农民还要卖地呢?这须讲到当时的人口税兵役税,及社会经济之全貌。

  2. 耕地为农民私有,而非耕地,如山林池泽等,为皇室所有。后来山林池泽也逐渐开放,对于捕鱼伐木的,只就其所获征收一部分实物,这就在田租之外,另成一种赋税。这是关税商税之缘起。这一种转变,于春秋末年已开始。

  3. 在此所有权观念之影响下,当时凡农田租入归诸大司农,充当政府公费;而山海池泽之税则属少府,专供皇帝私用。初期田赋是大宗,而山林池泽的商税只占少数。后来则商税渐渐地超过了田租,于是少府收入,反而超过大司农。

  4. 汉武帝对外用兵,军费浩繁,把景文以来的积蓄都用光了,于是把一切非耕地收还,由政府来经营。政府自己烧盐,自己冶铁,其利息收入则全部归给政府,于是盐铁就变成国营与官卖。这便是汉武帝时代有名的盐铁政策。

  5. 概括起来,汉代对工商业是节制资本,在对农民田租方面,则是轻赋税,但并未能平均地权。王莽把一切田亩尽归国有,称为皇田,重行分配。想要恢复井田制,结果引发大变乱。王莽失败,从此中国的土地制度也不再有彻底的改革了。

  6. 唐代的田赋制度是租庸调制。租是配给人民以耕种的田地,年老仍缴还政府,在其授田时期交租,租额仅为四十税一。“庸”即是力役,每人每年服役二十天。“调”是一种土产贡输,各地人民须以其土产贡献给中央,大体上只是征收丝织物和麻织物。

  7. 然而这一制度,即从北魏均田制算起,时期维持得并不久,而且推行也并不彻底。租庸调制之所以能推行,全要靠帐籍之整顿。时间一长,帐籍混乱,便是此后租庸调制失败的最大原因。至于地方豪强大门第从中舞弊,阻扰此项制度之进展,那更不用说了。

  8. 迫不得已,唐德宗健中元年,又改成两税制。一年分夏秋两次收税,故称两税。两税制是以居住地征税,如是则人口流徙,较为自由了。又按田亩数量征税,义务劳役等种种负担都摊入田租中,于是这些负担也都免除了。

  9. 租庸调制三个项目分得很清楚,现在归并在一起,虽说手续简单,但日久相沿,把原来化繁就简的来历忘了,遇到政府要用钱,要用劳役,又不免要增加新项目,于是等于加倍征收。又规定不收米谷而改收货币,农民必得拿米粮卖出,换了钱来纳税。如是则商人可以上下其手,而农民损失很大。

  10. 在旧制,先规定了田租定额,然后政府照额征收。但两税制之规定田租额,乃依照其定制的前一年,即唐代宗之大历十四年的各地田租总收入为标准,定额征收。在政府的征收手续上,是简单省事得多了,但相因而起的弊病却大了。

  11. 两税制结束了历史上田赋制度之上半段,而以后也就只能沿著这个制度稍事修改,继续运用下去。

  12. 汉代自武帝创行盐铁政策,这是节制资本,不让民间过富,而在经济之上层加以一种限制。其下层贫穷,政府却并未注意到。政府的轻徭薄赋,只为中间地主阶层占了便宜。

  13. 唐代的经济政策,其主要用意,在不让民间有穷人。至于上层富的,政府并不管。在开始,商业尽自由,不收税。好像汉代是在社会上层节制资本,而下层则没有力量管;唐代注意社会下层,由国家来计划分配,而让上层的富民能自由发展。这一情形,似乎唐代人更要高明些。

  14. 后来租庸调制崩溃,改成两税制,茶盐各项也都一一收税,便和汉代差不多。至于汉代之盐铁政策,起于武帝向外用兵,而唐代租庸调制之破坏,也由于玄宗以下向外用兵而德宗时引起军人作乱,内战频起,总之是由兵祸而引起了经济制度之变动,则汉唐并无二致。

  15. 宋代赋税制度,大体也是由唐代两税制沿下。租庸调本是三个项目分列的,对田地有租,对丁役有庸,对户籍有调。两税则把一切赋税项目,都归并成为单一的两税。

  16. 然而到了五代时候,军队每到一地方,要地方出力役,出贡调,于是临时就得找地方领袖要各种供应。以后这旧便沿习下来,变成地方又多了一笔负担,这是宋代之所谓差役法。使得地方上没有一个能兴旺的家,兴旺了,派差便轮到他。

  17. 于是王安石变法,始订出免役钱的办法来,改为每家摊派,可免地方上私家为政府办公差破产之苦。变法虽有反复,这免役法一直沿到清代,便不再有力役了。然而正因为没有役,人口就不要详密计算,中国政府的户口册子,宋明清初有,后来逐渐没有了。

  18. 明代又有一条鞭法,把丁税归到田租里,于是更不看重人丁了。到清代中叶以后,有地丁摊粮永不增赋之令,于是便不要丁册了。然而这样一来,变成只有土地与政府发生了直接关系,人口与政府却像没有直接关系。
    

四、兵役制度

  1. 汉代兵制,壮丁二十受田,二十三岁开始服兵役。兵役又分几种:到中央作“卫”兵,到边郡作“戍”卒,在原地方服兵“役”。各地壮丁轮流到中央作卫兵一年,来回旅费由中央供给。戍兵却只要服役三天,费用自己负担,可以交钱代役。壮丁每年秋天都要在本郡集合操演一次,名为都试,为期一月。
    
  2. 除了服兵役之外,还要服力役。全国壮丁按册籍编定,每人每年一个月,替国家义务做工,也可以交钱代役。每人还须纳人口税,连小孩子都有。于是有人便宁愿出卖自己为奴隶。虽然奴隶人口税加倍征收,但入山烧炭、开矿之类,需大批人工,有钱人养着大批奴隶,反可发财。
    
  3. 唐代是府兵制。 府是指的军队屯扎地,唐代称之为折冲府,折冲府共分三等,上府一千二百人,中府一千人,下府八百人。中上等人家才可以申请当兵,当兵人家的租庸调都豁免了,此外则更无饷给,一切随身武装,均由军人自办。大概唐代全国共有六百个到八百个府。
    
  4. 府兵到了二十岁才开始服役,每个府兵须到首都宿卫一年。此外都在本府耕田为生,而于农隙由折冲都尉操练。至于军官,在中央直辖有十六个卫,每个卫设有大将军。有事打仗,就由大将军统领出征。待战事结束,兵归于府,将归于卫。
    
  5. 本来府兵都必须家境殷实,当兵都自觉光荣。后来天下太平,府兵常派去充力役,于是地位渐低。唐代开边,戍边常不得复员,府兵怕到边疆,常有逃亡。抚衅也渐渐跟不上。府兵制也就由于人事颓废而逐渐败坏了。
    
  6. 唐末五代饱受军人之祸,所以宋代自开国起就尚文轻武。但宋代国防形势却是不利,对辽两次开战都失败,以后只能养兵,军队愈养愈多,纪律又不好。国家不能不给他们待遇,而且须时时加优,否则就要叛变。养了武的又要养文的,文官数目也就逐渐增多,待遇亦逐渐提高。
    
  7. 于是弄得一方面是冗兵,一方面是冗吏,国家负担一年重过一年,弱了转贫,贫了更转弱,宋代政府再也扭不转这形势来。
    
  8. 宋代军队分禁军和厢军两种。厢军是指驻在各地方城厢的,只在地方当杂差。各边防守,都派禁军分番戍守,又不在一地久戍,时常调防。因此虽不打仗,经费上则等于年年动员。又怕军人拥兵自重,军队调防时将官不动。缓急之际,兵将不相习,也难运用。
    
  9. 明代卫所制度,大的兵区叫卫,小的兵区叫所。外统于都司,内统于五军都督府。遇出兵打仗,由朝廷派总兵官来带卫所军队。战事结束,总兵官把兵权交出,军队回归卫所。平时卫所军给田自养,不交赋税,这种制度还是同唐代府兵制一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