谣言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武器叫做谣言。它无色无味、无迹无形、潜移默化,能毁人于不知不觉中。

      在法制社会里,砍死人要偿命,打死人要偿命,掐死人也要偿命,惟独骂死人——不用偿命。这不能不说是法律制度的不健全。

      几乎所有人都痛恨谣言,却有许多人喜欢制造谣言,偏又有许多人喜欢听信谣言。

      当然了,风一样的话语必定选择软软的耳朵作为入口,有罅隙的胸腔总容得风声呜呜作响。

      不置可否,我们的耳根总会有发软的时候,我们的心中总会有或大或小,或明或暗的罅隙,而谣言也就绵延不绝地生长着,大摇大摆地在我们生活里进进出出。

      制造和散布谣言的人,或许有目的有阴谋,或许出于嫉妒,或许只是无聊......也或许,在当今网络时代,制造谣言根本成为一种职业。谁知道呢,反正那样的嘴脸讨不得人喜欢。

      记得某年超女里有个叫厉娜的,形象和歌声都很干净清透,给人很舒服的感觉,人气也一度居于榜首。

      这时便有谣言找上门来了,为一句戏言大做文章,甚至有了所谓“厉娜曾为三陪女”的曝光,八面来风压得这个单薄的女孩子喘不上气,站在舞台上就往下掉眼泪。

      这不是造孽吗?不过是个孩子,人家招谁惹谁了?高高兴兴来参加比赛,何曾想到会遭此荼毒。

      最是长舌之人可厌,爱听歌就来听,爱看美女就来看,何苦这般张牙舞爪,兴风作浪!

      王菲当年离婚事件被小报记者炒得沸沸扬扬,而她只朝包抄过来的狗仔队高高昂起头,冷笑着,字正腔圆地吐出一句:“我离婚干你们屁事?”从此喜欢上王菲。

      说完这句话以后的日子里,王菲依然率性爽利,而她的歌声,依然清冽甘甜。这是一个能够在风沙里独舞的强者。

      如今她与谢霆锋分分合合,每次都被推上风口浪尖,但那又如何呢?追逐向往的,坚持自己认为对的,任尔东南西北风!

      谣言可憎,但有些时候,或许我们应该感谢谣言。

      当一个人莫明其妙地“声名鹊起”时,总会无比茫然,没头没脑,百口莫辩,大多数时候,只好惶惶然地沉默。

      身边的人一夜之间换了嘴脸,再见你时,就露出微妙诡谲的笑容。

      你试图查探出口,以打破自己的尴尬处境,却发现身边的空气早已是同样地微妙诡谲了。

      你会惊奇地看见有那么些朋友,反戟倒戈,落井下石,你会悲哀地意识到,曾经交游广阔的自己,原来一直都只是一厢情愿的孤家寡人。

      在你惶惑无助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平素无甚往来的人,走到你身边轻轻说一句:“没关系,做好你自己,一切都会过去的。”

      他笃定地伸手,把你从地上拉起,替你掸去满身狼狈,然后冲着你朗朗地笑——不含任何微妙诡谲的成分。

      他用不着你的任何解释,他相信你。你一度以为失去了一个世界,可事实上你却得到了一片天堂。

      命耶?幸耶?倘不是那一程风雨,你可能不会知道什么叫做世态炎凉,人情冷暖;你可能终身都不会懂得朋友的真正含义,更不会拥有一个真正可以叫他作朋友的人;也不会在彻悟烟花繁华后,触摸到人生的真实与永恒。

      倘不是那一更乱雪寒透心底,怎么会一下子就读懂了那句“我欲作夜半的暖风,望你盈盈如水,望你青莹如冰”中蕴藏的深情厚爱,而忘却俗世的纷纷扰扰,只在心头留驻了一份终生不渝的感动与温暖?

      上帝说,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诽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

      谣言无疑是飞来横祸,然而因祸得福这句话是通过了上帝审批的,有时候我们可以相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