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翼传说(37)

        闪电破阵

        一股微弱的紫气顿时从她腰间的蓝灵珠上蹿出,幻化出了魔里的实体。魔里勾勾手掌,示意阿思退到一边,自己伏在石壁上往外看了看,不远处是一块开阔的平地,平地上矗立着一堵高约两丈的千斤石门,而门口大约二十来个赤甲军正列成两排,听候一个同样装扮,似是领队人的指示训话。

  “上面来命令了,说有异族人掉落进来,要求见到就格杀勿论。现在各小队都在四处巡逻,搜寻他们的下落,我们责任重大,务必要提高十二万分警惕,一只苍蝇都不能放过,听明白了吗?”

  “明白。”众人异口同声地吼道。

  “列阵。”

  话音刚落下,队伍便迅速散开,重新开始来来回回地巡逻起来。魔里仔细看了看那些赤甲军巡逻的路线,他们各自的位置在外人看来非常松散,就好像人随便撒的一把豆子。但魔里却顿了一顿,同样暗成章法的移动线路,有规律的步伐数和移动时间,这一幕太眼熟,当年他独闯太阳神殿打碎光熙的黄金马车,就经过这样的一道坎。

  魔里细细数了数石门外士兵的数量,不多不少正好二十八人,这证实了他心里的猜测。这二十八人是经过精心培训的,他们移动的轨迹是根据星辰移位的路线得来,看似凌乱,却暗成一套精密阵法,将石门四方守得滴水不漏,不管对手想从哪边突破,都会有人适时阻挡牵制,再视星辰轨迹,由相应的人乘机攻之。阵中人灵力互相生衍,如果设计足够精妙,那么有多少人结阵,每个人的灵力就能在阵中提升多少倍。而在这面积有限的平地上,用那种阵法,二十八个人安排得恰到好处,多一个人嫌挤,阵法反而不易施展,少一个人,又容易产生缺口,布下这个阵法的人也算有一套,魔里在心中忖度着。

  “看这阵势,没走错。这群人守卫的石门后面肯定就是皇极杵天杖。”

  “那我们还是像刚才那样隐隐身什么的进去吗?”

  “这纯粹在找死。这群人和我们前面打发的那些人可不一样,他们结成了一个名为星辰变的阵法,每个人之间的空隙,你看起来平淡无奇,空空如也。实际上有着他们各自气场交汇所形成的气网,哪怕塞一根头发丝进去,也会被他们察觉。”

  阿思撇撇嘴,做了个包子鬼脸:“你明知道我对这些什么灵力呀,气场呀,阵法都不了解的,偶尔说那么两句找死的话很正常嘛,你就忍一下呗。”

  魔里鄙夷地摇摇头:“你要是普通的王族那就算了,我还懒得废话,可你偏偏是幽谷选中的主人,今天既然遇到了,我觉得我很有必要给你恶补一下。星辰变,顾名思义,就是阵法根据星辰运行轨迹做出移动和变化,它最大的特点就是无论多少人都可以成阵,外面那个阵法是28人,叫做游翼,我还遇到过72人组成的灿翼。这个阵是非常精密的防守阵,并不是人数越多越强,最重要是看布阵者的设计,阵中角子实力的强弱和配合默契度。当然了,灿翼式差不多算最厉害的布局了。阵中的多个角子,必须一起训练过多次才能结阵,如果你才见过一个人几次面,哪怕他对这个阵熟悉得不得了,可你们不适应互相的灵力,强行结阵,只能是白费力。”

  “这么厉害。”阿思一副原来如此,受教了的表情,“那星辰变怎么破解呢?”

  魔里轻扬嘴角,露出一个邪气的笑容:“别人怎么破我不知道,反正我只有一种破解法。”

  “什么?”

  “当年在太阳神殿我怎么破的,今天就怎么破。”说着魔里手掌一翻,一股夹杂着闪电的紫光从掌心突起,充满了凛厉的破坏意。

  阿思一见,顿觉不妙,还被困在别人地盘上,什么情况都不明,就这么高调出手。念及此处,阿思下意识地开口阻止,手也条件反射般朝魔里手臂拍去,她却忘了魔里只是灵体,手一下子就拍了个空,再加上激动,大半个身体都向魔里靠了过去,导致重心不稳,人就一个趄趔扑出去了。

  “什么人?”守卫石门的赤甲军反应奇快,见一个人影从转角石壁闪了出来,立刻喝住道。

  阿思本来见自己扑出石壁,十有八九会暴露,心都凉了半截,又听得赤甲军这样一吼,便不自觉地一个激灵转身。当她一转过去,就发现三道带着杀气的绿色妖光劈头向她飞来。阿思心中一惊,五官皱团,抱着头就原地蹲了下去,她眼帘中闪过的最后一个画面,是一条紫色的闪电尾巴向前划去。在闭眼静待的寂静过后,她唯一感受到的就是扑鼻而来的焦糊味。

  “诶,诶,起来了。”阿思听到魔里那熟悉的拽得要命,此刻却无比亲切可爱的声音响起在头顶,“噌”地一下就站了起来,脸上还挂着一丝刺激过后的小兴奋。

  “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阿思看着魔里那虚无缥缈的魂体,前所未有地觉着安心。当她无意中用目光瞟了一眼前方,却瞬间怔住了。刚才还生龙活虎,摆着所谓超强阵法的28人,无一例外地都倒在了地上,身上的衣服都有大范围灼烧过的痕迹,全都破破烂烂,如同乞丐一般,而破损衣服下面裸露出来的肌肤更像人用炭块搞了恶作剧,东一块,西一块,全是黑色焦亮的伤痕。石门四周的墙上,地上也布满了黑色条纹,密密麻麻从不同方位交织得比蛛网更细密,紧凑。

  阿思以为魔里出来,只是为她挡了那三道绿光攻击,不曾想站起来,眼前会是这种场景,就像有数百人短短一刹那间在这里进行了斗殴,还放了火,又抹了墙,才会有这么多痕迹。最诡异的是,阿思从蹲下到站起那么一下子时间,居然没有听到任何声响,没有惨叫声,没有灵力碰撞的尖锐鸣声或轰天震响,什么声音都没有,就好像自己在那一刻失聪了。

  “我……我……我从蹲下到站起,不会超过五个数的时间,怎么……怎么就成这样了?”阿思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了,“真的……是你干的?”

  “雷霆一击。”魔里看了一眼阿思,用一贯骄傲的眼神,“我刚刚那一招的名字。我说过了,对付星辰变,我只有一招,那就是直接全面破坏掉,惯用法术,雷霆一击,属于超强度破坏法术,将灵力高度压缩为光球,再配以雷电术,根据光球上注入的灵力来调整此招施用结果,被击中瞬间就能让人变成炭渣或者失去意识。对,我选择了后者,没杀他们。暂时没必要和妖族闹得太僵。而且在我的改良下,去掉了除了把自己耳朵震‘嗡’,一无是处的雷,扩张了电,自然是又清静又高效。”说完看了一眼阿思,整个表情写满了得意。

  “可……可你不是说,在蓝灵珠上也只有四成法力吗?”

  “没错,没有肉身,哪怕附在神器上,四成也是我能恢复的极限,我到目前为止也才恢复了两成而已。”

  “两成?天,仅剩两成法力,都可以厉害到这种地步,不枉我崇拜了你这么多年。我得缓口气,太震撼了。”阿思摇着头道,似乎不太能接受眼前的事实。

  魔里笑了笑,眼里全是傲气:“你要见过我完整的法力,有可能就会惊得趴在地上缓这口气了。”

  阿思还在不住地摇头:“我估计那时,趴到地底都缓不过来这口气。”

  “以后有机会,让你见识见识。现在,先解决那道门。”阿思还没反应过来,只见眼前强光一闪,这堵两丈高的石门便静静地化作了粉尘,犹若水银泻地,“唰”地一声尽数扑向地面,差不多堆出了齐小腿高的石粉堆,漫天的灰尘呛得阿思鼻子奇痒无比,她的喷嚏是一个接一个,差点把舌头咬到,只能条件反射地埋下头去,让鼻孔暂避这乌烟瘴气。阿思刚低下头,眼睛便被地上躺着的一个赤甲军给吸引了。他裸露的左手臂膀上刺着一个很特别的图案,三条断开的波浪纹在中间,两边各是一条直线,与波浪纹齐平。阿思又瞧了瞧旁边几个衣服破成渣的赤甲军,左臂都有一模一样的图案。她只觉这个图案异常眼熟,在哪里见到过似的,绞尽脑汁回想时,却听得魔里的声音响起。

  “你趴在那儿看什么?还不进来。”

  “哦,来了。”阿思没时间多想,果断地从地上蹭起来,跟着魔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迈进了石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阵法称之为“布阵”,是古代军队的野战队形,它是人类战争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盛行于冷兵器时代,消亡于热兵器时代...
    晓寒深处明月人倚楼阅读 269评论 0 0
  • 夏末,在五台山的深山中,有一片少有人踏入的森林。林中的树木遮天蔽日,原本原本炙热的阳关都被树叶挡住,异常的凉爽。林...
    冰月光辉阅读 1,940评论 0 3
  • 08 小镇诊所 半下午时分/小镇镇中心 秋雨再次睁开眼睛时,对上了一张如刀削般精工雕刻过的、清俊刚毅的脸。一双深邃...
    花隐之阅读 29评论 0 0
  • 服务奉献是思想素质的重要体现。奉献也是体现社会价值的重要一点。 总有很多古今中外的教育者谈到奉献精神对于一个人实现...
    思书者阅读 276评论 0 0
  • 十里洋场属于你,而我只是过客。
    特种诗人阅读 6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