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丽莎短篇小说|一切才刚刚开始

图片来自网络

1. 梦醒时分

“霖林,将来你想干什么?”阿成认真地问。

“想画画。”我回答。

“我想做建筑师,为人们设计最精致的建筑。那我们就双剑合璧。”

“你才贱呢!”

“不是那个贱,是这个剑。”

“反正都是贱,哈哈哈。”

霖林在梦中反复见到阿成,梦中充满了阳光,夏日的树荫下,恋人低语,美好而又青涩。正当我牵着阿成的手,阿成就一点一点地消失了,我试图抓住他的手,可是怎么也抓不到,我站在树下呼喊。我惊醒过来,透过月光,让我看清这个躺在身边的男人耀华,这个最熟悉的陌生人,这个连结婚纪念日都忘记了的男人。

“耀华,今天什么日子?”我在厨房边炒菜边试探地问道。

“今天什么日子,今天是星期天啊。”耀华一边打着游戏,一边漫不经心地应付过去。

“你再好好想想嘛,今天3月5日,你想起来没?”我继续追问。

客厅那头没有动静,我有些生气了,他不搭理我。我把一盘炒好的菜放到他面前。“今天是我们结婚纪念日。”然后盯着他看了好几秒,他才抬起头来望着我,“最近事太多,脑子不够用了。”

然后,他继续打着游戏。我的火窜了上来,憋得脸通红,“结婚纪念日,你就打算在游戏中度过吗?”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不好,放下手机,上来抱我,“跟你开玩笑呢,你怎么又急了。要不晚上去看电影?听说《致青春》还不错。”

我点点头,答应了他。

我在厕所外等他,忽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房产中介”。我们之前就商量着换个大点的房子,我想耀华还挺上心。电话一直响,于是我接听了,“喂,老公,你今晚来看我吗?”电话那一头的女人也把我老公叫老公!他除了是我老公,还是别人的老公!我立刻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脑子一片空白,电话掉在了地上,“老公,你怎么不回答我?今晚我给你刺激的。”

耀华从厕所出来,看见他的电话掉在了地上,他一把捡起手机,挂掉了电话。

“中介又打电话来,他们总是逼得很紧。”他语速有些快。到现在了,还撒谎,我倒想看看他能怎么编下去。

我定定神,试图掩盖我的情绪,“是个房产中介,她给我推销房子。”

“房产中介就是挺烦,电影快开始了,我们进去吧。”他很镇定,推着我进了放映厅。

电影中,初恋恋人最后还是分道扬镳。黑暗中我已泪流满面。他并没有过来拉我的手,而是已经在一旁呼呼大睡。

有时我会看看狗血剧,这让我乐在其中,我妈会和我一起看,有时小三挺着大肚子闹上门来,有时男主被捉奸在床。我们会一起开骂,骂剧中人的狗血生活,我们都很入戏。直到有一天,这样的狗血剧情发生在我身上,我傻眼了,我自己把生活过成了狗血剧。

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找上门来,来挑战我的地位。我从来没发过这么大的脾气,我把厨房里的盘子都摔了。他只是用沉默来回应我。这个女人的出现,打乱了我的生活。当初大家都说耀华是个踏实可靠的男人,找老公就要找这样的,实用又经济。是大家看走眼了,还是他伪装得太好?难道是我自己太差,我做饭做的不好吃?我陷入了漩涡,反复纠结在失败的婚姻中。离婚?我妈一定不会同意,离婚会被亲戚朋友笑死,她绝对不会同意。我躺在被子里,任凭眼泪横流。

我妈总说,男人出轨是因为女人做的不够好。她总是要教导我如何才能抓住男人的心。如果有一门关于夫妻关系的考试,我显然挂科了。

2. 青涩回忆

“霖林,你过来和我一起吃饭吧。”我转过头一看是我们班长阿成。“我多打了一份饭,吃不完也是浪费了,你过来一起吃吧。”

看到我暗恋的人叫我一起吃饭,我的脸刷一下就红了,心跳加速了。我没有拒绝,竟然走了过去。就这样,我俩悄悄地开始了地下恋情。

“霖林,我想考到北京去。我想做一名建筑师。你呢?”阿成坐在我旁边。

“我,我没想好,我爸妈希望我在省城读书,他们不希望我走太远。”我在一旁有些怅然所失,显然阿成是一只注定要高飞的鸟,而我充其量就是一只小麻雀。

“霖林,你和我一起考去北京吧,我照顾你。”他用双手托住我的脸,真诚又温暖地注视着我。

我背着画板去公园写生,阿成则坐在我旁边看书,这样无忧无虑的生活好像一场梦。

“都高考了,你还去画画,画画又不能当饭吃。”妈妈骂道。

“我也需要放松一下,也是为了能考得更好。”我还嘴。

“从今天起,高考就要倒计时300天了,你不要再去画那些没用的东西了。”关于高考时间,妈妈记得比我都熟。

我沉默了,不画就不画吧,因为我也没有想清楚我为什么要画画。

高考成绩出来了,爸妈很开心,按照他们的意愿,我考到了省城的一所大学,也按照他们的意愿选了我自己并不爱的专业会计学。阿成如愿考到了北京,学习建筑学。

“霖林,不要难过嘛,你还是可以来北京看我嘛。”阿成总是那么体贴。

我想,是的,火车飞机都很方便,我要是想做什么,总是可以做到的。

我的画板被父母卖给了收废品的,柜子里面还剩下一个我小时候总玩的布偶娃娃。

我与阿成会QQ聊天,

我与阿成会QQ留言,

我与阿成不联系了。

3. 谁的人生

小时候,我生过一场大病,一直体弱多病。于是,爸妈总是为我做各种决定。渐渐,我习惯了这样的生活,“都是为我好”的生活。大学是爸妈帮忙选的,专业也是爸妈帮忙挑的,工作也是爸妈帮忙安排的,老公更是爸妈托人介绍的。我习惯了不用选择的人生,一切就简化了,简化到我都不用思考。

大学一毕业,我就回到老家,在税务局做了一名公务员。这样的工作,也让亲戚朋友们羡慕嫉妒。工作稳定了,爸妈又开始操心我的婚姻大事。爸妈的同事都给介绍对象,爸妈多方比较之后,选择了他们很满意的女婿,也就是我现在的老公耀华。在老人家眼中,耀华老实,人不多话,工作也稳定。这种男生在我们县城非常吃香,被认为是理想女婿。

“楼下李阿姨惨咯,养了个不争气的女儿。”妈妈一进门就开始唠叨。

“你怎么又说李阿姨坏话,别人的事咱们别管。”我劝她。

“咦,你这孩子,我哪说她坏话,这是真的。”她喝了口水继续唠叨。

“她家露露就是不听话,非要嫁给爱情,结果她的婆家在深山老林里,穷的叮当响,连十万的嫁妆都拿不出来。”她好像能感同身受李阿姨的苦。

“那为什么非要那么多钱?有多少给多少呗!”

“你们小屁孩,懂个啥?你们什么都不懂!我们这些当妈的还不是为你们好,你们还不领情。养个女儿容易吗?我跟你算笔账,从小养到大得花三十多万呢,要十万都是少的!”她脾气又上来了。

“那给不了怎么办呀?难道就不结婚了?”

“那是,不结了呗,结了也得后悔,到时拖个孩子,女人就更不值钱了!霖林,婚姻大事你得听我的!”她瞪了我一眼。

耀华是妈妈千挑万选的,我们总算结婚了,妈妈很是满意,收到了一笔可观的嫁妆,在亲戚朋友间也很有面子。耀华对我挺好,带我去了看了三回电影。之后,我们便结婚了。

每天五点多,耀华就下班了。为了打发时间,耀华开始玩游戏,我开始看肥皂剧。县城的日子清闲,无聊。每家都在比拼生孩子。爸妈总说,隔壁王阿姨家女儿都生完二胎了。家庭聚会,亲戚朋友第一句话就是,啥时生孩子。我和耀华只好勉强地回答,我们正在努力。妈妈担心我被婆家欺负,每天和养生堂学习各种怀孕偏方。为此,妈妈还编出一本营养大全,专门指导我如何怀孕。

4. 生活在别处

妈妈跟我说,“你大姑气坏了,表姐回来了。你们这些小辈一个个都不让人省心。”

“表姐从深圳回来了?”

“是,你表姐回来过年。当初差点把你大姑气死,都是些不孝子啊!”

“表姐不是混的很好吗?听说她都有自己的服装公司了。”

“一个女人那么拼命,最后就成黄脸婆了。光事业好有什么用?老了生病了,连个端茶倒水的人都没有。你懂什么呀!”

“可是表姐经济独立,不用靠男人。”

“一个家怎么能缺了男人?你表姐现在就是大龄剩女?生孩子都难了!一说到这,你大姑气就不打一处来。当初大姑给找的对象条件多好,局长儿子,你说你表姐是不是傻!”

“但现在表姐也算扬眉吐气呀,咱们县城没有一个能比得上表姐。”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不能学你表姐,赶紧要个孩子,你在家里地位才能稳。”

我十六岁时,表姐就离家出走了,印象中表姐对我很好,总是把我当她亲妹妹,带着我到处玩。再次见到表姐,我竟有些认不出她了。她显然特别像偶像剧中的office lady,穿着一件仙气十足的白衬衫,一条黑色端庄的过膝裙,身材保持的恰到好处。

餐桌上,表姐侃侃而谈,讲述着这些年在深圳打拼的经历。当年她到了深圳,先在服装厂做工,就觉得自己懂的东西太少,于是便在夜校学习经营管理。后来与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小服装店,谁会想到十年后小服装店已经成为了拥有三十名员工的服装公司了。大姑始终绷着脸,从小到大,家里的孩子都很害怕大姑,我也不例外。但唯独,表姐敢于抗争。

“霖林,你还在税务局吗?”表姐关切地问道。

“是啊,还在,税务局现在也不好干了。”我抱怨到道。

“税务局怎么不好了,多稳定,女孩子家就得稳定。不像有些人,老了迟早要后悔。”大姑插话进来。

表姐没有理大姑,继续和我聊天。

“霖林,我记得你画画很好,现在还画吗?”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偶尔画一画。”

“现在艺术家很吃香的,你不要放弃自己的梦想呀!”表姐说这话时,眼睛里带着光,“我们服装公司的设计师都很厉害的。”

梦想,平时这两个字都不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我们这里的人从不提这两个字。孩子,才是家长里短的重中之重。

“生孩子才是正事,不能为那些不正经的事耽误自己。”妈妈在一旁纠正我们。

吃完饭,表姐悄悄和我说,“霖林,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吧,不要放弃自己的梦想。”

5. 对峙

我和耀华冷战了好几天,我总算憋不住了,嚎啕大哭起来。

我带着几身衣服回到娘家,妈妈一直追问,“你有家不回,这让外人知道了,会成笑话的。”

“妈,耀华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我忍不住哭了起来。

“别哭啊,到底是不是真的?”

“那女人都找上门了,还怀了耀华的孩子。”

“哎呀,耀华,当初看上去挺老实的呀,怎么会做这种事呢?”妈妈愤愤地骂着耀华,转过脸来又说道,“霖林,早就跟你说了,要生个孩子,才能抓住男人的心。”

“是啊,你妈说得对,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爸爸也附和起来。

他俩不安慰我,反倒一直说我的不是,我哭得更委屈,更大声。

我不顾他们的反对,住了下来。这也是我头一次反抗他们。

我与耀华的婚姻已经有一条深深的裂痕,爸妈一直劝我不要离婚,但我该如何面对这样出轨的男人。爸妈说,女人要有肚量。男人就像自己的孩子,孩子犯了错,家长只能原谅他。我一次次地假想,我坚决拒绝耀华的道歉。一礼拜后,耀华来接我了,我回去了。我习惯了别人为我做选择,习惯是件很可怕的事。

回自己家的路上,耀华想要牵我的手,我刻意甩开了。我走在前头,耀华跟在后面。如果两人这样相处一辈子有多恐怖,我打了个冷颤。

回到家,公婆都在,公婆一向高傲,觉得我无法给他们家添后。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耀华没有想到二老大晚上出现在家中。

“嗯,我们再不来,家里就翻天了。那个女人怎么回事?”公公板着脸问道。

“那个女人不会再来了。你们放心吧,”耀华说。

“那女人我不管,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不管怎么说,那孩子得姓刘。”婆婆瞪了我一眼。

耀华沉默了,我心里的愤怒开始一点点升起,他很听父母的话。我怎么能容忍这样的背叛,我不可能与敌人的孩子共存。但我忍住了,只是脸上的泪水骗不了人。

“霖林,你别哭啊,不然人家还以为我们欺负你呢!”婆婆急了。

“你们怎么都不关心我有没有事?我就是被你们欺负了!”我歇斯底里地喊了出来,然后摔门进了自己房间。

6. 假假真真

阿成就在我身边躺着,我们睡在一起,温柔缱绻。我深感愧疚,我以为我对不起耀华。可为什么墙上挂的是我和阿成的结婚照。阿成也醒了,温柔地看着我,“宝贝,三周年结婚纪念日快乐。”原来今天是我和阿成结婚三周年了。一切都那么快,阿成成为了一名小有名气的建筑师,在一家建筑公司任合伙人。而我,则成了一名画家。

“今天给爸妈打个电话吧。”阿成劝我。

“晚点再说吧,今天我还有个画展要参加。”我刻意避开爸妈,我没有原谅他们,他们决绝到没有出席我和阿成的婚礼。

晚上回到家,我翻到相册,看见小时候妈妈给我买的布偶娃娃。妈妈总说,她希望我像布偶娃娃一样可爱,永远是她的贴心小棉袄。我忽然变成了一只布偶娃娃,被困在橱窗里,我想逃离,却怎么也逃不出去。我被噩梦吓醒,侧身一看,耀华正呼呼大睡。

7. 自己做主

我反复做着噩梦,我成为了布偶娃娃。我开始向往外面的世界,想到表姐的那句话,“霖林,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吧,不要放弃自己的梦想。”于是,我告诉爸妈我要辞职出去闯荡。

“税务局的工作是我们多不容易才争取到的,别人打破头都进不去呢,你倒好,还不要。我们坚决不同意。”妈妈厉声呵斥我。

“妈,可是我一点也不开心,你们希望我不开心地过一辈子吗?”我哭出声来。

“怎么不开心了,谁不都是这么过的,你怎么就不行了。”

“妈,耀华背叛了我,我们已经不爱了。”

“爱,爱是奢侈品呀,爱能当饭吃吗?再说了,我和你爸不懂爱,不也在一起几十年了。”

“妈,我已经决定了,我要去北京。”

“你这丫头怎么就不学好,净学你表姐。你这是要气死我啊。我不想活了,怎么养了你这个不孝女啊!”

头一次面对我的主见,妈妈没辙了,只能一哭二闹三上吊。但这一次,我想自己做决定。

8. 破茧

又到了过年时,七大姑八大姨聚在一起。我的生活成为了茶余饭后的话题。

“你再好好想想,离婚了不好找男人。”大姑也来劝我。

“我们单位那个小王,离了婚都四五年了,也没有男人愿意接手。”二姑也插了进来。

“我们都是为你好,离婚了,房子得归你才行。”

“不要离婚,赶紧生个孩子,耀华自然得贴得紧紧的。”

一句接一句,好似鞭炮在爆炸,个个炸在我心上,炸得我心痛。

这个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漫长。在父母的坚决反对下,我与耀华离婚了。我开始在网上投递简历,我将画作投给了北京的几个艺术机构。半年过去了,依然杳无音信。我没有放弃,我不停地画画。我将我的故事都画进了画里,然后放在微博上。出乎我的意料,竟然有很多人喜欢,她们也有着与我类似的经历,被安排的人生,无望逃离,就像被困橱窗中的布偶娃娃。

一天,我收到一个人留言,“我多希望我的一个朋友能像你这样,她曾经也有梦想。”

于是,我回复他,“希望你能理解你的朋友,我也曾恐惧一切。”

于是,我们就一直聊下去。他能读懂我。

我只身一人来到北京,去798看画,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

“阿成!”我喊出声。

“不好意思,您认错人了。”那人很有礼貌地回头。

我有些怅然所失,走出画廊,我不知道要去哪里。北京阳光明媚。一切才刚刚开始。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写在开头,这是对于06年的一部动漫《娜娜》的感想,曾经14岁时,没看懂,现在快20了,似乎明白了一些。 动漫里对于...
    千炎之阅读 142评论 0 1
  • #!/usr/bin/python # -*- coding: utf-8 -*- import datetime...
    悠然微儿阅读 421评论 0 2
  • 三月桃花醉东风,自翩跹 不意思念 我在人间寻觅,耗尽三千华年 空自留恋 那一世兵荒马乱乱你我流年 纵四海八荒不敌你...
    四月樱阅读 533评论 3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