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细思极恐的住院经历,现在只想哈哈大笑

96
左眼皮和右眼皮
2018.01.30 10:18 字数 742

今天早上洗碗的时候,随手拿了一个蓝色的盆(不同于平常洗碗的盆),老弟吐槽道“你是要污染所有的盆呀”!他这一吐槽让我免不得多看了这盆几眼,想起这个盆是初二住院时老妈买的,随即那次住院经历便浮现眼前。

就读初二时,是2009年,正是那一年的冬天,H7N9流感高发期。有一天,记不起具体是哪天,我感觉身体不舒服,就去办公室跟班主任请假休息,摸了我的额头,谁知他警惕性极高,说是流感高发期,要送我去医院,许是在家时电视报道看多了,听到要去医院,可能与H7N9有关,很害怕,眼泪吧嗒吧嗒以示抗争。记不起后来班主任是怎么说服我去的医院,只记得没多久老妈便到了。

其实我感觉自己就是普通的发烧感冒,但不知为啥医生就是让我在医院留了三天。老妈吓死了,忙进忙出,买生活用品的时候还特意买了件高领毛衣。对我来说,那是印象中第一次住院,对医院的一切都觉得好奇。病房里面还有一个高中生、一个奶奶,他俩病因与我一致,不过先住进来了,我们三个每天输液的时间差不多,输液的那只手即使是在被窝里面也冰凉冰凉的,这时候我们只简单地交流几句,最多的时候我是听着老妈与奶奶交流,那是当时的我打发无聊时间的最佳选择了。直至今天印象里对医院的饭菜也只能用“难吃”来形容,哈哈,也许只是因为至今为止我就住过那一次院吧。那三天中每天最幸福的时刻就是去舅舅家吃饭,当时那个舅舅在医院附近开了一家沙县小吃,舅舅邀请老妈和我去家里吃晚饭,舅妈做的饭菜对于在医院“清心寡欲”的我来说简直是天堂。每天早早睡着的我对于医院的夜晚没有什么特别的记忆,或许由于这样,3天过得很快。

当我穿得像包子一样回到课堂时,班主任竟在课堂以我为典型告诫大家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我当即脸发烫了,特别尴尬。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自己笑了很久,都说无知者无畏,哈哈,要我说当时的自己就是无知者极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