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是你的谎言 【9】

字数 3024阅读 108

第九话 「共鸣」

文:YuShi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一曲毕了,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绘见站在舞台的中央,她高高地扬起她的头,一颗颗汗水顺着她美丽的脖颈滑过,她就像一只高傲而美丽的白天鹅。

回响吧!回响吧!回响吧我的琴声!

……

她下了台,然后径直朝我走来。

她一把抓着我的衣服,我有些震惊地看着她,她此刻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脸颊很红,汗水布满了她光洁的额头,她盯着我,说道:“喂!我说你…”

然后她低了低眼睛,手也慢慢地放开了,她有气无力地说道:“对不起,没事了,我先走了。”

我顺了顺被她抓过的衣服,然后说道“哦,那你快去把衣服换了吧,别感冒了。”

绘见一身红裙的身影渐行渐远,她一边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一边想着:没有必要告诉你了,我的琴声已经表达了所有我想对你说的。

2

下一个就是公生了,小椿却突然面色苍白地靠在椅子上。

“小椿,你怎么了?”薰关切地问着。

小椿回过头来,惨白着一张脸有气无力地说:“下一个就是公生了,但是我的胃好疼…真是紧张死我了,刚才的武士和绘见都这么厉害,公生会不会怯场啊。”

阿渡无奈地看着她:“等会要上场的又不是你,你紧张个什么劲儿。”

薰问了问阿渡时间后便悄悄打开了她的包包,当手指尖触及到药坚硬的包装时,她却突然看了看一旁的小椿和阿渡。

算了,再等等吧。薰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此刻的我蜷缩在候场厅的角落里,心脏剧烈而快速地跳动着,手心早已布满了冷汗。

“下一个,有马公生。”

3

听到后我立马站起来,抖了抖自己发麻的双腿,然后暗自握紧了双手,一步步走向后台。

深呼吸了几下后,我走向了舞台中央。

终于等到你了,有马公生,就让我看看你这两年来到底有没有进步。武士看着台上的公生,暗自想着。

“啊啊啊!公生上场了!”小椿激动地一边拍着阿渡一边说道。

而薰则无力地将头抵在了前面的椅子上,她咬着自己的嘴唇,极力地想让自己保持清醒。

再忍一忍。她对自己说道。

向观众鞠完躬的我抬脚走向钢琴。

坐到钢琴凳的那一瞬间,一股重重的压迫感朝我袭来,就在此时,我又看到了妈妈,她像往常一样,坐在轮椅上,静静地注视着钢琴,静静地看着我。

图片发自简书App

3

我感觉到自己的背逐渐的僵硬起来,层层的冷汗粘在了我的衬衫上。

我闭上眼睛,不再去想妈妈。

终于,手指慢慢地搭在了琴键上,弹奏出第一个音。

“你终于回来了!最高孤傲的钢琴师!”底下的武士痴痴地望着公生,他的眼里充满了光芒。

流利而婉转的钢琴声回响在整个大厅,就像夏天的泉水,叮叮咚咚地跳跃鹅卵石上。大厅里的所有人都极有默契地选择了沉默,他们想要安静地欣赏完这首曲子。

现在来看,一切都很正常,还听得见,身体也正在根据潜意识去弹奏…我默默地想着。

弹着弹着,我又想起了过去。

……

“公生,我们去公园玩吧~”小椿靠着我家的门,软糯糯地说着。

“啊?好啊…可是…”我回头看了看屋里面,又垂下了自己的小脑袋。

“呀,公生你的手怎么了呀!”小椿皱着她的小眉毛,一脸心疼地看着我。

我看了看手臂上的淤青,望向小椿的眼神有些躲闪“啊…没…没什么的。”

“公生!快点回来练琴了!”妈妈暴躁而嘶哑地声音突然从来里屋传来。

小椿被我妈妈吓到了,她颤抖着跟我挥了挥她的小手就一溜烟地逃走了。

4

“公生啊!你妈妈最近身体还好吗?”小椿一边走着路一边问我。

“对啊,我听我妈妈说阿姨好像住院了呢。”一旁的阿渡一边踢着路上的石子一边说。

“嗯…因为爸爸还在出差,妈妈她住院了,所以我才来超市买一些东西吃。”我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轻声说着。

“啊,你等会就吃鸡蛋三明治?要不你来我家吃点吧!”小椿看了看我手里的袋子,建议着。

“嗯,不了。我吃完还要抓紧时间练琴,我下个星期有比赛呢。”

“诶,那好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5

“哒哒哒。”我兴冲冲地跑进了妈妈的病房。

“妈妈!”我笑着看着坐在病床上的她。

“嗯,这次比赛公生拿了第几名啊?”

“嘻嘻,还是第一名呢!”说罢,我将手中的奖状摊开给妈妈看。

妈妈看到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她摸了摸我的头,可是她的手很冷,很冷。

她一边笑着一边说,“你频繁的拿奖对于妈妈来说就是最好的良药了。”

妈妈已经很久没有对我笑了,我愣了楞,而后才开心地说道:“妈妈,我以后都会拿第一名的!”

“好啊,作为奖励,妈妈下次来现场看你的比赛。”


图片发自简书App

6

终于,我等来了这一天。

妈妈今天会来现场看我的比赛。

我坐在了舞台上,轻轻地看向观众席,出口左处,有一个特殊位子,那是妈妈的特殊位子,此刻的妈妈,正坐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着我的演奏。

我从没有感觉到有这么快乐过,我一边笑着,一边快速地弹奏着。

我的心情,就像软软的棉花糖,蓬蓬的,甜甜的。

一曲结束了,台下如往常一样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我高高地抬起头,看着台下的妈妈,我自豪地笑了。

下了台后,我走到大厅去找妈妈。

“啪!”她重重地用拐杖敲着我的身子。

“你以为你弹得很好了嘛!你少自以为是了!你根本没有按照作曲家和乐谱的指示去演奏!你的演奏里有掩饰不住的沾沾自喜!”妈妈坐在轮椅上,沙哑着嗓子重我大声吼道。

“够了,别打了。”厷子阿姨劝阻着。

但是她没有停下来。

“啪!”“啪!啪!”拐杖一下下重重地打在我的身上。

我的眼镜被拐杖打在了地上,清脆的一声,我听见了镜片破碎的声音,同时,我的心里有什么也正在慢慢破碎。

路人不大不小的议论声一句一句的传到我的耳朵里。

“真可怜,他明明已经弹得很好了。”

“怎么可以打小孩子啊。”

“怪不得他总是穿长袖长裤,原来就是为了遮住伤口啊!”

鲜红的血顺着我的额头流了下来,我握紧了自己布满淤青的双手。

终于,我把谱子往妈妈面前狠狠地一扔。

“你这个混账,还扔谱子,你还有没有廉耻之心了!”她大声地冲我吼着,同时她的胸腔在剧烈地颤抖着。

“我拼命地弹钢琴,都是为了妈妈。”

我低下了头,任凭泪水涌出,继续说道:“即使我很想和小椿阿渡去玩,我都忍了,我贡献出很多很多的时间,拼命地弹钢琴,就是为了让你开心,就是为了让你身体变得更健康…”我一边哽咽着一边说。

妈妈一愣,随后微微张开了嘴巴,她想说些什么。

我抬起头来,狠狠地盯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道:“可是,像你这样的人还是趁早死了算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7

那是我对妈妈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妈妈死后没几天,我又有一场钢琴比赛。

小椿来到我家,坐在我的旁边,她抱着怀里的玩具,问着我:“公生,你还要参见钢琴比赛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冷冷地看着谱子,一遍又一遍地弹奏着,眼神空洞而无力。

“当然了。”

“可是,你真的没事吗?”

我突然愣住了,良久,我又继续开始弹奏。

“没事的…因为我就是被那么训练出来的啊。”

妈妈去世后几天的那个比赛,前半部分我弹得很好。

就像他们说的一样“人肉节拍器”“妈妈的傀儡”“魔鬼的孩子”。

弹到一半,我下意识地往观众席望去,那个特殊位子!有着妈妈的身影…!

我全身发冷,手指立刻变得僵硬无比,我拉回目光,安慰着自己这不过是幻觉。

然而比这更糟糕的来了,台下的妈妈居然来到了舞台上,她坐在我的旁边,狞笑着。

“你怎么不听妈妈的话呢?不乖的孩子可是要受到惩罚的哦,我亲爱的公生!”妈妈的笑容逐渐扩大。

8

我一边弹奏着一边回到了现实。

突然,我又看见了妈妈,她坐在我的身旁,凑近了,对着我的耳朵温柔地说着:“不乖的孩子,你可是要受到惩罚的哦!”

这种感觉又来了!

钢琴的声音逐渐消失,我慌乱而烦躁地开始加快速度…

“公生,他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全乱了…底下的绘见担忧地说着。

“传闻说,公生已经听不到了。”落子轻声地说道。

绘见听到后立刻转身望向落子老师,她放大的瞳孔说明了她的震惊。

就这样,四面八方都朝我涌来海水,钢琴的声音再也听不到了,听得到的只有指扣琴键和琴键下沉的声音。

我又再次身处寂静的大海深处,独自沉沦在暗无天日的海底,好暗,好暗。

谁来救救我,我听不到了...

谁来救救我?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六话 「归途」 文:YuShi 1 记得早先时候,我们还小。 小椿约我去公园玩的时候,我的腿被磕破了。 她二话不...
  • 第五话 「阴云密布」 文:YuShi 1 一放学,小椿就拉着我和阿渡往医院跑。 “小薰!我们来看你啦!”小椿一边大...
  • 笔者正在学习成长,看过的文章不算少,其中有些大神的观点不近相同,而有些是相似的且是互通的只是换了一个说法。在一个细...
  • 看多了诸如此类劝着不要再熬夜的文字,但忍不住还是在熬夜;就像总在告诫自己少玩些手机时,手机却总不离手。 熬夜...
  • 早晨早起➕阅读,运动是休息日,还真是不习惯。 2017.07.02(2/100) 【今日青蛙】 1.核对账目,催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