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深雪冷,炉火温酒,愿一生,持念,岁月山川,慈悲温良

雪一落,人间便有了洁白的诗行,有了疏影横斜的念想,有了白雪红梅的故事,有了琉璃世界的向往。

一页江南,雪是淡烟微月,晚云低雁,是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是二十四桥边,芍药生,冷月无声。

一纸从前,雪是一串嗒嗒的马蹄声,带回青涩的想念;雪是一封安静的信,笔墨间是见字如晤的问候,落款是一生的想念;雪是淡去的时光,有千言要落笔,却在眼前的花笺上,只描了一纸素影,无言。

时光深邃且遥远,记忆悲伤又温柔,我们穿过檐角寂寂的风,穿过流年漫长的温柔,穿过银杏飘落的街道,穿过往事深情的斑驳。

多少人曾在寒夜里守候,只为等一个人风雪夜归;多少人曾在寒夜里相思,只为那个匆匆许下的诺言。

多少人独自彷徨在这人间,追逐着遥远恍惚的幸福;多少人徘徊在拥挤的人群,想念那回不去的从前。

有人说,人确实经历过一些事后,悄悄的换了一种性格,也许不会成功,但是一定会成长。

这一生,要走过多少的路,才能学会云淡风轻地活着;要遇到多少的人,才能学会波澜不惊地微笑。

一个人,在路上,奔波,喜悦,悲伤,痛哭,像清风落满篱笆墙温柔,像大雪压青松的荒寒,像一尾鱼,衔走几缕花事,像一弯月,皎洁于人走茶凉后。

雪小禅:所谓银碗盛雪的日子,是门前种花,屋后种菜,自己腌制咸菜,有柴米油盐诗酒茶。有三五知己秉烛夜谈。窗外蔷薇灿灿的开,人在屋内风长气静的笑。小狗睡着了,孩儿睡着了,屋内有米香熟透了,琴师操琴我唱戏,日子一天天老透了。到八十岁,依然旗袍球鞋小酌。此生,足矣。

清华贫困生的“树洞”爆红网络,平铺直叙的文字里,流淌着烟火的温暖,为梦想前行的勃勃生机。

有人说,一切苦难从远处看,都带着诗意。

那年坐过的绿皮火车,那间便宜的理发店,那年吃过的食堂,那个图书馆的位置,那天清晨柔和的阳光,那个黄昏淡淡的雨凉。

一切都是渐行渐远的风景,一切又都是记忆书册里,不灭的诗行。

或许这一生我们将过什么样的日子,成为什么样的人,大多由我们自己决定。

你不一定非要做玫瑰,你可以是茉莉,是雏菊,是山间的无名小花,是千千万万。

灵魂染香,是一生不绝的诗意;红尘相遇,是岁月难酬的期许。

有人说,我们的一生,都在邂逅自己。

那些形销骨立的寂寞,那些饱满生动的眼泪,那些漫无目的的漂泊,那些不死不休的痴缠,那些刹那惊鸿的遇见,那些怅然若失的擦肩。

原来这一生,我们都是在邂逅自己,在城市里流浪,在远方寻找,在人间烟火里取暖,在平淡的时光里缱绻,裁一尺月色为布,剪一缕花影为线,光阴穿针,量心而作。

张爱玲:你尽有苍绿。但是见到她也许就懂了,无量的“苍绿”中有安详的创楚。

然而这是一时说不清的,她不是树上撇下来,缺乏水份,褪了色的花,倒是古绸缎上的折枝花朵,断是断了的,可是非常的美,非常的应该。

我相信,这世间总有一些让人痴痴的美好,就像对一件白衫的迷恋,仿佛山长与水远的相逢,花与月的团圆,任世事沧桑,我们仍可以,以白衫相认。

我相信,这世间总有一个无怨无悔的旧人,于棋敲残月夜,梨花雨凉时,让你守着孤城,等城春草木深,等缘分落地生根 ,等一人归来,行文余生。

当繁华落尽,洗尽铅华,便不再混迹车马喧嚣之中,不再争抢繁华绮丽之地,只安于一处,安于日常。与君良辰,细水流年,自有娑婆世界;一茎细草,几枝素花,自是清凉人间。

岁月渐深,念念从前,愿时光,淡暖,安之若素,可纳流年。

冬深雪冷,炉火温酒,愿一生, 持念, 岁月山川, 慈悲温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