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现实】黄昏雪(8)

96
一航文学与艺术
2018.01.15 05:40 字数 3140

关注一航文学与艺术每一天都与众不同

作者:吴远道/王介贤

第八章  上一章

      王老五跟余耀武当警卫,对他是唯唯诺诺,忠心耿耿,而且身强体壮,枪法又准,一人顶几人。余耀武因此裁减了身边勤务人员,待王老五如亲兄弟。王老五在府内、后院可出入自由,常常陪余耀武饮酒、和几位姨太打牌。

      这天,肉头团长余耀武在巡视士兵操练,王老五紧跟其后。肉头团长巡视完毕,回到客厅,王老五也跟着进厅。肉头团长见姨太太们在客厅叨嗑无聊,便提议陪三个姨太太打牌。王老五则站在团长身边看牌侍候。

      打了两盘,大姨太赢了,撒起娇来,向团长要钱,其余两个姨太直扁嘴。

      通讯员进屋,一个立正:“报告团座,师座来电。”

      “王老五,我有事,你就留下,代我陪太太们玩玩。”余耀武忙起身离开,边走边对王老五说。


      王老五“唰”地立正:“是!”,说完,坐上牌桌和三个姨太玩起麻将来。

        和王老五对坐的大姨太打出张一筒后,翘起一个食指在额头流海发前划来划去。好的,下家打出一张三万,接着王老五摸牌,跟着打出一张一条。

      大姨太惊呼:“七对,我和牌了。拿钱来,拿钱来!”

      二姨太、三姨太不很情愿地出了钱。因为大姨太是老大,她俩也只好顺着她。

        又过了几圈,王老五、二、三姨太各和了几盘。这时又见大姨太伸着两指按着坤表,装作看时间,桌下用脚踢着王老五的脚,王老王等到自己出牌时,又打出一张二筒。大姨太惊喜地叫着:“筒一色,我又和了,哈哈……拿钱来,拿钱来!”

      众人出了钱。

      二姨太狐疑道:“这么巧,总是王警卫放铳,大姨太和牌,太邪了,不打了!”

    三姨太附和:“不打了,不打了!”

    众人散场。太姨太向王老五飘来一个媚眼,王老五苦笑一下走开了。

    通讯员正好奉命通知王老五过去,要他护卫肉头团长到师部接受任务。他们火速赶往师部,接受任务后,又策马返回。他们在山道上款款而行,迎面追追赶赶跑过来一行人。


      老财主追赶着小少爷,小少爷抱着一个小匣子,跑得气喘喘,老爷又气又累,停步喘气,对身边两个护院说:“你快去抓住那个畜牲,把我的金条抢回来!”

      大护院对小护院说:“你照护好老爷,我去追小少爷。”

      老爷一边追,一边喊:“快抓贼呀——,快抓贼呀!”

      老爷不留神被石头绊倒,跌下悬崖。小护院忙沿着下悬崖的路,救老爷。

      听到喊抓贼,王老五跳下马把迎面跑来的小少爷逮住,把木匣子夺了过来,递给余耀武。余耀武一看,匣里全是金条,喜出望外。

    大护院赶到,一看情势,脸上忙堆笑道:“长官,这是我们老爷家的小少爷。他偷了老爷的积蓄去赌博,这不,老爷正追他回去呢。”

      余耀武拍拍腰间的枪套,说:“啊,他是个赌徒,输光了又偷家财的家贼?我替你家老爷毙了他!”

      小少爷扑通跪倒在地,不停地叩头:“大长官,我再不敢了。饶了我吧。”

      大护院怕当兵的说到做到,让老爷断了香火,也赶紧下跪求情:“谢谢二位长官,替我老爷截下了这笔家资,请长官把这个孽畜交给我老爷家法管理。”边说,边望着匣子。

      余耀武直截了当地说:“一句谢谢就了结?”


      大护院帮腔:“要不,我替老爷子做主,送……送二位两根黄鱼?”边说,偷觑了一眼少爷。

      余耀武用手掂着木匣,只笑不语。

        大护院又说:“古话说,捡半捡半,各得一半嘛。”

      余耀武哼哼鼻子:“哪另一半呢,归谁?”大护院、小少爷齐声道:“请长官行行好,给我们吧?”

      余耀武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小东西,虽有些狼狈,派头十足的,又见十几个家丁手拿武器正朝他们这边赶来,心想强龙不压地头蛇,便说:“看在你们老爷份上,今天本长官不难为你们了。但为了惩一儆百,让小少爷戒赌。你们看,对面山坡的大樟树上有几只白鹤,大护院和王警卫员,各持枪打白鹤,谁打下的多,这另一半就归谁。怎么样?”

      大护院见余耀武那架势,至少是团长以上,觉得惹不起,而且在匪盗猖獗的当下也要巴结、巴结,便同意这种处理办法。又沉思,比武场上,自己打靶,百发百中。我先打,把鸟儿打飞了,看你王警卫员还拿什么打?于是要求自己先打。

      余耀武看了王老五一眼,王老五点点头。余耀武同意了, 把自己的手枪丢给了大护院。

      大护院一扬手两枪,打下两只白鹤,心里喜滋滋的,小少爷及其他人连忙拍手称快。哪知王老五说时迟那时快,提起步枪,“当当当……”一连五发,打下飞走的几只白鹤。

    王老五赢了。

      小护院赶到,报告小少爷、大护院说,老爷掉到悬崖下摔死了。


      小少爷、 大护院大叫起来,顾不上与余耀武争执,便向山下跑去。

      余耀武把金条装进口袋,丢掉木匣,嘿嘿地笑个不止。两匹战马,一红一白,奔驰在田野间的大道上。

      到了团部门口,余耀武下马后,把马缰绳交给王老五,径直回屋。大姨太远远地就从窗户望见丈夫的平安归来,牵着小女和二姨太、三姨太在门口等候。 肉头团长人未进屋,笑声先到:“哈哈……今个儿王老五为我赢回了一把金条。”说着从军衣口袋里掏出了几根黄灿灿的金条走到大姨太身边,把金条往桌上一放,说,“给我收着”,又掏出三根金条,抛给三个姨太说:“三个小婊子拿去花吧!”

      大姨太脸上乐开了花,趁机问:“耀武,王老五是怎么给你弄到这多金条的?”

      余耀武便向她们说起来龙去脉。客厅里洋溢着欢声笑语。三个姨太都恭维丈夫理财有道。

        小女儿余留馨也高兴地叫着父亲,要父亲抱抱。余耀武高兴地抱起女儿,转身对二姨太、三姨太说,“你们两个屁也不给我放一个!老大、老二、老三,你们一人给我生一个小王子,我个个有偿。”

    “别光怨我们,你自己也没好大个用。”二姨太、三姨太对肉头翻白眼。

        大姨太打断她们的话,一本正经地讲:“别贫嘴了。我们谈点正事。耀武哇,我们姊妹商量好了,打算去安国寺烧香,为了给你求儿子,我们许下了香愿。”

      “好吧,你们去,你们都去。”

      大姨太道:“这世道兵荒马乱的,我们三个去黄州城你放得下心?”

      “放得下,放得下。哎——,不行,不行,我不放心。我派一个班保护你们。”


      大姨太道:“这也太招人惹眼了吧。我说倒不如叫王警卫跟着我们去倒合适。”

    “好吧,就这么定了。王老五!”

    王老五从门外走进,答道:“到!”

    “你明日陪三位姨太去安国寺烧香,可要确保她们仨的人身安全啰!”

“是!”

        余耀武很满意王老五的一切,喊道:“来人啦,开饭。老五,团座今日高兴,你就陪我喝两杯?”

      “遵命。”

      大姨太向王老五飞媚眼。三个姨太同声:“王警卫,明天就靠你保卫我们了。为表示答谢,我们都要敬你一杯酒。”

      “保卫三位姨太是我的职责。你们不用谢我,要谢还是谢谢团座——

      “哈哈……你们都是我们所爱,自家人就不必客气了。嗨……”余耀武拿起酒杯与王老五碰了一下,一饮而尽,慢慢地有几分醉意了。

      大姨太自觉大功告成在即,情不自禁地向耀武和老五每人敬一杯。耀武已烂醉如泥,忽然掏出手枪对准王老五,结结巴巴地说:“姓……王的,老……子……”

      大姨太见状,赶快接下他手中的枪。余耀武却鼾声如雷,躺在桌边睡着了。

      王老五的背心流着冷汗,乘机溜出去。人们常说,伴君如伴虎。看来,我王老五这条小命迟早要葬送在肉头手上。不如走为上。

    可是,大姨太不比肉头。


作者简介:


吴远道:男,1965年7月生于湖北英山,网络著名作家,辞赋作家,高级工程师,现供职于黄冈市农机局。曾著有中短篇小说集《哦,纯姐》、文学作品选集《吴远道文学作品选》、长篇小说《黄昏雪》(合著)及《淹死之鱼》,主编《打开一扇窗——黄冈文坛网络文学作品选》;中篇小说《农村那片天》参评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并入编《湖北大众文艺丛书网络文学卷》,《老Q》入编《黄冈中学校本教材》,短篇小说《新年》入围第五届湖北文学奖,散文《雨丝》入编《中国散文大系抒情卷》,《赤壁新赋》载《中华辞赋》并被黄冈东坡赤壁管理处及印尼华侨收藏;系北大中文论坛小说作者12强,入编《中国小说家大辞典》。



关注一航文学与艺术 期待与你相见

本文为原创未经允许请勿转载版权归作者所有

周一 |【社会现实】黄昏雪(8)

文章 |吴远道/王介贤

图片 | 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编辑 | 意融

书友们如果喜欢这篇文章,别忘记了点赞转发哦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