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现象:老板,来盘狗肉

时序初冬,恰逢周末,更巧的是这个周末不用烦心工作的事情,老王在外地的同学因为家中有事回到故乡,便委托老王约了三五好友晚上在一起聚聚,“咱不去大酒店,你帮我找一家有特色的小饭馆,最好有拿手菜的那种,咱哥几个随意喝几口……”

饭馆的确是很小的,国道边上,用自家房子改造的,一楼成了饭馆,二楼依然是居家的地方。他们五人预定了唯一的一间小包厢,图的是清净。

老王提前向朋友打听过了,这家饭馆最有特色的就是狗肉了,本来冬至之后狗肉才真正上市,但因为打了招呼,饭店的老板特意杀了一条狗,所以在那天晚上的餐桌上便有了一个辣味十足的狗肉火锅,除了大刘,每个人都吃的满头大汗,大喊“过瘾”,并相约冬至之后再来聚一次,甚至有人向老板订购一条“狗腿子”了。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在称赞店老板狗肉味道足,大刘是特例,他的筷子自始至终没有伸向狗肉火锅,但也不好扫了同学的兴。这一切老王自然是看在眼里,只不过同样没有说出来。

那天散了之后,老王和大刘搀扶着往家走,终于有了说悄悄话的机会了。

“那狗肉的确够劲道,你怎么尝都不尝一口呢?”老王开门见山。

“是的,这家狗肉的味道确实够劲,很多年前我就吃过。但一年前遇到的一件事却让我改变了看法,而且我发誓自此以后再不吃狗肉。”大刘也没有隐瞒什么,原来事情是这样的……

去年的冬至前后,大刘隔三差五就到这家饭馆来吃一顿,每次都是那句“老板,来盘狗肉!”直到有一天,大刘在路上遇到一辆摩托车,摩托车的后座上安放了两个铁笼子,铁笼子里分别装了三条狗,毛发比较凌乱的那种,估计应该是流浪狗,但奇怪的是,本来天性喜吠的狗此刻却非常安静,甚至连动都不动一下。大刘有些纳闷,难道自己遇到了传说中的偷狗贼,就在大刘正准备拦阻的时候,路边人家的两条宠物狗快速的冲了出来,边叫边追着摩托车狂奔,摩托车自然加快了速度,而宠物狗哪里是它的对手呢,很快便被甩开了,但宠物狗没有放弃,还是沿着那个方向叫唤着、奔跑着,直到摩托车的影子从视线中消失,才落寞的往家走,迎面看到大刘时,似乎有些胆怯又似乎有些怨恨。

笼子里的狗并没有叫,并没有发出求救的信号,屋里的宠物狗是怎么感觉到这种信号的存在的呢?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心有灵犀吗?可这分明只是几条狗,或看家护院、或养尊处优,又或者流落村头的几条狗而已,但那一刻,分明它们是有灵气的,虽然宠物狗并没能救下同类,但至少它付出行动了,即便同类的毛发非常肮脏,即便同类的毛皮长满疮疖。

大刘开始后悔没记下摩托车的牌照,没看清骑车人的长相,只能远远的看着摩托车消失在视野之中,他知道,每到立冬前后,乡村之间就活跃着这样一个群体,用自制的各种工具残忍的套着各种小狗,然后卖到饭店里,卖到养殖场……

大刘突然想到,那家狗肉味道非常不错的饭馆,他们的狗肉来源于哪里呢?老板说自家有养狗的厂子,但这附近却并没有此类的场所,难道……大刘的心里有种不安的因素在跳跃着。

第二天,大刘还是和朋友们来到这家饭馆,依旧是那句“老板,来盘狗肉!”但那天却相当没有底气。当大家酒足饭饱出来的时候,大刘注意到店门口有辆摩托车,没有牌照,一男子从屋后搬来两个铁笼子放在摩托车后座上便很快离去了…

“狗是很通灵气的,而且狗的嗅觉特别灵敏,这就是为什么我刚才跟你说的几条宠物狗能够感觉到路边有同类的气味,而且它们应该知道同类遇到了很大的麻烦,可是它们却没有能力去救。”大刘的胳膊搭在老王的肩膀上,说到这里时,似乎加大了点力度,“如果真的是养殖场的狗,端上饭桌倒无可厚非,可如果是看家护院的帮手,你忍心吃吗?还有,如果是那些连安全都得不到保证的流浪狗呢,你还敢吃吗?”

以上文字,文学创作。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勿对号入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