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不是圆滑,而是懂世故而不世故

大学是一场彩排,随意而又逼真。我并不想逃脱掉这场彩排,而是,希望在幕布落下后,仍能找回本真的自己。

我是一个纯粹的理科女,读着让我痴迷却又苦逼的中药专业,可同时,这也是我作为学生记者的第三个年头,故事,就从写字说起。

不折不扣的,我热爱写字,很热爱。可能是因为,写字的时候无拘无束,或者,可以说,纸笔是永远不会抛弃我的两个大朋友。也许是一个人清净惯了,刚入大学的我,带着那股子傻劲,竟然选择了条条框框的新闻部。现在想起来,其实有些忍不住,呵呵。

虽然写稿与写字差别很大,但是我感谢写稿的各种要求,让我坚持着写,不断地写,不论写什么,就一直写下去。当然,写着写着,我也遇到了很多人,很多事,在外求学的我头一次开了眼界。

我是个东北人,就是外人嘴里“能动手绝不动嘴”的地方,用我们自己的话说,“别(四声)磨叽”。性子直爽奔放的我其实从不在意所谓的世故,因为在十多年的生活中,并不存在“扣帽子”的现象,至少,工作和感情虽不能剥离得一干二净,但却能理性地及时面对,处理工作中的问题,然而,这也许就是我目前朋友圈嘴中的“冲动”。

如果说我不在乎,那确实是撒谎。可我还有着“笔杆子”,至少,在我那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圈子里小有名气。可能,是我太单纯,可能,是“枪打出头鸟”,很多事情,都是到了最近,才反应回来,原来,他在“逗”我。那也只能呵呵一声,随意了。

大二的那个秋天,“对不起”好像总在无意中表现,并不是这三个字有多常见,而是,从他们的眼睛中,我能看出那种无奈。文字让我习惯了走心,所以,我也能发现走心的流露。

可是,对不起有用吗?折断的树枝还能接得上吗?与其想方设法的弥补,还不如坐下来聊聊,把话聊开,哪怕,你让我大哭一场,让我舔舔伤口。可是,那个时候的我,并不只有“写字”带来的伤痛,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连眼泪都干涸得哭不出来。我说,放心吧,我不走,“写字”是我的救命稻草,他不要我了,我也赖着不走。此话一出,曾经的“对不起”都变成了“锻炼和历练”,尽管我冷笑一声,可还是如此安慰着自己,因为,如果没有“写字”,那段日子,太难熬。

因为就是那个时候,我,可以说是失去了最亲的人,一时间还接受不了,一个人来面对一切。“依赖”成为了我最大最致命的弱点。我可以说得上敏感多疑,如果当时的我依然阳光健康,可能,文章写到这就该结束了。

可这一切,都抵不过远在大洋彼岸的一句:“难过吗?”我咬咬牙,“我有准备的。”“要记得心疼自己。”泪水瞬间决堤。这个人,是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小M。可那个时候,她作为交换生,不在我身边。一时间迷失的我,阴差阳错的信任了S。这应该是我做出的最SB的选择。

我坚持的另一个原因是,看到了一群同样热爱或者希望去热爱文字的小伙伴。他们像曾经的我一样单纯美好,我心软了,又全身心投入到“写字”中。

不出意外,很快,“稿姐”哭笑不得地叫开了。可是,电话响起时并不只是关于写字。

有人说,我做很多事,讲很多话,是为了邀功颂德。第一次听到这个“帽子”时,很生气,非常生气。因为我从未那么想过,可是,后来一想,说就说呗,反正我也做过这些事,被人说成装逼也好,显摆也罢,又何必太在意?然而,说这个话的人,正是S。

每个常人都爱慕虚荣,所谓的清高释然也不过是经历过世事的风霜雨雪,看透了孩子般的把戏而云淡风轻。

每个人也热爱舞台,聚光灯下的完美是经过千百次的准备,反复地推敲琢磨而展现出的自信。不屑于舞台的人,不过是没有充分准备的畏惧心理。

出身平凡的小女孩没什么优势,只有一份单纯认真和善良宽容。

可能就是因为这些,我最终还是有舞台来满足虚荣心。不错,单纯的我,在登上舞台的那一刻起,忘记了所有的“对不起”,心中满满的都是感谢和责任。哦,对了,“对不起”的代表是当时的我很感谢一个人,P哥。那个舞台也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我捧在手心里的珍珠。

兴奋劲还没过,我就深刻地体会到了那句“欲带王冠,必承其重。”我害怕我把王冠摔坏,更害怕直接丢了它。所以,不折不扣地捉急,见缝插针地“努力”,后来我才知道,所谓的“邀功颂德”就是在这个时候产生的。

可那又怎样,工作忙的时候,堆积如山的稿件,整理不完的资料让我又爱又恨。甚至还有些窃喜,原来,我可以做这么多,因为寻求帮助而无果,因为“这话我干不了”的答复。也正是这些答复的人,最终出现的“邀功颂德”。呵呵,不过是羡慕嫉妒恨罢了。

故事讲到这,“依赖”依然是我的弱点,依然致命,可我能坚持下来的原因,是因为,曾经跟我说:“就当我死了”的那个人,又让我找到了温存。她说:妈不能陪你一辈子,你要学会靠自己。我笑笑,我何尝不知道要靠自己,可,突然的支离破碎,还是让我难以接受。

一路行走,一路历练,一路收获,一路磕磕绊绊,一路伤痛与安慰并存。有时候,我为了自己那单纯的感恩和责任,不稀作践自己。

酒桌上的数次迷离,我都在说,为了…,我必须…。

我想到了酒桌上的拼命,却忘了醉酒后的窘态。只记得,有一个星期都和另一个拼命的女孩醉生梦死。我们太清楚彼此的半斤八两,所以枪口一致对外。可就算是这样,还是会晕倒顾不上自己,只得挎着栽倒在床上,轮流捂着嘴跑进厕所。

我本以为这都没什么,直到,被P拉上床,没有力气推开,因为知道并不会发生什么,也确实没有发生什么。但,至今心有余悸。

酒桌上的感情,浅薄短暂,我一直把这个当做不得不做的事情,直到,遇到她,遇到一个只是认识但并不熟悉的女孩,我们叫她,Q姐。

当我接到她微信的时候,着实瞪大了眼睛,“晚上跟姐吃个饭吧,姐想见你们。”我,受宠若惊。

我那天实在是不该喝酒,因为第二天要早起。所以我有些推脱,因为我觉得,真感情,没必要把酒言欢。“你要是再忘了倒酒,我就真的要……”P看我的样子威胁到。

聊着聊着,我发现我和Q姐,真的姐妹情深。带着那点酒劲,我差点把家底都抖露出来,哭得不能自已。

可身边的P,一直在压制我,不让我说,他是在害怕,害怕我说出什么Q姐知道会失望的事情。然而,并没有,见到如此真诚的她,想倾诉的远远不是简单的“写字”,因为“写字”早已经不是最初的单纯美好,执着不放只能恶心自己,不是吗?

整理好心情,我准备开始新的生活。可是,S再一次把我的生活搅得乱七八糟。“小团体”“邀功颂德”“性情急躁”各种奇葩的帽子随意乱扣,自以为是地玩转所有人,殊不知,他就像一个小丑,至少在一部分人面前,早就暴露了真面目。

S是为数不多地,触及到我底线的人。

这个时候,我“写字”的小伙伴中,有个人突然闯入了我的生活,后来想想,其实也不突然,本来就性格相同,再加上S这么一闹,我和小公举反倒发现新大陆,这么说,我还得感谢这个小混蛋。

小公举推了任命,在所有人不解的时候,我说:“好,去做你想做的,不要被任何束缚双脚;做你自己,你永远也活不成别人嘴里的模样。”

小公举激动地截了屏,我只是不希望她走我的老路罢了。

“其实,我想像你一样。”

“我什么样?”

“有棱角,有温度。”

我震惊。

我承认,我是个有棱角的人,但更多的限于工作中。工作中我要求苛刻,追求完美,容不得半点瑕疵,可能,我写得过于特殊的一类文字,哪怕是一个错别字都可能是致命的打击。

可是,我对于身边的人,你可以喜欢我,爱我,同样,你也可以讨厌我,伤害我,因为那是你的自由,我不去干扰。但是,如何对待你,就是我的决定,一般来说,我感谢生命中出现的每个人。我愿意去爱,愿意去原谅,愿意去相信美好。

无论世事如何纷纷扰扰,我都愿意沉浸在文字之中,因为她简单而宁静。我并不是去逃避现实,而是,对待灰暗,最好的方式就是漠然无视。

经历了一溜十三招,我也渐渐成熟起来。但我仍旧不会说一口漂亮的官腔,仍旧不会在酒桌上轻松随意,仍旧不会圆滑地哄所有人开心。

我不想在这盘终究是别人的棋局中再次搅得风起云动。于你于我,又有什么好处呢?

有人问我,就这么算了?

我说,他们之所以能这样那样,是因为我在乎,如果我不在乎,如果我淡然离开,如果我没有让他担心的实力,那这一切都不复存在。

P也好,S也罢,现在都从我的生活中淡出了。我曾经想过,我要给S一记耳光,泼P一脸啤酒,可是,狗咬你一口,你还咬回去吗?

而现在,陪在我身边的,是说心疼的小M,其实她一直都在,只不过,我因为所谓的“拼命”而忽视了她。

但是她从未离开。

成熟不是圆滑,而是懂世故而不世故。

我们没有必要活在别人的世界里,我有我的生活,我爱我的生活,我又何必去过分在意别人的看法,毕竟,你不是我,你并没有走过我走的路。

成长,总会磕磕碰碰,经历过,受伤过,能坚持着往前走就是成长;成熟,不是仅仅让自己在鱼龙混杂的社会吃得开玩得好,更重要的是,保护好自己的同时,守护好初心,依旧纯净坚定地一路走去。

相信每一个爱文字的伙伴都是如此。

傲娇文艺是我,逗逼犯傻是我,简单纯洁是我,懂世故而不世故,是正在追求中的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除夕之夜,除了春晚,还有一部优秀的电影陪伴入睡,“海蒂和爷爷”推荐给你! 电影的第一幕,一个小小精灵漫...
    Jennyxu阅读 197评论 0 0
  • ​ 这不是指数的行情,而是个股的机会。 前半句的意思是不要认为这位置指数能上的多高,指数的空间是没多大的。后半句是...
    股小咖阅读 114评论 0 0
  • 最近都感觉没啥可写……是生活太无聊了?关于命题作文也不像以前一样脑洞满满了,是懈怠了?可是……我觉得我每天过的还挺...
    四鬼阅读 108评论 0 0
  • 2017年9月18日,周一。 我终于不再像上周一样颓靡了,这是个值得高兴的事情。咳嗽快好了,肚子也不痛了,一切都变...
    梁一瓶阅读 137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