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贵险中求

老话说得好:富贵险中求。


前几年,我老家那掀起了一股非洲淘金热,村上的青壮年看着那几个从非洲回来的“海归”家中建起了小洋楼,也买了小汽车,无一不羡慕得眼睛发红,纷纷跃跃欲试。酒桌上,“海归”们在推杯换盏间,说起他们每天拿着家乡挑粪用的大水桶挑一担水来到金矿傍边,然后一瓢瓢的像种地施肥一样泼出去,这时阳光下,沙土间会出现一些闪闪发光的东西,把那些闪闪发光的东西捡回来用煤气喷枪在特质的小锅里融化,等它冷下来,最上层的就是金子。大伙们听得愤愤不平,同样的粪桶和水瓢,别人到手的是一块块金子,而自己却只能拿到最不值钱的粮食。那一年,很多人纷纷变卖自己的储粮,换来了去非洲的机票。

后来的故事就再也没有听人提起过了,甚至那些从非洲回来的人们也没有吐露只言片语。再后来就看到了中央电视台的报道,知道那些淘金的地方除了金子,还有瘟疫和战乱,还有无数个枕戈待旦,防止被抢的无眠之夜。而那些粪桶和水瓢又回到了家乡的田间地头,回到了它们最初的岗位。


我现在的工作,一直以来也被叔叔伯伯们看做险中求富贵。

我大学的时候学的专业叫化学工程与工艺,毕业以后我就进入了化工门类里的一个小分支:电镀行业。电镀主要的作用是金属防腐,简单说来就是给容易生锈的钢铁的表面上一层保护膜,生活中常见的是给钢铁喷漆,只是电镀“喷”上去的不是油漆,而是其他更加不易生锈的金属,比如电镀金,就是把金子“喷”到钢铁表面。在几十年前,电镀为了“喷”好这层防护膜要用到一种剧毒物质氰化钠,氰化钠最常见是在各种谍战片里:特工被抓住之后,咬破嘴巴里藏着的自杀胶囊,然后几十秒就会口吐白沫死去。那个能藏在嘴里的小胶囊的主要成分就是氰化钠,一个小汤勺的氰化钠就可以毒死几十个大汉。而这就是我那些叔叔伯伯们固执的认为我要钱不要命的原因。

电镀行业氰化钠致死几十年前确实很常见,因为哪怕只是吸入它的气体都能让人死亡。但是这几十年来通过工艺改进,氰化钠已经很少用了。再者,所有的致死案例其实都是违规操作导致的。虽然我极力的去说明这样的情况,但叔叔伯伯们还是认为我“险中求富贵”,但是工资又不高,觉得我读书读傻了。所以从那以后别人问起我干什么,我都告诉他们我是做化工的,造造牙膏沐浴露,香水洗发水。

其实我并不想否认我们这个行业的危险性,毕竟那一大缸的硫酸盐酸是可以把人“吃”得骨头都不剩的,再加上化工行业先天的神秘色彩,引起大家的误解也不为怪。只是这样的误解未免也太过深重了一些,毕竟各行各业都有他的危险性存在,比如司机这个行业,他们每年的事故率就远远大于电镀行业。也会有人说,化工行业的毒都是慢性的,都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我承认我们这个行业里高浓度硼酸容易导致女性不孕不育,碱刺激让我们大多从业者都容易有咽炎,可是这些都叫职业病,又请问哪个职业没有它特有的职业病呢?数钱数多了手都会抽筋的。


在大家都对我摆弄的盐酸硫酸感到恐慌的时候,我其实也在害怕那些大家习以为常的、高速旋转的东西,比如切割机的叶片,比如教室天花板上的大吊扇。当大家觉得我在为赚钱而冒险的时候,我也觉得那些手持切割机在工作的人也在冒险。原来冒险这件事情,对于行动者和观察者来说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理解。

比如我在摆弄浓硫酸浓盐酸的时候,你们会看到大量的白色气体,能闻到很刺鼻的酸味,如果不小心被溅到了一点,像是被火烤一样的灼烧感马上会充斥整个大脑,......但这只是你们观察者的角度。在我这个行动者的角度看来,我带着护目镜,带着手套,还带着脑子,我知道哪一步是比较危险的,哪些又是没有问题的,我知道怎么做才是真正的冒险,而怎样做才能有效的规避风险......

于是整个过程中,观察者时时刻刻“体会得到”各种各样的危险,心惊胆战,觉得行动者在不断的冒险,最后因为冒险而成功。但实际上,作为行动者的我心里并没有冒险两个字,我的注意力其实一直在如何避险上。


投资或许也是这个道理吧。那些股票投资人,在我们看来每天追着股价上下波动,一上一下几百亿,多么冒险。但实际上,他们是通过大量的总结思考,然后建立了一个投资的模型,将风险最小化,然后在股票的波动中获得自己的收益;那些风险投资家,每每总是什么A轮投资、B轮投资,几千万几千万的往那些新的创业项目里投钱,一个创业项目失败了就是几千万,多么冒险。但实际上,风险投资人其实是最懂如何“不冒险”的,他们的准则就是“尽可能最大化收益,尽可能降低系统化风险”,所以有的时候我们会看到一家风险投资公司既投资了滴滴,也投资了Uber,他们不是傻,他们其实是在避险,只要这两家中有一家能成功,那么他们的几千万就能变成几个亿,那另一个几千万就是避险所需要交的“保险费”;我们很习惯将哥伦布称作“冒险家”,但很可能对哥伦布自己来说,他并没有冒险,他只是通过各种资料,长久思考从而坚信一个事实“地球是圆的”。

所以投资的本质并不是冒险,投资的刚需是避险。

我们每一天的生活本身就是一种投资,你的时间花在哪里?你的注意力放在什么地方?其实都是比钱投资在哪里更重要的事情,在这种投资中最大的风险是什么呢?风险在“没有成长”。既然如此,我们就应该为自己建立一个“自我投资”的风险控制系统,尽可能的避免冒险,关注自己每天的时间开销、精力开销,让当下的每一个时刻都能成为自己成长路上的积蓄,这样这个投资就稳赚不亏了。


老话说得好:富贵险中求。

这老话说得一点都不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