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天

眼看着老爸的身体一天比一天消瘦,现在如果不滴抗生素,连饭都吃不下了。可是他想吃,他饿,他还不想放弃与病魔的抗争,他还想活着。自己到饭桌前试了两次,和我说:“你给我盛点稀的吧,别带米粒儿。”我盛了大半碗米汤送到他手里,他端起来试着喝了两口咽下去,没感觉恶心,没向外吐,接着把余下的喝了下去。于是我又拿起勺子向他的碗里盛米汤,盛了一勺又一勺,劝他说:“喝点米汤也好,暖暖胃,等明天开始打针能吃饭了,咱就多吃点。”

我坚强的老爸,已经与肺癌斗争了一年。发现已是晚期,不能手术,老爸自己决定不做放化疗,喝中药做保守治疗,现在连中药也喝不下去了。昨天晚饭时他刚刚咬了一口饺子,就开始起身去外面呕吐。我从后面看着他,曾经宽厚的肩膀现在瘦得骨骼结构清晰明显,头上斑驳的白发没有一点光泽。我一直健壮的爸爸怎么忽然间就到了风烛残年?生命如此脆弱,脆弱的让人措手不及,无能为力。可怕的病魔无形,却冰冷得让人不寒而栗。

从开始老爸就清楚自己的病情,除了放化疗,他顽强的配合我们为他提供的任何治疗和保养措施,求生的欲望谁都不会轻易放弃,他常和妈妈说:“我不是怕死,我是舍不得这一大家子人啊!”是不是到最后,人不舍的都是情?

就我离家最远,能回来陪他的时间有限,就是这有限的陪伴,他还说:“别老回来了,来回坐车多辛苦啊!”可我知道他心里不是这么想的,他是多么希望他惦念的亲人都在他身边,与他一起面对屈指可数的人生时光。

我不敢期待奇迹发生,我只祈祷老爸在余生所经受的痛苦能够少一些,再少一些……祈祷病魔能够给他少一些折磨,再少一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