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S8E5:如何看待龙女王的驭龙屠城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丹妮莉丝曾向提利昂说过:兰尼斯特、坦格利安、拜拉席恩、史塔克、提利尔,这些大家族不过是同一车轮上的辐条,一会这个家族在顶端,过会是另一个,不断滚动,碾压地上黎庶。

提利昂: 停止这车轮,是个美好的梦,你不是第一个做过这个梦的人。

丹妮莉丝: 我不是要停止这个车轮,我要粉碎这个车轮!


同样的,提利昂也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她整个童年时代都在四处逃亡,缺吃少穿,复仇的梦想和愿景支撑着她活下去。我了解她从一个城市逃到另一个城市,满怀恐惧,终日担惊受怕。除了一个疯疯癫癫的哥哥,她举目无亲……最后这个哥哥还为一支多斯拉克军队就把她给卖了。我了解到在大草原上的某个地方,她的龙诞生了,她也获得了新生。她一定很骄傲。她怎么可能不骄傲?除了骄傲,她还剩下什么?她也一定很强大,她怎么可能不强大?多斯拉克人鄙视弱者,丹妮莉丝若是个弱女子,早就落得跟韦赛里斯一样的下场。她一定还很凶狠,阿斯塔波、渊凯和弥林就是最好的证据。她穿越了大草原和红色荒原,经历了刺客、阴谋和巫术的轮番袭击,她失去了兄弟、丈夫和儿子,她用穿着凉鞋的纤纤细足,把奴隶贩子的城市踏在脚下。”

看完以上,我们还能相信现在的提利昂还是以前那个提利昂吗?还是那个能够非常了解丹妮成长经历,能够真正去理解她感受的女王之手吗?

没有,但凡女王身边的谋臣们能有一星半点的耐心去稍微理解一下女王的感受,就不会活生生的将龙女王逼疯了。

事实上,他们要求丹妮莉丝去做到的,丹妮莉丝几乎全都做到了。

当他们第一次率领大军踏上龙石岛时,那时的丹妮是多么的具有优势。

如果当初听从了雅拉的提议,无论是采用围攻、断粮、还是火力全开攻城,战争也早就结束了。甚至结束之后再去北境打异鬼都来得及。

他们要求与瑟曦谈判,停战,转身去支持北境,丹妮做到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但丹妮得到了什么:冒着生命危险,损失了一条龙,救回了琼恩等人。听从提利昂的建议,损失了两位强大的盟友;历经生死,打败了异鬼,损失了一大半的多斯拉克军队和无垢者,失去了最忠心的乔拉。最后一次听从他们的建议和战略,这一次,损失了第二条龙,还导致了弥桑黛被砍头。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试问,一而再,再而三的听从智囊团的建议,损失如此之大,再傻的人也要重新考虑和怀疑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并且,北境感激龙女王了吗?仍然视她为外人,为潜在的威胁。

图片发自简书App

舍命救下的爱人,却是比自己更有优先继承权的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王位、爱情、军队、眼看都不保。

就因为她反对了智囊们再次提出的明显错误的建议,马上就有人要背叛她,因为她不顾百姓安危,就不是合格王位继承人,他们就要弃暗投明,另投新主。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你们倒是给出更好的策略和建议呀?

听你们的,战败、死人、死龙,不听你们的,她就不是合格的女王。

再继续听你们的,她就能登上铁王座了吗?

看看现在的形势:北境是珊莎的,铁王座你们说应该属于琼恩,那么长途跋涉带领三条龙和大军来帮你们铲除了异鬼的丹妮莉丝呢,利用完了,就该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吗?不仅如此,有可能还会被毒杀?

甚至,在这些维斯特洛贵族的眼中,丹妮莉丝甚至不具备登上铁王座的资格和能力。

那到底谁才是白眼狼?就这样还要再听你们的?

这样的怂蛋女王,谁爱当谁当吧,一路血与火中拼杀的丹妮肯定不会当。

丹妮在狭海所具备的一切优势,到这里完全都不奏效了。

好像她,如何做,都是错。

事情发展到这里,情报总管背叛了她,还将铁王座最合适人选发给维斯特落所有人。瓦里斯大人的脑回路,实在是和几季之前太不一样了。

提利昂又放跑了詹姆 ,提利昂啊,刚刚处决了背叛的瓦里斯,你真当你的所做所为女王不知道?

看着女王一夜老了十岁的脸,可想而知,她经历了怎样的心境。

图片发自简书App

简值杯弓蛇影,处处是暗箭。

好在背叛、下毒、阴谋,这些丹妮都不是第一次经历了。

所以,第二天丹妮自己制定的攻城策略,让人惊叹。

厉害了,我的女王,以无垢者正面迎敌,吸引敌军注意力,而自己骑着龙,又如此精妙的角度俯冲,她一个人,一条龙就干翻了攸龙的整个舰队和所有的大弩。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紧接着,又用龙焰突破了城墙,团灭了黄金团两万人,打开缺口,让自己的军队顺利进入君临城。

刚看始看着龙女王攻城,确实是一种非常解气的爽。龙妈你要早这么打,哪里还会受这么多窝囊气!

而当她开始无差别的驭龙屠城时,我惊呆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她明明可以直接烧了红堡,烧死瑟曦,也可以驭龙飞过天空,大耍威风。

反正胜利已经属于她。

怎么看,烧死平民都不是上上之选。

只能有一种解释,就是战争场面激怒了她。

她要复仇,她要报复,她失去了理智。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因为身边所有的人都背叛了她,瓦里斯,提利昂,甚至还有琼恩,在她苦苦哀求之下,他还是一脸无辜的将身世告诉了他的妹妹们。而这身世秘密能毁了她。

而她的愤怒,建立在爱人、朋友 、亲信的背叛之上。

她是被活活逼疯的。

因为,她想要仁政来赢得人心和胜利,残酷的事实告诉她,这条路,她在维斯特洛走不通。

无论她怎样想要迎合,现在的她,都已经处在了孤立无援的状态中。

曾经的一手好牌,现在经过几次大战,除了自己带来的军队和唯一的一条龙,谁都不可信了。

这样的情势,她怎么能忍!

丹妮的驭龙屠城,在情感和心理变化上,我是可以理解的,甚至对于投降的敌军,进行龙焰毁灭,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理解。但就剧情而言,最后针对于平民的无差别的屠杀这种转折上处理得过于生硬了。为了让丹妮疯,让别人恨而故意做出的剧情,这种粗糙的作法,作为神剧,实在有失水准,只能说收尾太急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关于屠城,关于士兵入城抢劫,在西方战争史上,这是允许的。

如果这座城是投降的,那么金银珠宝大部分会在将领手中;如果这座城是被攻打下来的,那么士兵们能够得到大量财富。

不同的文化产生不同的战争方式。

公元前100年,埃利亚写了《战术》,描述了罗马和马其顿人的军事训练,而公元1594年,拿骚的莫里斯和他在荷兰的侄子们阅读了罗马军队作战时投枪和投石器使用技巧的描述后,受到启示,完成了对于火枪群射技术最具关键性的革新,并将罗马军团施行的军事操练模式引入自己的军队。

从《战术》到《伯罗奔尼撒战争史》、甚至是尤利乌斯 恺撒的《战争史》都非常明确了一点:

“摧毁敌人的战斗力是凌驾于一切目标之上的作战原则。”

无论是通过战斗、围攻、还是消耗,西方战略压倒一切的首要目标几乎都是彻底击败和摧毁敌军。

这和很多国家都完全相反。

古希腊重装甲步兵和罗马军团的残暴无情都曾被很多作家谴责。

即使在近代,欧洲也是如此。

所以,当诸如美洲、东南亚、西非等原著居民遇到欧洲军队用来对付他们的“毁灭战术”,只能是惊慌失措。

所以,对于丹妮的愤怒和屠杀士兵,我认为可以理解。

对于屠杀平民,我很难找到说服自己的理由。

第五集的槽点,相信这两天大家都看了很多了,很多人都吐槽的很好,比如《有爱评论区》、《圣狗子》都在点上,我就不多说了。

看了编剧的访谈,我想两位编剧对于大家为什么爱看权游可能有着极大的误解。

他以为我们爱看战争的大场面,爱看那些少儿不宜的镜头,爱看魔幻的特效,爱看冰原狼和魔龙狂舞,爱看突如其来和意想不到的反转。

他错了!

那些直指人心、充满哲理与智慧的台词,就象一束束光曾经照亮了我们。

而曾经这些如同散落在剧情中的珍珠一样的台词,我们现在再也见不到了。

第八季如果作为普通的美剧,当然还是属于好看那一类型的。

但如果和前四季相比,这一季真正致命的弱点是:耐心和内在的格局。

《权力的游戏》的热播正是因为它有着优雅展开的耐心,从最北境的史塔克家族开始,缓缓的,一点点的展开,将我们带入七国风云之中。

当初之所以吸引我们,正是因为这部剧让我们看到,在宏大的背景下,不管是小人物、普通人、还是权贵,在面对真实困境下的犹疑、挣扎和自我救赎。

而在第八季,只看到了编剧在情节强度和速度上做文章,试图用情节的剧烈冲突去掩饰他的无话可说,除了预算和收尾的原因之外,更是他们自知无法撼动观众心灵的心虚和无力。

所以,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更象是一部大制作、大手笔的爆米花电影。

是前后矛盾、人设反复无暇雕琢的人物,是高速推进却消化不良的剧情。

还能说什么呢?

只能心痛和惋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