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社畜的自我修养

社区医院医生诊断是疖肿,医生让我输液,最少连输三天,考虑到周末上课无法请假,我就拒绝了输液。今天早上起来疼痛难忍,又去了省医,排队俩小时,就诊两分钟,医生三下五除二给我结了诊断就让我去负一楼拿药。一盒止疼药,两瓶消炎药,还有一管药膏,刷了一百二。还是疼得厉害,就又拐到五楼皮肤科找医生,医生给我开了物理治疗,不知道是啥喷剂怼着我脸一顿呲。喷剂很凉,我觉得那一瞬间的疼痛缓解不是因为药效起了作用,而是快速降温使我的痛感神经麻木,疼痛还在,只是我感受不到了而已。果然,出了医院不到十分钟,疼痛感又翻江倒海而来。

跑去好利来,买了一堆蛋糕甜品,跑到生鲜超市,买了一堆肉蛋蔬菜,希望可以通过吃转移注意力提升幸福度。但是因为疖肿长在嘴角,每次一张嘴就像在撕裂自己的面部肌肉,太特么疼了,吃也变成了一种酷刑,吃两口作罢。

明天还要上课,今天在家躺了一天,昏昏沉沉睡了若干个小时。清醒的时候,我就在思考目前这份工作的意义。除了赚钱,好像我在这里也没有别的收获了。但是同样的工作强度,我在另一个地方也能拿到目前的薪资。虽然同样不轻松,但两份工作给我的成长,很明显彼大于此。最近其实我一直都在对公司的各种质疑和愤怒中度过,如此不考虑员工作为人的需求和工作幸福度,它能走多远?后来想明白了,公司没有错,这是资本的本质,通过压榨员工而获取利益,剥削是必然存在的,世界上不存在那种轻松拿钱的工作,为了生存,必然要自己不舒坦。人类的本质是好逸恶劳趋利避害,而公司的本质是压缩成本获取利润,任何一家公司,都不会让员工太好过。天下之大,作为普通劳动者,没有核心竞争力,到哪儿都是被压榨的命。

今年经济大形势不好,工作不好找,好工作更不好找。就业市场不断恶化,当我们逐渐接受了996,接下来就要准备迎接9106.5,为了活着为了吃饭,一再压缩自己的生活空间,一天24小时每分每秒都弥漫着工作的味道。其实我也算一只本分的社畜,反正什么工作都一样累,自己菜,没啥可哔哔的。但是当工作侵蚀了我的建康,我就觉得无法容忍。我可以50岁就狗带,但是活着的时候得健健康康地活着。

我在知乎里有一个过一千赞的回答《四十岁的中年失业人如何活下去》,里面说了一段话:“如果我到了四十岁失业了,做不了脑力活就去做体力活,一线活不下去了就去二线,二线活不下去了就回家乡。如果到时候有了孩子,我会坦然告诉Ta:娃,老妈尽力了,这个世界上千千万万的人形形色色,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有人光万丈,有人一身锈。老妈的确只是众生当中的一个普通人,没办法让你吃穿用度皆是最好,但老妈也必将全力以赴绝对不会让你过得最差。人类出现这么多年,每一次角逐都是接力赛跑,老妈从你姥姥姥爷那辈儿拿过来艰苦奋斗的接力棒,到现在也算是跑过了一些人,剩下的老妈仍会尽力奔跑,可能会离前面的人越来越远,也可能会被后面的人超越,但是老妈全力以赴不后悔。接下来在你接过接力棒的同时,老妈仍然会接着奔跑,这个时候就是希望你知道在你全力以赴的时候,老妈也在陪着你不断向前,就像我年轻的时候,你姥姥那样。可以认命,但绝不服输。”这段话得到了很多中年人的评论,不少人说看到这段话不禁热泪盈眶。不得不说,现在我们每个人都活得太累了。

作为社畜,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还能洒脱,等到拖家带口就只能任人宰割。上大学时,我特别羡慕新文化运动时期,为了国家为了社会抛头颅洒热血的青年人,那样的人生即使短暂,但何等快意!毕业不到三年,所谓的人生理想,所谓的少年意气,所谓的改变世界改变社会改变自己,都在996的逼仄空间里烟消云散。

外求不得,转而自省:If not now, then when?If not me, then who?

当一个人为了皮蛋瘦肉粥里没有瘦肉而根老板大吵大闹,根本原因不是瘦肉,而是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