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日,有人认真波动着琴弦,

那一刻,我的心跟着旋转跳跃。

可我素着脸,

量子态与宏观态的巨大差别,

悠扬的弦无限的震动着,却还是万年不变的青山绿水。

恨不得咬自己一口鲜血,

再喂他喝下。

那诱惑的微笑,

诱惑性的姿态,

谁人不想扑倒他?

可还是可恨的黑匣子,

近不得远不得离不得恨不得,

只能一遍遍的猜测他,

却悻悻然的有气无力的说句有缘无份,

那时刻高昂着的头,

他的误会既想解释又想加剧,

又想撕咬又要松口,

那是对胎死腹中的激情的愤恨。

但又一遍遍告诉自己,

多少人有缘无份,

按下了停止键,

就是永远可以欣赏的最美画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