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叫我来巡山

终于盼到了倒班的日子,前几天就约好了今天去爬山,一群上了半个月白班的人,感觉像是去放风,激动得比约定时间早了半小时就开始催促!

早上的酸菜肉丝面

因为有新人的加入我们选择去路途相对平缓一些的五龙观,在半山联系了一个婆婆给我们煮午饭,说好了只要腊肉,青菜和土豆吊锅饭,一点之前我们会回来。

路边的野菊花

说是爬山不完全正确,因为我们爬的是野山,就是没有路的山,新来的伙伴非常不习惯,也没戴手套,这是我的失误,忘了告诉他们该准备的物品。才开始没多久嘉嘉妹儿就表示有点受不了,心率已经100,因为之前我带伙伴爬山就发生过没多久就呕吐的事情,所以我放慢了脚步,陪她慢些走。在山中穿行可不像平地,爬坡上坎是常事,关键很多时候坎还比较高,可借力的树木也比较远,所以我们戏称必须四驱全开(就是手脚并用)。今天比较好的是荆棘丛不多,但是新伙伴们还是叫苦不迭,两只手上也有被刺出血痕,说是深切体会了什么叫爬山,真的太难了,哈哈哈哈……那是因为你们上山太少了!我以前爬山的时候经常穿着厚实的牛仔裤保护,但腿上,手臂上,经常都有旧伤未好新伤又来的累累伤痕,今天我能比你们轻松都是辛苦锻炼出来的啊!更搞笑的是有一次秀才随我们上山,他戴了安全帽,护目镜,手套,工皮鞋,把自己全方位的保护起来,背上背了一个大的登山包,还拿了一个开路的锄头,样子实在是滑稽得很。后来在山顶遇到另一群人,他们都狐疑的看着他,最后居然怀疑我们是盗墓的!然后就和我们同行了好长一段路,估计路上确实没有发现什么端倪,才和我们分开了!

路上偶遇一株豆瓣兰,运气不错哟!

豆瓣兰

不知名野花

快到山顶的时候有一个三米多高的大石,必须从这里才能上去,关键没有石梯,只有前人刻得很浅的几个石窝,只够垫一下脚尖。上去还好些,下面有人托着,而且不用看下面。可是下来就难一些了,恐高的人还胆怯的望向旁边的陡坡万一掉下去怎么办?在这种战战兢兢,如临深渊的心理下,嘉嘉妹儿说她的脚都在不停的发抖,咋办嘛?尽管有两个帅哥保驾护航她还是折腾了好几分钟才下来,直嚷嚷好吓人,下来后直接坐地上了,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还在发抖,我笑说下次去爬更高更陡的。

好吓人,我怕怕

下山的路比较陡峭,而落叶又多又厚,下面又是干燥的粗沙颗粒,所以走起来很滑,路上嘉妹儿完全没了一点淑女形象一路都是四驱全开,我都实在看不过去了,叫她站起来走,她不愿意,她说害怕打保龄球,而且她说她的腿是真的痛!这倒是真的,如果她摔倒,前面的必定会被推倒的,有了这样的经历你还会和我们爬山吗?

半山的药材基地枳壳林

我们爬上了右边最高峰哦

到了婆婆家,却是铁将军把门,我们分头在屋子周围找她是不是去摘菜去了,找了一圈没人,然后又等了二十分钟,饥肠辘辘,对不起啦婆婆,不知你为何爽约,我们先走了,下次再来!后来同事说是不是被叫去打麻将了,你们真是脑洞大开啊!开车去吃了不错的酸菜河鲜鱼,细心的你有没有发现,这里的酸菜鱼和面里都没有酸菜,只有泡萝卜和泡儿菜!

酸菜鱼

三点多回来睡觉休息,晚上开启夜班模式,期待下次愉快的倒班活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