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京到阿姆之俄罗斯航空的血与泪

这是一篇只为记录而记录的流水账,也是一部乘坐俄罗斯航空的血泪史。

路途再风雨飘摇,终点依然平静如水

北京时间2018年8月30日晚11点,怀揣着不舍和牵挂,踏上了远行的路。40分钟左右,达到了北京国际机场T2航站楼。出国经验相当不足,心想这个点,机场应该只是寥寥数人吧,进入航站楼,瞬间傻了眼,情境如图所示。

人山人海

惶恐躁动之际,联络同行的伙伴,她还排的稍前一点,赶紧向她靠拢。从此刻开始,进入长达1个小时的排队,行李托运之旅。一点小感触:我带了一个28寸的托运箱,一个20寸的登机箱,感觉行李已经够多,不成想,其他人都是举家搬迁啊,两人同行,多人同行,每人都是两个大箱子加上手提小箱子,不用完行李配额绝不善罢甘休。大概1小时后,完成托运箱称重。我怕行李超重,在家反复称过了,22.4刚好低于俄航的23公斤,没有任何问题。限重其实也没那么严格,同伴24公斤多,工作人员也没说什么。称完行李,拿登机牌,去进行过关和安检。

排队缓慢前行

安检过程比较顺利,只是把各种电子产品拿出来,分别过安检,也没查出来什么违禁物品,也是安检不够严格,后边我们进行的第二次安检,就查出了一个剪刀和体温计(第一次完全没查出来)。安检很快,大概10分钟结束。

安检过后,我们就到候机厅,等待登机了,时间是北京时间1点过一点,离登机时间也就10几分钟了,开始进入悠闲状态,想着飞机上看看电影,睡一觉也就到莫斯科了,应该很好过。没想到从此进入了漫长的、苦难的等待和长途跋涉之旅。


这就是让我们等了16小时的飞机

时间将近1点半,按照登机牌上的登机时间,我和同伴排在了最前边,等待登机,慢慢队伍也排了起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2点,还没开始登机。大家开始觉得有些不对了,慢慢有些人到前台询问,我们就在柜台旁边,听到工作人员的回复是:我们也不知道原因,等待领导的指示。

各色等待的人们

时间将近2点半,本来的起飞时间已到,还没开始检票登机,心想不好啊,这下肯定要延误了,没想到这一延误就是10几个小时。更多的人到前台询问,工作人员的回复是:飞机机械故障,正在检修。修好时间未知。

疲惫的人们

继续等待,很多人开始焦躁起来,不过也有许多人气定神闲,聊天,静坐,睡觉,一看就是长坐俄航的人,甚至有人调侃,说俄航即便晚点,机长也能把时间赶回来的。意思是说俄航很生猛。

时间来到4点左右,等的有些饿了,去自动贩卖机买了个老坛酸菜,准备泡面吃起来。就在泡面即将泡好之时,听到一阵欢呼声,可以登机了,此时也顾不得还在泡着的面了,飞奔到队伍中,随人群登机。

大家陆陆续续上了飞机,北京的雾蒙蒙的天空也开始蒙蒙亮了,找到座位,放好行李,开始闭幕凝神,准备起飞了,此时时间已经接近5点,从出发到现在也已经6个小时。迷迷糊糊中,听着俄航机长的俄式英语,基本听不懂,飞机上的俄罗斯人开始躁动起来,纷纷起身,拿行李,好像要下飞机。我等中国人,欧洲人不知所以然,都没有动。吵吵闹闹了10几分钟,机门又被打开了。

上了又下的飞机

大家又纷纷下了飞机,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之下,重新入关,莫名其妙被大巴车拉到了机场酒店,此时时间来到了6-7点,被告知飞机进入无限期延误,等待通知。吃过了早饭,开始睡觉等待之旅。吃过了午饭,下午2点多,接到通知,飞机可以起飞,我们被大巴车拉回了机场。

在机场进入新一轮的check in,又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北京时间8月31晚上6点左右,我们终于重新登上了飞机,准备飞往俄罗斯。而我们的第二程机票,也被改签到了9月1号的凌晨5点,也就是说到了俄罗斯之后,我们还要等待6-7个小时,泪崩。

北京时间8月31日晚上6点半左右,飞往俄罗斯的航班终于起飞,本来的时间应该是31号早上2点半,就此,本次航班整整晚点了16个小时。我第二次的国际航班,第一次的俄罗斯航空,就中到了投彩。

午夜的莫斯科机场

后半场的俄罗斯时间凌晨5点多的飞机,顺利起飞,3个半小时后,抵达阿姆斯特丹,荷兰航空就靠谱多了,基本没出什么幺蛾子。另外一个小插曲,我们第二程乘坐的是改签航班,我们以为行李是和我们一班飞机上,我们去取托运行李,等到最后也没有,询问了机场工作人员后,才得知行李还是按照原来的航班进行托运得,我们又等待了2个小时,终于拿到了行李。从此刻,才真正进入了荷兰之旅,下一篇文章在慢慢讲荷兰生活一周的见闻吧。

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