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需要一个有你陪伴的中秋节

宋代禅宗大师青原行思提出参禅的三重境界:参禅之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禅有悟时,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禅中彻悟,看山仍然山,看水仍然是水。

我们对于现实世界的思考,并非都要上升到一定境界,但是年岁赋予的感触,大多都推开了这三重门。

中国人是讲究纪念的,尤以时间或事件的开头、中间和结尾作为某种总结。在这些节点上,喜悦哀思,劳作闲乐。

譬如秋分,是平分秋季之时,遂成为节气;又比如中秋节,是庄稼成熟之日,该当庆贺。

节日当喜庆,最开心的自然是孩子。在孩子的眼里,节日里的衣食住行不同于以往。穿新衣、吃美食、亲戚走动邻里串门,神气又热闹。

还记得小时候,八月十五全家人相聚在老人家中,大人们有打麻将的,有看电视的,有盘坐在炕上唠嗑的,屋子里哄哄闹闹充满温度。

我们一帮孩子在明月下疯跑四散、窜进窜出、装神弄鬼,直到大人们三番五次的召唤声从关切变为破着音呵斥,大家才恋恋不舍的卸下精神,充满仪式感的望一眼又大又圆的月亮,这个节日,也才算尽兴。

长大后,衣食住行的换新早已填不满欲望,快乐也变得更加奢侈和复杂。

节日已无须承担物质享受升级的任务,但作为象征符号的意义犹在,就平添了许多购置买办、走亲访友、请客送礼的负担,让成年人不甚劳烦。

直到有一天,童年的记忆仿若昨日,热血青春仍未平息,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的你已为人父母,你开始慨叹人生沧桑。

直到有一天,你以为一直不会变的父母,变得昏花了双眼,苍白了头发,连苹果都要咬不动了,你才开始意识到岁月无情。

从那时起,你会觉得每一个因为节日而相聚的时刻,都显得弥足珍贵。

节日来临,你会起个大早,采办家人爱吃的蔬果,用心洗涝,然后开起炉火,专注的像要完成一次考试,希望做一桌让父母称赞的美味。拿不定主意的时候,还要打开手机看看菜谱,掂量着油盐的分量,拿捏着起锅的火候。

厨房成为了你的战场,你不断歼灭着问题,试图全力致胜。

直到最后一道菜上桌,这漫长的战斗戛然而止,此时的家人早已在这绵延的战线中完成了一餐的酒足饭饱,看着满桌的杯盘狼藉,没有吃饭的你已经开心到饱。

吃完饭,家人们陪着孩子逗笑聊天,你洗着碗筷,享受着流水冲刷的欢声,在其乐融融的氛围里心生惬意,你多么希望时间定格在这一刻,那么,这个世界就只剩美好。

多年后,你无法记得给父母发的大红包,也想不起某一次订的宴席有多丰盛,只记得这原始慢悠的团聚,在岁月里不断回响。

节日过罢,复归忙碌。我们与妻儿、与同事相处的日子依然远大于陪伴父母的日子,我们依然各种折腾让自己的生活远离无聊。

日渐老去的父母,生活却越来越单一和寂寞。

人的一生,时间都有定数,如无意外,可以被计算好。

如果以活到75岁为例,那么你的人生只有900个月,用一张A4纸画一个30X30的表格,你的全部人生就在这一张白纸上。

假设我们的父母目前五十岁的话,他们的人生是这样的:

假如一个月见2次面,你能陪伴他们的时间这样的:

假如一年见1次面,你能陪伴他们的时间是这样的:

人生不是结果,是过程。如果失去了过程中的点滴记忆,结果只会让人怅然若失。

纵然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但是舍去陪伴父母的时间,换得其它任何的成就,这成就都太过昂贵,而对于被你榨干一切却无一回报的父母而言,也未免太过不公。

陪伴,就是最好的回报。

电影《亲爱的》有句文案:离家的路有千万条,回家的路只有一条。

纵然我们无法做到时刻相伴,但在节日里,在这个中秋的当下,我们可以回到家里,好好的陪父母吃一顿饭。

如此,中秋节,才能因团圆而快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