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上那些事儿——小纸条

      下午第一堂课还没上课,午睡时间刚结束,建霞就在办公室外喊“报告”,我让她进来之后,她将手上的一把小纸条交给我,说是刚刚天豪写的说她们的。

    我看了一下,纸条有八九片,不大,每一片都写了字,有两张字有些不雅,大多数没什么意思。她说天豪骂她们,我说我知道了,一会儿找天豪聊聊。建霞走了。由于数学老师没来上课,我就让同学们一二两节课做一张卷子,收上来之后,休息了一下。

    第三节课我将天豪叫到讲桌前,问他“sb”是什么意思,他说是“傻逼”的意思,倒是挺诚实,我问他,和同学天天在一起玩得好好的,为什么这样骂人家呀?这也太不文明了吧?你给我好好解释解释。天豪拿出了一贯的方式,开口就说建霞她们原来经常说他。言下之意是这一次也是还她们而已。我说既然她们经常说你,可我怎么没听你说过啊。他说我不愿说而已。我说,既然你不愿说,说明你大度,既然大度那就不要这样做,这样还回去是不对的。天豪一边流泪一边委屈地说,那她们经常说我呢。我说,那你咋不告诉我呢,我不是对你说过了吗,有什么事告诉我。他说,那我现在不是告诉你了吗。我说,这不是你告诉我的,是我来找你的,不算,以后要是她们再惹你你就告诉我,这一次你不对,希望以后不要再做这没意思的事了,毕竟大家在一起的时间也没有多长了,即使到初中,也不一定能在一个班读书呢,所以现在在一起的时间要珍惜,互相留下一个好印象。

    天豪回位之后,我继续昨天的课程——背诵《匆匆》一文。昨天就说过,天豪背得不熟,第一个找他背,这一次背得不错,不过是一边哆气一边背完的。然后承宇背,还有几个同学昨天没背,承宇背完之后,我说,背诵完的同学请拿出本子,把《学习园地二》的“日积月累”和《匆匆》默写一遍。没背完的必须把课文背完了才有资格默写。这一下那还没背诵的几个孩子急了,一个个举手要求背诵。让我意外的是小朱背得大有进步,可我没让他通过,因为与原来比,这一次小朱背书可以说是突飞猛进,可还是错处多,与别人相比还不够熟练,我必须对他严格要求,这样他才不会放松自己。汪凡背得也还可以,但是声音太小,小错太多,我及时提示并纠正了,须要再背一次,汪凡没异议。

    全班只有金翔没背。这个班的孩子很少有自觉用功学习的,缺乏自制力是普遍毛病,没办法,字词课文过关是基本要求,这个不能马虎,不然还学个啥,考个啥?

      本想在学校里将下午考的试卷改完再回家,可看那天上雷轰轰的,南边半边天都黑下来了,还是把试卷带回家改吧。到中心路,见是东北风,放心一些了,因为谚语说“春东夏西,骑马送蓑衣”,现在是夏天,发东风,应该没那么快下雨,不过如果发东风一旦下雨,那可就不得了的雨,因为谚语云:“东边的雨不过西,过西淋死老母鸡”,可见发东风不下雨则已,一下起来,雨肯定够大。

    还好骑到中梅时,开始掉点,一阵不大不小的雨过来,还好,我戴了草帽,路边又有不少樟树帮了忙遮挡部分风雨。担心雨下大了,使劲踩自行车。到了大桥,雨渐渐停了,回到家浑身湿透,汗水比雨水多。太累,不想吃饭,买了一碗凉皮犒劳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