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两个人贩子,一个被法办,另一个逍遥法外竟然是尼姑

人贩子自古就有。人贩子罪大恶极,对个体和家庭的摧残是毁灭性的。这类人的勾当比强盗还要邪恶,应该受到严厉的打击和惩处。《红楼梦》里有两个人贩子,一个拐卖了英莲,让甄士隐生不如死,遁入空门。另一个藏得很深,一般人轻易发现不了,那就是水月庵的尼姑智通。

甄士隐是个中产阶级知识分子,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只有一个女儿,聪明伶俐,叫英莲。甄士隐把女儿当成掌上明珠。元宵节晚上,甄士隐让家人霍启抱着英莲去看社火花灯。甄士隐犯了个常识性错误:应该再派个人去,也是个照应。两个人轮换着抱孩子,也不累。

霍启是个糊涂人,到半夜里还不回家,傻乎乎地看社火。偏偏尿憋得难受,想上厕所。霍启也是个粗心人,将英莲放到一户人家的门槛上,给她一个把把糖:“乖,别哭,叔叔一回儿就来。”英莲只有3岁,不懂事。霍启脑子被驴踢了。街上乌压压地塞满了人,你把一个小孩,随便往人堆里一放,合适吗?

古代又不像现在,大街上有公厕。霍启估计横穿了几条街,才在一个没人的墙角解决了困难。回来找英莲,当时就大脑短路了,哪有英莲的踪影。霍启懊恼万分,恨不能一头撞死在墙上。别说是小便了,就是大便,也可以把英莲带在身边,别离开视线呀!

霍启在街上找了一夜。不敢回去,直接跑路了。

想必英莲在人贩子手里,受尽虐待。穿着破烂衣,吃的猪狗食。十三岁那年,英莲的命运有了转机。被人贩子卖给干部子弟冯渊。人贩子是都是些丧尽天良的禽兽。为了利益最大化,趁英莲还没过门,又转卖给了薛蟠。准备卷着双份的钱溜走,结果被发现,揍了个半死。结局不外乎两种:要么一刀砍了;要么判个无期徒刑,把牢底坐穿。

《水浒传》里也有个人贩子,是明抢。武松准备投奔二龙山,在蜈蚣岭,碰上了强盗“飞天蜈蚣”王道人。被武松杀了的小道童,就是王道人抢来的。这种人武功高强,只要把小孩一拳打倒,麻袋往身上一套,扛回去就行。想活命,就老老实实干活,伺候老爷我,否则一刀抹了你。

还有一类人贩子,极隐蔽。他们都有一个社会身份做掩护。水月庵看似风平浪静,不惹世俗的尘埃,却是个藏污纳垢的所在。智能儿的师傅净虚收了人家的好处,借王熙凤的手段,拆散了一段姻缘,导致一对恋人双双殉情。尼姑智通专干的是拐骗女孩子当尼姑的活计。一个小小的庙里竟然藏着两个恶人。

听说贾府要遣散几个戏子。智通找上门来,猛拍王夫人的马屁。天真活泼的芳官,被骗去做了尼姑。从此清汤寡水,青灯黄卷,还要受老尼姑的役使和盘剥。智能儿很有可能是智通骗来的,当初,秦钟抱住智能儿求欢。智能儿说:“先让我逃离这个火坑,才能依你。”秦钟是个自私的人,只为满足自己的欲望,将智能儿玷污了。

自从秦钟死后,智能儿没了下落。极有可能被智通转卖于他人。一旦落入人贩子手里,智能儿的命运不会好到哪里去。智通披着慈悲为怀,普度众生的外衣,却干着罪恶的勾当。芳官进了水月庵,运气好点,被那个贵公子看上,买来出来还俗,当个小妾,也是个归宿;运气不好,被智通卖掉,芳官就是另一个英莲,甚至比英莲还要悲催。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智通靠不断地招收徒弟,又不断地转卖,做着无本万利的黑生意。

隐藏极深如智通这类人,比明火执仗的人贩子更阴险,罪恶的交易更蔽,更具有破坏性。这类人贩子,一旦抓获,该千刀万剐,才能稍稍慰藉一下,那些被蹂躏的灵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