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你这条大黑狗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创作和炒作,只有一字之差,确实迥然不同的,就像做,爱做的事和做爱,爱做的事一样。做后面的停顿,让我想到的都是兴趣和美好,可能是旅游可能是画画,可能是弹琴可能是创作,而爱后面的停顿,很委婉,也可能很猥琐,有可能是掺杂火药的荷尔蒙的那个味道,很浓烈,很叛逆,很多幻想和很多欲望。

显然,我不是来交流岛国片的姿势的,更不是聊高潮的技巧的哦。

创作至于炒作,这是我的重点。

其实,我小时候曾经养过一条狗,小黑狗,它特别的充满又特别的黑,所以,我取名小黑,帮他。我们发生过很多有趣的故事,有趣的童年,没有失足救主,没有帮警察叔叔查过案件,但,这并不会减少我对它的爱。

他很聪明,唱歌歌谣,小学6年级放学回来的我,距离家里还有1km左右,中间穿插有2个急转弯,他就能嗅到我回家的气息,然后奔跑而来。迎面而来,我抱起它,对了,它是公狗,我是boy,虽然那时候我还没有取向的意识。

重新来,我抱起她,哦不,是它,然后各种亲吻,很激烈,我抚摸着他强壮的身躯,前脚显然比后退还要强壮,我至今没有明白为什么,继续,顺着他黑不溜秋的背脊,往后抚摸下去,他也很兴奋,不断的狂吠......

好吧,卡!!! 迎面而来是真的,后面的情节是扯的,我其实每次都是远远就叫唤小黑,然后他到了我身边之后,就绕着我转悠转悠,我习惯性地弯腰,拍拍他的头,然后,说,走,回家,像一个久违的父亲遇到自己归乡的儿子。

严厉的爱,重视不注重言语,只有简单的动作,简单的表情,其他的就都是在不言之中。

风有时候很静,有时候下雨它也来,我的童年,我是爱狗之人,现在也是。

后来,他被暗杀了,据目击证人说,是白色面包车,两个男人,操着外地口音,钢丝和冷血做的案。

小黑被套上车的时候,很狰狞,我不确定上车之后,他又活了多久。但是,现在想来,我的耳旁似乎依稀可以听得到,那急促的呼吸声,嘶喝嘶喝,嗷呜!

后来,没再回来。

物种都会进化,不过,还是第一次听说,也有可能会转移,会吗?还是会逆进化!|

我会喜欢周杰伦,我会喜欢大哥张国荣,我会喜欢欧弟,我会喜欢王菲,名字随机出现的。

所以,我也会是一个八卦的人,想看创作喜欢的,想欣赏作品喜欢的。

后来,发现,人行千里吃饭,狗行千里吃屎,以前古人都不知道会有娱乐圈,怎么会创作这样美妙的谚语呢?

不过,也对!没有人规定,你第一次就不能高潮。再比如,第一次洗澡的时候你哼着小曲,抹擦着后背,突然肥皂掉了,你也许天生的一下子就会,忐忑不安,七上八下,明明浴室只有一个人,但是你可能还是想不断的往后看,环顾四周。

百度下我喜欢的明星,看到的大部分不是创作的信息,很多狗眼睛的世界,很多狗去过的地方,私生活,动物应该是互相尊重才是,但是,如果人吃到了饭,狗的千里之外,还有千里,那就不同了吧。

现在的狗,和以前的狗不同了,我想小黑了。

那年的老家,道路有点泥泞,因为是刚修的一半的。一帮勤劳的人们出资出力,挥舞着手中的锄头铲子,在为未来的富裕付出着汗水,还有希望。每次回到家的时候,衣服上和小黑的身上,都会有淡淡的泥土气息,是新番的,错不了。

门前那一排,建房的时候爷爷种下的栀子花,每年都会盛开,朗朗的书声,伴随着花香在那边响了10年有余。不过,好多时候,我起来是看歌词,不是背诵要默写的诗词,所以,纵然语文我经常考得不错,但是,语文老师宠爱的总是那个他,或者她。

他,没有雨露均沾。

花依旧开,小黑你不在。

花依旧开,小黑你变坏了,好坏好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