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猫。

我喜欢猫。

因为,猫,是一种很神奇的生物。它可以在固体和液体间自由切换,不需要任意门,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时变身。

可以是一滩猫,可以是一根猫,也可以是一盆猫。

它高冷、不粘人,你多摸它两下可能就可能会用眼神制止你了。独立自主,看自己的心情想过来蹭你就蹭蹭你,想逗你逗逗你。

如果你想使唤它们,醒醒吧,别做梦了!

猫是那种如果你发出想让它往前走的口令,它一定会往后退。

通常它们可能只有在三件事上需要你:

“铲屎的,没粮食了!”

“喂,快去铲屎,很臭哎!”

“今天的水不新鲜,给朕换!”

所以,它们可以自得其乐到天荒地老,根本不需要你。大体上来说,猫,可以对自己的喵生负责。

我喜欢猫。

因为,猫,只会选择对自己重要的事情来记住,可以轻易遗忘对它们来说不重要的事情。

即使是它的孩子。

也可以轻易忘掉。

有着一种继续任武林谁领风骚关它屁事儿,它只需在自己的猫窝幸福度过喵生的自觉性。

而人类恰恰是反着来的。

话,从人的嘴里说出来,消失在人的耳朵里。

有些话,它可能不会消失,或者会有很长很长一段时间,进入人的心中,停留、存活下来,也许是几天,也许是几个月,也许,是十年。

人类可能会为一句话,或者一件事,困扰很长很长一段时间。

但猫一般不会,挥一挥衣袖,它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喜欢猫。

因为,猫,有时候和人类一样,有共同点。

与其承担和其它喵生碰撞的日常,喵它跟自己在一起会更自得其乐。免去了守护自己的金窝银窝进行地盘大战,不必为了抢食而甩你一脸猫脚印。

猫和有的人类一样,都有一颗放荡不羁的自由灵魂。

有一本书,书里有一对夫妻,是众人眼中超级完美的夫妻,在别人看来没有丝毫的不足和失态。

这位丈夫,也非常满意现在的生活,家庭和睦,有福气。

可是突然有一天,妻子对丈夫表达了积压很久的想法,她突然想要有属于自己的空间。

于是,丈夫便在屋子的二楼空出了一个房间,属于妻子的空间。

一开始,好像还不错。妻子每天都会在自己的空间待一会儿。

可是,不知不觉间,慢慢地,那个二楼的小屋,开始有人进出了。

孩子们会进进出出,家人也都渐渐利用了起来。那间房,最终成了另一个客厅。

然后,那个妻子在离家距离远的一家小旅馆里,背着家人租了一间房间。

偶尔,她会腾出几个小时,独自留在那间房里,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做。

因为,仅仅是待在那个房间的几个小时,就已经足够幸福了。足够满血复活开门迎接生活的琐碎。

那个房间,是彻彻底底自己的空间。对她来说,婚后的幸福虽然美满令人羡慕,但专属于自己的空间和时间,都会消失,这就是代价。因此,仅仅是没有别人的入侵,没有别人的存在,也能够充分感受到幸福了。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因为后来,丈夫知道这个小旅馆的存在后问妻子为什么。妻子回了一句话:“我出轨了。”

我虽然不赞同这位妻子的回应。但是似乎也能理解她。

对她来说,与其费尽心机去解释一个自己都解释不清看起来模糊令人难以置信难以理解的事儿,倒不如干脆让别人觉得,自己是个“疯女人”,来的更直观些吧。

是的。

我喜欢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