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笔:啃老是个社会话题度把握好了何尝不是一种情感上的慰藉

01

啃老说得是成年以后的子女与父母之间分割不清的经济、生活、情感纠葛。啃老按社会话题来说算是一个带点贬义的词。

细究的话,啃老也算是一个中性词,这是一个时代的伴生物。对于啃老这个词的定义,出发点不同理解不同。当啃老把握好度有距离感的时候,词义也就不同了呢。

把啃老当成贬义词的时候,提起啃老总有说不完的社会话题。谁家的子女因为啃老失去了基本的生存生活能力了。谁家的父母因为有一个啃老的子女,而无法忍受向社会求助了。话题的内容总是由此而引发的家庭矛盾,甚至是社会案件。

去年有媒体报道了一个由啃老引发的极端案件。日本前农林水产省事务次官熊泽英昭亲手杀害啃老儿子,该案件在日本以及国内引发了社会的强烈反响。

熊泽英昭44岁的长子熊泽英一郎一直以啃老为生。他在生存上依赖父母的同时,生活中对父母不加尊重甚至还有家暴的行为。在对待父母的情感扭曲变态后,同时对社会也产生了一定的危害性。

这些问题聚集在一起后,激化了父子之间矛盾,导致了父亲杀死儿子的案件发生。这是一个极端的啃老话题,也是一起由啃老而引发的典型案例,看了不免让人有些痛心。

当啃老成了话题任人议论的时候等同于坑老,是个贬义词。当啃老变成坑老以后这个话题就是一个沉重的社会话题,其中的辛酸苦辣经历过的人都知道。

拿日本的这对父子来说,当76岁的老人竭尽全力地养活着44岁的儿子时,不仅没有得到儿子的尊重,在身体上和精神上同时又遭受到了儿子的虐待和折磨。这对于年高体弱的父亲来说心里的无奈和无助是可想而知的。

经济上的不堪重负和日常生活中纠结与无奈,使得这对父子之间的生活没有了距离感,你打扰到了他,他也打扰了你。频繁的打扰造成了父子之间的日常生活和情感交流没有了尺度,日积月累后就是矛盾,矛盾有了哪来的日子安生呀?

无原则啃老的儿子,不仅在生活中不能照顾年迈的父亲,在经济上还得依赖着父亲生存。这种彼此毫无界限生活纠葛,造成了一种无原则的打扰。没了尺度的打扰严重地扰乱了彼此的生活状态,增加了彼此的矛盾,把啃老变成了坑老。

独立自强是成年儿女做人的基本准则,不打扰或者少打扰是成年儿女对父母的一份尊重,一份理解和一份爱护。

02

成年以后的子女对于父母来说,不求你能为他们做过什么,只求你能自立自强自己养活自己,不做危害社会的败类。同时在尽可能的情况下,不要无原则地参与和打扰父母的正常生活即可。

在啃老的话题中你不难能看到,子女的啃老行为有自身的原因也有父母的原因。父母对儿女缺失了从小教育的责任,儿女对父母来说又缺失了成长和承担责任的能力。慈母多败儿说得就是这种现象。

一位年过花甲的妈妈每月从老两口的退休金中挤出3000元送给结了婚的独生儿子花。刚开始的时候媳妇和儿子觉得这是父母对他们的爱心,欣然接受了。

当接受父母的馈赠成了习惯以后,儿子会产生依赖性。后来这个不求上进的儿子不是对工作挑三拣四,就是嫌弃工作中遇到的麻烦不好解决。一份工作做不了几天就做不下去了,最后干脆窝在家里玩起了游戏。

面对失去工作能力的丈夫,媳妇有了危机感,总想让丈夫重新振作起来,和她一起分担家庭的责任。在媳妇说他的时候,婆婆还出面阻止说,我们有给你们钱花,不急着出去工作,让他休息休息吧。儿媳在无奈之中选择了离婚,一个没担当的啃老男人怎么能承担起来家庭的责任呢?

老话说,上往下亲,每一代父母都是亲孩子,爱孩子的。当父母对孩子的爱失去了原则以后,就会把亲情变成溺爱。在父母溺爱中长大的孩子会失去生活的方向,同时失去承担社会责任的能力。

随着父母年龄增长,体力精力都会衰退,有时候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在需要子女帮忙的时候,父母才会发现自己的孩子失去担当的能力。溺爱就是错爱,错爱中孩子成了啃老的无用之人,害了孩子也害了父母。

03

话又说回来,作为独生子女占据很大一部分的现代家庭中,有度的啃老何尝不是对父母的情感慰藉呢。

啃老作为当下社会的伴生物是一个双向的行为,但是必须有度。怎么把握这个度不仅需要儿女懂得,做父母的也该懂得。

日常生活中的啃老,指的是儿女在父母家中的一日三餐和日常开销。这个度的把握在孩子身上,孩子要主动地了解父母的经济情况,更要了解父母的生活需求。

有的父母经济不宽裕需要儿女支付费用,你就得和父母协商一下,把该付的费用付了。有的父母经济宽裕不需要儿女支付费用,偶尔还能帮孩子们支付一下其他费用,这是父母的爱心奉献,抱着感激之情接受就行。

啃老这个度把握好了,儿女用一份感激之情换得父母的日常生活帮助,受益最多的还是儿女。

有了度的情感上啃老,是儿女和父母之间的一种互动行为。在互动中怎么把握这个度靠双方的理解和沟通。

独生子女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普遍家庭结构,在孩子小的时候一家人围着他转。在孩子长大以后,我们也同样在围着他转。这种围着孩子转的生活方式,对于独生子女的父母来说,是一种情感上的慰藉和烟火的延续必须。

在享受这份天伦亲情的同时,双方一定记得把握度,自己的生活自己做主,情感上的依赖是亲情的互动,经济上的依靠就不是必须的付出了。

父母除了子女以外会有自己的爱好自己的生活,也会有年老体衰的时候。当父母需要生活舒适安静时,成年儿女在经济上不依靠父母,在生活中少依赖父母,何尝不是一种对父母的尊重呢。

拿我家来说儿子儿媳都是独生子女,小时候双方父母围着他们各自转,结婚以后双方父母围着他们一起转。离孩子们近点再近点,是我们退休生活的目标,也是我们对亲情的渴望。

对于独生子女的孩子来说,在貌似啃老的日常生活中,何尝又不是一种无奈和必须承担的责任呢。

这种相互帮助相互依存的生活方式是双面性的,有啃老的说法,也有情感慰藉的说法,度的把握最为重要。

啃老是个话题也是一个时代的伴生物,有极端个例,也有亲情互动和彼此之间的依存。当啃老变成极端个例的时候,细究双方都有毛病。啃老的孩子行为有欠妥当,啃老孩子的父母在教育上肯定也是失败者。

啃老作为时代伴生物,是独生子女和父母之间的情感互动,有父母的情感慰藉,有子女的情感依偎。子女用情感上的啃老依存在父母身边,享受父母的亲情帮助。父母又何尝不是在情感上获得了慰藉呢。

把握啃老的度,让啃老这个社会话题在议论纷纷中慰藉双方,发挥积极向上的一面。

用原创文字记录生活点滴,让温暖在字里行间自然流动。

生活随手记,温暖自然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