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杉版资治通鉴【534】亡国之兆。2019-07-20

13、

秋,七月壬子日(七月无此日),一条青虹出现在南宫玉堂殿后庭,皇帝下诏,召光禄大夫杨赐等到金商门,问他们灾异原因,以及如何应对,以恢复正常。杨赐回答说:“《春秋谶》上讲:‘天投霓(副虹,又称雌虹,在虹的外圈),天下怨,海内乱。’加上谶言说汉朝有四百年期限,也快要到了。如今妃妾、宦官之徒共专朝政,欺罔日月;又,鸿都门下招会群小,靠着写文作赋,被皇上恩宠,他们之间,又相互推荐,十天半月之间,全都得到擢升。乐松做了侍中,任芝当上尚书,郤俭、梁鹄各自得到封爵等特别的恩宠。而正直的绅士们,却在乡村田野,口诵尧舜之言,身蹈绝俗之行,弃之于沟壑,不能把他们的才能贡献给国家。帽子和鞋子颠倒,山峰和山谷异位,就是这种情况。幸而皇天以天变警告,《周书》说:‘天子见怪即修德,卿大夫见怪则修职,士庶人见怪则修身。’希望陛下斥远佞巧之臣,速征鹤鸣之士,断绝假传圣旨的渠道,抑止没有节制的游乐,这样才有希望让上天收回威怒,消弭灾变。”

议郎蔡邕上书说:“臣仔细思考各种天象变异,都是亡国之兆。上天殷勤眷顾大汉,所以才屡出妖变以谴责,希望人君感悟,转危为安。如今霓虹坠地,雌鸡化雄,都是妇人干政所致。之前乳母赵娆,贵重天下,谄媚阿谀,骄奢淫逸;接着又是永乐门史(董太后宫官员)霍玉,倚仗太后权势,作奸犯科。如今道路上谣言纷纷,说有一位‘程大人’(指宫中老宦官,称‘中大人’),察其风声,将为国患。陛下应高筑堤防,明设禁令,把防备赵娆、霍玉,作为最高警戒。如今,太尉张颢,是霍玉推荐;光禄勋伟璋,是有名的贪浊之人。又,长水校尉赵玹、屯骑校尉盖升,都备受宠幸,荣富优足,宜念小人在位之咎,退思引身避贤之福,自愿辞职,给贤者让位。

“廷尉郭禧,纯厚老成;光禄大夫桥玄,聪达方直;前任太尉刘宠,忠实守正;这三个人,皇上都应该把他们当成主要智囊,时常访问征求他们的意见。宰相大臣,就是国君的四肢,交给他们任务,责成他们成功。孰优孰劣,早已分明,不应该再听那些小吏谗言,为难大臣,给他们套上一些罪名。

“又,刀剑以及诸班玩好器物的制作,鸿都门的文学歌赋,都应该停止,以示专心专意于国家的急难。

“出任地方政府首长的孝廉,是士人中遴选出来的最优者。如今因为遴选不当,切责三公,又以辞赋小文的特长,超越选举,给请托之人打开后门,违背明王之典,也让众心不服,还不敢说出来。臣希望陛下忍痛割舍,集中心思于国家大事,以符合上天的愿望。陛下自己约束奋厉,左右近臣自然被陛下感化,人人都抑制减损自己,回应灾变的警告,如此,则天道由亏而转盈,鬼神也降福而谦和了。

“臣所言,陛下一定要保密!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如果国君不能对臣子的话保密,臣子就有杀身之祸。希望陛下把我的奏章收藏好,不要让忠臣被怨恨报复!”

奏章递上去,皇上览章而叹息。之后起身去厕所,曹节在后偷看,把蔡邕的话告诉左右,这事情就泄密了。凡是被蔡邕提到要求裁黜的人,都侧目而视,找机会报复。

当初,蔡邕与大鸿胪刘郃一向不和。蔡邕的叔父、卫尉蔡质又与将作大匠阳球有矛盾。阳球,就是中常侍程璜的女婿。程璜于是指使人写匿名信说:“蔡邕、蔡质请托刘郃办私事,刘郃不听。蔡邕怀恨在心,就中伤刘郃。”

于是皇上下诏,让尚书召蔡邕来问话。

蔡邕上书说:“臣实在愚憨,不顾后害,向陛下进言。而陛下不珍惜忠臣直言,加以掩蔽保密,反而泄露出去,以至于对我的诽谤马上就到!而诽谤一到,陛下就怀疑我。臣年已四十六岁,孤身一人,能得到忠臣的令名,死有余荣。只是陛下从此就听不到真话了。”

于是蔡邕、蔡质被抓进洛阳监狱,弹劾他们因请托不听,怀恨在心,仇怨中伤奉公之臣,上书皇帝以图陷害,大不敬,斩首弃市。判决意见奏报上来,中常侍、河南人吕强同情蔡邕无罪,极力为他求情。皇帝也想着他之前奏章里的话,于是下诏:“减死一等,与家属一起施髡刑,剃光头发,铁链束颈,流放朔方,遇上赦令,也不得赦免。”

阳球派刺客在半途追杀蔡邕,刺客感叹蔡邕之义,都不接这个活儿。阳球又贿赂当地州牧、郡守,托他们毒害蔡邕。收下贿赂的人反而把情况告诉蔡邕,蔡邕这才逃生。

14、

八月,天市星座旁出现彗星。

15、

九月,太尉张颢被罢免,任命太常陈球为太尉。

16、

司空来艳薨逝。冬,十月,任命屯骑校尉袁逢为司空。

17、

宋皇后无宠,后宫嫔妃们都说她坏话,诋毁她。勃海王刘悝的王妃宋氏,正是宋皇后的姑姑。中常侍王甫担心宋皇后怨恨报复,于是诬告皇后搞旁门左道,诅咒皇上。皇上听信,于是收缴皇后玺绶,皇后自己到暴室(皇宫内的监狱),忧郁而死。皇后的父亲、不其乡侯宋酆及其兄弟,全部被诛杀。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