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物语 树妖篇(二)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上一章

我们之间有个约定,叫做来生相伴。

随着锣鼓声的敲响,最后的选拔拉开了帷幕,木易果然顺利进入了终试。

书法是一个人长年累月的造化,非一时能达到登峰造极的境地。俗话说见字如见人,书法测试不仅考验参赛者对文字结构的了解、用笔的掌握程度,而且更重要的是通过书法了解其人的品格、性情。

本次进入终试的三个人旗鼓相当,难分胜负,一旁的多位老先生迟迟评选不出结果。

此时,顾家小姐突然出现了,她拉着父亲到一边,倔强地说:“爹爹,孩儿只认木先生为师。”原来,顾家小姐那日望君一眼,心早已沦陷了。

此时,顾老爷顾不得其他,心想自家小女定是被木先生的才识所吸引,立志为徒而奋发向上,便应了女儿的要求,因此,木易顺利地成为了顾小姐的教书先生。



木先生负责教顾小姐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今后的每个清晨日暮,人们总能听到书屋里传来的琴声、朗读声,对此顾老爷甚是满意。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清晨,阳光犹如泼墨般洒向人间,唤醒了沉睡的万物,鸟儿婉转悦耳的声音在飘扬,竹林间满是幽幽的竹香和“沙沙”的竹叶交错声。

木先生轻拨着琴弦,跳动的指尖令人目不暇接。琴声悠扬,缓缓地,静静地,扣人心弦,忽而节奏转而快速,如泣如诉,如梦如画,似乎讲述着一个遥远而神秘的故事。被强制要求早起的顾小姐偷偷打着瞌睡,待木先生要求她弹奏之时,她只能直摇头,惹得木先生敲她脑袋。

“围棋使用方形格状棋盘及黑白二色圆形棋子进行对弈,棋盘上有纵横各19条直线将棋盘分成361个交叉点,棋子走在交叉点上,双方交替行棋,落子后不能移动,以围地多者为胜……”木先生说道。

“听起来挺有意思的,那我们来对弈。”顾小姐一脸新奇的样子。

“好,为师让你五子。”

木先生耐着性子,一步步教着,如何落子、吃子、判定输赢……

顾小姐深感乏味的当属来回读《论语 》、《诗经》了。木先生念一遍,顾小姐便跟着念一遍。

“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光念还不够,还得理解熟记其中的涵义,这令顾小姐很是苦恼。

教书的日子如此日复一日,不曾察觉,时间早已过去了一年多。两人由生疏拘谨的师生关系,转而醇厚如酒般的朋友情。

顾家向来家教严格,不允许小姐随意踏出家门半步。一日,顾老爷因生意来往要出趟远门,便对木易说道:“有事需出一趟远门,还望木先生好好照顾吾家小女。”

“此乃吾本职,请放心。”

顾老爷走后十几天,顾小姐突然问道:“木先生,你可曾听说过河对岸的小草屋吗?”

“嗯”

“你会划船吗?”

“会”

“那么,今晚先生可以带我去吗?”

理应拒绝顾小姐无理的请求,但是看到顾小姐那期待的目光,他一句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内心竟然还有几分欣喜。

今晚,夜空中挂着一弯明晃晃的月牙,夜空显得那般静谧,木易望着明月,静静地在北后门等着。

突然传来“吱呀”的开门声,接着顾小姐小心翼翼探出头来,一看到木先生便笑得咧开了嘴,木先生也跟着笑了。为了不被他人察觉,两人决定依靠微弱的月光,摸黑走在小道中。

“先生慢点,我跟不上了。”

“那你拉着我的衣襟吧!”

顾小姐内心小鹿乱撞片刻,犹豫着、慢慢地伸手抓住了衣襟。

终于找到了停泊的船只,木易利索地解开了绳索,如鲤鱼般一跃便上了船。船有些摇晃,顾小姐迟迟不敢伸出脚。

“别怕,把手给我。”木易说道。

“恩”

湖面很平静,几株水草随风摇曳。木易划着船,打破了湖面的平静,泛着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两人谈天说地着、笑着。此刻,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总听别人说起那小草屋,但是却没人肯带我去,父亲平日对我管教又严格。”

“在那里仰望夜空,会觉得星星离你很近,仿佛一伸手就可以触碰到,田间还有萤火虫围绕在你身旁。”

“好美妙的感觉。”

半柱香的时间,他们抵达了对岸的小草屋。

“这里怎么这么黑?”

“不怕。”木易点亮了一盏灯笼。

“啊,我感觉什么抓住了我的脚。”顾小姐害怕喊道。

提灯细照,原来是历经了风吹雨打,再加上蛀木虫的破坏,木材变得极其脆弱,一不小心便踩空陷了进去,木易把木材锋利的边角拗断,顾小姐慢慢地伸出脚来。这回,木易果断牵起顾小姐的手,生怕她再发生什么意外。为了满足好奇心,两人决定进屋看看。

“咳咳咳……”屋子里面传来了微微的咳嗽声。

“你听到声音吗?”顾小姐张着嘴小声说着。

“嗯,听到了。”木易抑制住内心的恐惧,紧紧抓住顾小姐的手。

两人深吸一口气,不敢再发出一丝声响。隐约有个身影在晃动,并不断向他们靠近,似乎越来越清晰了。

“啊……”两人情不自禁叫了出来。

原来是一个流浪汉,几条麻布随意裹在身上,几株稻草还插在头上。他拿着一瓶酒,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并恶狠狠看了他们一眼。待流浪汉走远,两人才松了一口气笑了出来。

按照原计划,两人本可以准点回顾府,然而天公不再美,突然下起了大雨,两人急忙躲进小凉亭里,待雨停了,路上满是泥泞。之前来的那条路积水已深,只能换另一条小道了。

“看样子,这路你是不能走了,我背你吧!”

“好,我很重哦。”顾小姐俏皮说道。

一人背着一人,这成双的影子走过泥泞,走过小木桥,走过田间。

“你看,有萤火虫。”顾小姐说道。

两人决定停下来休息一会儿,这里满是旋转飞舞的萤火虫。木易想抓只萤火虫,结果差点摔个脚朝天,难得见到木先生这番窘态,顾小姐偷笑着。

“我抓到了。”木易说道。

他小心翼翼把萤火虫放在了她的手上,她紧捂着手,慢慢地张开一小点缝,萤火虫扑闪扑闪的,顾小姐满是欢喜。

快要到岸之时,一片火光打破了漆黑而宁静的夜。

顾老爷带着十几来人拿着火把站在岸上等待,他的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眉毛怒气冲冲地向上挑着,远远便听见他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愤怒的脸扭曲如同暴怒的狮子。船上的两人紧紧握着手,心跳到了嗓子眼里,皆默不作声。

船即将靠岸之时

“你带我来这么好看的地方,还背了我走那么远的路,我却没有什么可回报你。”说完,顾小姐便取下头上的发簪送给了木易。

接着说道:“来生作伴可好?”

“好,一言为定。”

原来,我眼中的深情,你都明了。原来,年少的爱恋藏在你偶尔皱起的眉头,藏在你不经意勾起的嘴角,藏在我看向你时,你那欲说还休的目光中。日久生情,情愫暗生。

原谅此生太短太匆促太无力,只愿来生重逢之时,能以笑颜相对,勇敢相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