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时间贩卖器(05)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第五章

冬木住的地方距离农棚不远,他们所处的这片名为茂苑外村的地方也就是一块穷乡僻壤,不像经济中心的骇心城市那般寸土寸金。凭借着农棚的收入,冬木一家也修建起了一座二层小楼别墅,算是这片区域的小康之家了。

冬木的房间位于二楼靠南处,弟弟冬谦的卧室则是在二楼的北边,父母亲的起居室则定在了一楼。此时已是夜晚,大家都已入睡,冬野限定的晚睡时间为六个小时,等六个小时一过便又是枯燥忙碌按部就班的一天。而此时冬木却依然静立在窗前,看着远处的农棚发呆,宝贵的休息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而冬木却仿佛丝毫不在意一般。

这时,只见楼下一道红光闪过,冬木以为是幻觉,接着又是一道红光闪过,冬木便回过了神,一道人影立于冬木家楼下,她可以确定是夏宇来了。红光闪了三次后便不再亮起,冬木打开了窗,见到下方人影在向着她这个方向挥手,冬木也向那人影招了招手,并指了指窗户,暗示夏宇爬上来,既然他是时间小偷,那么飞檐走壁应该不在话下吧。

可是下方人影挥了挥手后便指了指楼下的门,冬木一阵无语,她觉得夏宇这个小偷当的真不够格。冬木只好蹑手蹑脚地走出了自己的卧室,下到一楼,打开了电子防盗门,向着那道人影走过去。

“怎么回事啊,都看到我了还不下来,现在又不心疼你的时间啦?”夏宇促狭地看着冬木。

“你咋不问问你自己啊,我都指着窗户了让你爬上来了,你说你当个时间小偷连飞檐走壁都不会,还有没有职业素养啊!”冬木现在倒是不在着急时间,开始评判起了夏宇的职业水准。

“拜托!我们这种走的是技术活,那种飞檐走壁的玩法是会被同行鄙视的,不过……”夏宇也没料到冬木没了心事竟然是这个样子,虽然仍在玩笑但语气却有一点慎重:“你现在应该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吧?”

“嗯,知道啊,能够给我的贩卖器注射时间的除了时间针筒就是时间小偷,时间针筒1200一个,怎么看你也不像是那么有钱的人,所以我只能猜最后一个了。”冬木摆了摆手,好像有点无奈地说道。

夏宇一阵无语,他觉得今天的事情可能让这孩子开始放飞自我了……

“好了,不开玩笑了,你今晚过来是想验收你的测试成果吧!”冬木收起了玩耍的语气,开始慎重地说道。

“哦,为什么这么说?”夏宇顿时有了兴趣。

“因为你明知故问啊!”冬木倒也不急,试探着夏宇的反应。

“既然这样,那不妨说说你的推理啊。”夏宇的眼神隐隐有一种期待。

到这个地步,冬木也不打算继续打太极了,跟时间小偷在这里耗时间自己恐怕是嫌命长了!

“你的身份是极其敏感特殊的,一般来说不会轻易让别人知道,尤其是我这样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而你却在一开始就说要帮我解决问题,这也意味着在最初你就决定暴露身份。那么你为什么要如此铤而走险不惜暴露自己的身份?这就很值得思考了。”冬木看了一眼夏宇,他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只是笑意更加明显了而已,“原因的话我猜应该是以下几点:一,你确实是需要我帮忙的,而且我可能会在这件事情中起到比较重要的作用,所以你不惜暴露身份也要留住我;二,你并非在暴露身份的事情上没有疑虑,所以你选择在最后一刻才给我灌注时间,也没有给我说任何的应对方法便让我面对父亲的责问,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一切都会是最真实的反应,父亲和我并没有任何异动,交谈几句便如往常一般,如果我选择出卖你的话那与父亲的碰面就是坦白和抓捕你的最好时机,可我选择了隐瞒,那么你便不会再有所怀疑了,不过我还是有个小小的疑问,你通过灌注时间帮我解决问题的前提是父亲记住的是我的生命时间,而不是统一计时的世界时间,如果他以世界时间来查看的话必然会穿帮,你为什么会如此笃定呢?”

“很简单啊,因为记住你的生命时间不仅能够计时,还能知道你是否有私自贩卖自己时间的行为,世界时间反而没这样全面的作用,而为了不让时间混淆,一般人都只会记着一个,当然如果你父亲真记住了世界时间,那我也只能爱莫能助了。”夏宇俏皮地摆了摆手,接着说道,“那我也想请问你了,你为什么就能这么肯定我晚上会来找你呢?”

“因为你没有时间了,所以只要你排除了身份的疑虑,你就会立刻选择合适的时间现身找我,即便不是今晚也会是明晚,那我还不如等着你现身好了。”说到这里,冬木有一丝小小的得意,因为她已经把握住了这场对话的要点了。

“哦,你说我没有时间了,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呢?”夏宇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冬木知道自己猜中了。

“因为你帮了我,用这种简单但又铤而走险的方式帮了我。你身份如此特殊,本就该选择更加稳妥的方法来慢慢考察我,却还是用了这样粗暴快捷的方法来排除疑虑,甚至今晚就来找我商谈,说明你剩余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冬木有了几分正色,她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让一个时间小偷不惜冒着这样的风险暴露自己,如此急切地来找自己帮忙。

“挺厉害的啊,能分析到这种地步已经出乎我的意料了。你说的不错,现在我已经没有那个时间来慢慢考察你了,这件事拖得越久越不利。”夏宇也收起了笑意,开始慎重地说道:“你今天应该也在小森林那边看到金老大那一伙人了吧,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射杀那三位少年吗?”

想到今天的事情,冬木仍不免觉得有些胆寒,时间流民的一些手段她还是听说过的,但今天却是首次见到如此残忍血腥的画面,冬木皱了皱眉,说道:“是为了恐吓那群孩子吧。时间流民的惯用手段。虐待、体罚甚至处死那些不肯贩卖时间或者不听话的反骨来震慑新人,让那些孩子乖乖贩卖自己的时间来为他们提供资金,今天的那三个少年恐怕就是这样才会被射杀的吧!”

“不完全是,震慑是他们的目的之一。这三个少年被他们说成了反骨,但其实他们三个对这群流民的话最为言听计从。金老大这群人是流民团伙里面最为恶劣的组织了,其他流民还会注意贩卖时间的频率,不让孩子们早夭,但金老大这伙人是完全不会考虑这些事情的,他们只会毫无节制地让孩子们去兑换时间,今天的三个少年就是因为兑换时间太过频繁,身患恶性病,贩卖器不久之后就会进入倒计时了。他们对于金老大来说没有任何价值了,与其让他们自生自灭,还不如用这种方式来榨干他们最后一点价值。”听到这里,冬木暗吸了一口凉气,夏宇凝重的表情和今天那伙人的表现,让冬木知道他所言非虚。

“那群孩子以后也会是相同的结局?”冬木不敢再往下想。

“是的,以金老大贩卖时间的频率,那群孩子很快也会是相同的下场了。”夏宇毫不留情地证实了冬木的猜想。

“很快?所以你今晚来找我,所以你说的没有时间,难道是……”冬木突然冒出的一个想法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敢这么想的自己不会是疯了吧。

“没错,我想让你帮的忙,就是和我们一起把这群孩子从金老大手里救出来!”夏宇的表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诚恳和认真。

冬木觉得应该是这个人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