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一声妈妈

寒假结束,回学校的两个小时车程中,没有像往常一样睡过去,只是想一件事,想我的妈妈。酝酿着写写从小到大所有的有记忆的事情,想她的这大半辈子,想她对我的爱和期望。

她只是一个生活在底层的环卫工人。今年61岁了,好不想承认,好不想面对,但却是事实。每当坐车看着窗外时,每当看到那些标志性的橙色时,想到她,想到她不论是严寒还是酷暑,甚至是大年三十下午,初一早上,从未停止的工作。被生活所迫。

生活在一个类似于城乡结合部的村子里。四周都是林立的高楼,不远处是市政府大楼,交通方便,生活便利。这一切都让我有生活富裕不愁的错觉。我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像是一个被城市遗忘的角落。属于这个城市,却又显得格格不入。

不知道怎么写怎么描述这些心情。我和妹妹是她的精神支柱,花甲之年了,做着最苦最累的工作,拿着最少的收入。我上大学,妹妹高中,无法想象,生活带给她的压力。写着就想哭。但是又恨自己的放纵。在金钱上的放纵。

有的时候总是逃避,比如现在。不想写下去。毕竟写下去,文字赤裸裸地摆在面前,很残酷,很痛苦。我不想面对。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每当这个时候总是自责,自责自己不该在挥霍的时候贪图那种虚无的快乐,而忘记我花的钱是我妈用汗水和艰辛换来的。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挥霍。花了三百块钱烫了染了头发,水乳一套140,bb70,气垫80,口红50-80,最近一口气买了三双鞋,每双100左右,隐形眼镜90,半年一副,最贵的衣服,去大润发买了件羽绒服370。。。学校在小县城,饭菜不贵。可能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些都不算什么,但是每一次,我都会有种罪恶感,每次去买水果吃的时候,总是想,在家里我的妈妈从来舍不得。我一共拿了6200的奖学金,每次花钱总陷入斗争。一面想着这是我自己的钱,可以买自己想要的东西,可以为自己添几件衣服买几双鞋,又总是纠结这些是不是可以作为我的生活费,好让我的妈妈压力小一些。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最终还是选择了前者,因为我虚荣,我也想让自己外表看起来好看一些。我承认我虚荣,其实是自卑。于是想快快长大,想要有钱,不想再为这些发愁,想为她做些什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