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急疹,我是这么护理的!

无缘无故就烧起来了

9月19日,按照排定,接种六月龄的疫苗。

早上,给小家伙喂奶,感觉脑门有些烫,口腔温度也比平时要高,拿出耳温枪测试,温度比平时要高,37度多,但不发烧,以为是衣服穿多了,解开散了散,感觉好了一些。接种疫苗的地方是在市里,宝宝爷爷当天也要去附近的医院看病,车是提前一天约好的,就那么出发了,去注射疫苗前,去了当地一位有名的儿科医生确认是否可以注射疫苗。

这是一家民营诊所,人虽然不少,但比帝都还是好太多。大概等了半个小时,医生给小家伙测了体温,听诊了一下,告知我们,挺好的,可以打疫苗。但当时还是感觉孩子烫,由于宝宝奶奶给穿的多,因为风大又裹了一层,以为可能是穿的多造成的,便还是决定去打疫苗吧。

免费的乙肝第三针和付费的流脑AC,留观的过程中,去了几个药店问询有没有泰诺林,全都没有。之所以要选泰诺林是因为在以前的知识储备中,对乙酰氨基酚是退热的首选,适用于3月龄以上的宝宝,而泰诺林里的主要成分就是它。去的几家药店全都只卖布洛芬混悬液,当然这也是比较安全的退烧药,适用于6月龄以上的宝宝,常见的如美林,但是药店里也没有这个牌子。因为第二天自己要去市里的医院,心想,要不到时候再问问大夫吧。

用什么药?怎么用?

结果怕什么,来什么。

下午三点多,小家伙睡醒一觉后,烧起来了,耳温计已经显示红色,38.5℃以上了。为了进一步确认,又取了电子体温计测腋下,哭闹了一阵子之后才测好,还是38度多。虽然从小家伙没出生前就看了很多如何应对发烧的文章,但还是着急地不行。如果不超过38.5℃,且孩子没有基础性疾病,在孩子不排斥的情况下,可以进行物理降温,比如解开衣领,温水擦拭,但如果一旦超过38.5℃,这时候就要抓紧吃退烧药。家里除了宝爸从日本带回来的退烧药,没有任何储备,当时是想备着一些,但考虑到如果孩子第一次发烧,还是想送去看医生,因为不管是美林还是泰诺林都是根据体重给药的,这个我确实拿不准。奶奶家在镇子上,当时由于要不要送市里的医院,考虑到太折腾孩子了,就去了镇子上一个名气大的医生诊所。这个医生以前是镇卫生院的院长,后来自己开了诊所。医生丢过来一支水银体温计,按照现在的医学观点,水银体温计就装好交给医院拿去处理吧,家里就不要再使用这种危险的物品了。本来该说不的时候,我竟然接在了手里,然后插在了宝宝的腋下,因为一直哭闹,又怕折断温度计,只好一边走一边按着她的胳膊,过了不到5分钟,到了38.4℃。其实,耳温计就在我包里,本可以拿给医生看,唯一拿不准的就是耳温计读数多少要服用退烧药。直到后来看到崔玉涛谈小儿发烧提到,耳温也是体表温度,测量准确的情况下38.5℃以上也要服用退烧药。

确实是发烧了,医生给开了布洛芬混悬液,不是美林的牌子,儿童型的,从一岁开始的计量。其实,美林和泰诺林分别有滴剂和混悬液两种退烧药,分别针对幼儿和儿童,前者又被称作小美林和小泰诺林,对于1岁以下的婴幼儿更适合药量的控制。(退烧药问题可参见冀连梅药师《最安全经典的退烧药》)因为取的药只有一岁以上的用量,按照宝宝7kg的体重,医生给出每次3ml的剂量。

回家再次测耳温已经到了38.8-39℃的样子,因为是混悬液,使用前要摇匀,而且开封后要冰箱冷藏,如果一个月用不完就要丢弃。用吸管给药3ml,这个药起效是半小时,果然不到半小时温度就降下来了,在37℃左右了,然后安稳地睡了。于是,我开始考虑她这次发烧的原因,因为只有发烧,没有咳嗽、流鼻涕、流眼泪、喉咙红肿的情况,初步判断是接种反应或者是幼儿急疹。跟防疫站的大夫沟通后,大夫说可能是疫苗反应,百度了下接种流脑ac后高热的案例也是有的,而且大夫说疫苗反应一般是两天。

因为布洛芬的药效是6-8小时,晚上一点多我才睡下,不过也是半睡半醒的,每一个小时量体温一次并做好记录。期间,我问过宝宝奶奶,宝爸小时候有没有高热惊厥的历史,因为这个会有遗传的问题。

一夜安好,直到早上七点多,体温又开始上升了。温水擦了擦身体,宝爸的电话也追过来好几次,问给宝宝贴了退烧贴没有,虽然退烧贴是日本带回来的,但看过几次科普,都不再建议给孩子贴退烧贴,因为会强迫身体产生更多的热量,反而会不利于退热。到了九点多,体温又过了38.5℃了,继续给药,期间,按照冀连梅药师和崔玉涛提到过的,儿童服用布洛芬的日常最大用量为每次每千克体重10毫克,按照说明书上的浓度自己又算了一下,给药不超过3.5ml,考虑到夜间宝宝体温有到36℃以下的情况,我把用量降到了2.5ml,不到半小时体温又降到37℃左右了,之后仍是一两个小时测量一次,让她多喝奶并适当补充水分,米粉相应地减少,冷的时候就加衣服,热的时候就减衣服。

小家伙精神还不错,还能跟大人玩耍,心想,如果下午还烧,到了24小时就带去查个血常规。躲过了三点没躲过六点,又烧了,这个时候,家里老人扛不住了,说因为没及时吃药才又烧起来的,而且要求要贴退热贴。真心觉得,孩子发烧累的不是护理,而是如何跟家里人沟通。

不发烧,退烧药是绝对不能吃的。我解释了一遍又一遍。因为镇上的诊所查不了血常规,孩子吃药后30分钟又退烧了,没有其他症状,精神尚可,我决定再等一晚,如果第二天还烧就去市里的医院查血常规,看是病毒还是细菌感染。按照医生的常规观点,如果只是发烧,没有其他症状,精神还不错,能吃能玩,可以考虑在家观察三天,其实退烧药也是最多吃三天而已,所以,无论怎样,如果21日还继续烧,就得去医院。

又是一宿基本没睡,早上7点多测体温,38℃,退热贴的问题又来了,为了减少冲突,抽出一贴黏在头上。整个一白天,体温都在38℃左右,温度虽然高,但还没到给药的程度,精神也还可以。仍然惴惴不安,直到傍晚,宝宝的体温开始有下降的趋势,直到22日早上,体温终于到了37.6℃以下,耳温计显示绿色了,一整个上午都保持了正常体温,三天两夜。

原以为是疫苗反应就这样结束了,结果到了23日,后背、前胸、屁股上出了小红,自己感觉像皮疹,推测是幼儿急疹。又因为宝宝之前身上有湿疹,又怕自己分不清,又请镇上的医生看了一下,确认是幼儿急疹。直到25日,皮疹全部退下去了。

退热出疹,直到那时,才能判断宝宝是幼儿急疹,6月龄,宝宝的第一次发烧,夹杂着疫苗的接种,我不是医生,理不清两者之间的关联,但作为一个母亲,我愿意不断学习与宝宝共同成长。


这次经历,总结如下:

1.平时学习很总要,遇到状况才能不慌乱。推荐一本书,《美国儿科学会育儿百科(第六版)》。

2.自感状态不好就不要接种疫苗了。

3.有个靠谱的体温计很重要,孩子生病时需要频繁测温度,耳温计满足了这个要求。

4.三个月以下的孩子只要出现发烧,请立即送医院。三个月以上的孩子,如果没有基础性疾病,精神还不错,可以在家观察,最多三天。一般,24小时后查血常规,如果心里没底,也请立即送医。家里常备泰诺林和美林,具体用药请参见冀连梅药师《最安全经典的退烧药》,混悬液开封后需冷藏,一个月未用完,请丢弃。海淘的退烧药就不要用了。

5.发烧后还是要多补充液体,以防脱水。物理降温只是非常辅助的手段,如果孩子不排斥可以进行,冷的时候添衣服,热的时候要减衣服,千万不要用酒精擦拭,婴幼儿皮肤会吸收进而影响健康。不要迷信物理降温、小儿推拿,高热时,退烧药是最好的选择。

6.如果出现高热惊厥,让孩子平躺在安全的地方,侧卧,保持口腔清洁,解开衣领,不要往嘴里塞任何东西,如果有呕吐物及时清理防止堵住口鼻,最好用手机拍下发病过程便于医生诊断。

7.得到家人的支持很重要,尤其是不相信医生的家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坚持。

附注:

                            最安全经典的退烧药

    世界各国广泛使用的、经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老少皆宜、经济实惠、使用安全性高的退烧药是两种经典口服药:对乙酰氨基酚和布洛芬。

    对乙酰氨基酚是首选,适用于3个月以上的儿童和成人

    这个药名比较拗口,大家可能会不太熟悉,但说起扑热息痛、必理通或者泰诺林这样的药名大家应该就不陌生了,它们是同一种药的不同名字,都是含单一有效成分“对乙酰氨基酚”的退烧药。

    儿童服用对乙酰氨基酚的日常每次最大剂量为每千克体重15毫克,每4小时一次,一天最多4 次。举例来说,如果宝宝体重10 千克,则每次能给的最大剂量是150毫克,如果你手里的对乙酰氨基酚的浓度是每毫升含100 毫克的滴剂,那150 毫克药量折算成喂药的体积便是1.5毫升,也就是说,一个10千克重的宝宝每次最大剂量可以服用1.5毫升,低于这个剂量的用量都是安全的,但不能超过。对乙酰氨基酚孕期和哺乳期的女性都可以使用,不会伤害胎儿,也不会影响到哺乳中的宝宝。

    对乙酰氨基酚合理剂量下使用安全性高,但超过最大剂量服用会造成肝损伤。常用的复方感冒药中,往往含有“对乙酰氨基酚”这个成分,如儿童用的氨酚烷胺颗粒、氨酚黄那敏颗粒、氨酚麻美糖浆、酚麻美敏混悬液,以及成人用的日夜百服咛、白加黑感冒片等。如果服用单一成分的对乙酰氨基酚退烧的同时,也在服用上述复方感冒药,就很容易因为重复用药导致对乙酰氨基酚过量,因此服药前要仔细核对药物成分,避免含相同有效成分药品叠加服用。

    对乙酰氨基酚除了有液体剂型外,还有另外一种剂型:通过肛门给药的剂型,即栓剂。在国外,肛门给药实际上很普遍,不过由于我们国家文化的原因,绝大多数中国人对这种用药方式接受起来还比较困难。但对于有些情况,比如给宝宝喂药时,宝宝会呕吐,或者宝宝夜里发高烧,不想把宝宝叫醒,这些时候用肛门栓就会方便很多。栓剂的吸收不经过肝脏,也不刺激胃肠道,比口服的方式起效要快,因为药物直接就从肠道黏膜进入血液了。但是,从吸收率角度来讲,口服吸收率高,栓剂通过黏膜对药物进行吸收,吸收率就低一点。

布洛芬适用于6个月以上的儿童和成人

蚕豆病即遗传性葡萄糖-6-磷酸脱氢酶(G6PD)缺乏症患者退烧时,应避免使用对乙酰氨基酚,但是可以使用布洛芬。使用对乙酰氨基酚退烧无效的患者,也可以考虑使用布洛芬退烧。人们熟知的以布洛芬为单一有效成分的药包括美林、芬必得等。

儿童服用布洛芬的日常最大用量为每次每千克体重10毫克,每6小时一次,一天最多4次。成人常规用量为每次200~400 毫克,每6~8小时一次,一天最多4次,一天最大剂量2400毫克。不超过最大剂量使用都是安全的。

布洛芬退烧作用比较强,退烧过程中会导致人体大量出汗,因此布洛芬退烧不适用于有脱水症状的患者。同时,布洛芬通过肾脏排泄,肾脏功能不好的患者也要谨慎使用。布洛芬不良反应还包括可能会诱发哮喘,有哮喘的宝宝应慎用。这种药按照推荐剂量使用安全,但过量容易造成肾损伤。

持续高烧不退,可以考虑对乙酰氨基酚和布洛芬交替使用

对乙酰氨基酚最小给药时间间隔是4小时,当对乙酰氨基酚用了最大剂量两小时烧还没退下来,这时只能交替使用布洛芬,因为这两种药交替使用的最小时间间隔是两小时。交替使用时,两药各自每天最多使用的次数不变。

需要注意的是,当一天只需服用两三次退烧药就能退烧时,我建议选择单一退烧药,因为每增加一种药品,就会使得吃错药的风险增加一倍。因此用一种退烧药就能控制发烧时,不要交替使用两种。另外,吃药退烧时要多喝水,加快排泄进程有利于带走体内热量。同时,吃药降温的同时也需要配合物理降温,像洗温水澡或温湿毛巾擦拭全身,但不要使用酒精擦拭,尤其是儿童,酒精容易透过儿童稚嫩的皮肤导致其酒精中毒。(摘自:《冀连梅谈:中国人应该这样用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