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简书的30万字和一声珍重

  不知道如何开头,是因为不知道如何告别。

  转眼,我已经在简书写了两年半的文了。

  2015年春节聚会,我的好友小西向我推荐了简书这个app。

  精致的文章、简洁的界面,不同于其他妖艳贱货app的烂俗,简书,一时成为我的心头一宝。

  2015年3月3日,我鼓起勇气在简书上写下了第一篇文章《超能陆战队和柴静》,400多的阅读量,我知道,这是一个不温不火的开头。

  2015年6月29日,我在简书上的连载之路开始了,不知不觉就写到了2016年7月,将它完结。

  每当我看着两位数的阅读量的时候,我知道,我和真正优秀的作者之间还有很大的差距,所以依然自娱自乐式的写着自己的故事,玩味着自己笔下的角色和他们的人生。

  2015年8月14日,我的一篇关于滨海新区爆炸的文章点亮了我的一点微弱的信心,当然我知道,阅读量是因为热点问题,而非我的文笔。22万左右的阅读量,着实让我开心了一下。但后来由于受到了一些社会因素和暴力威胁,我不得不删掉了文章链接,导致阅读量跳水,还导致简叔亲自私信我,说怎么能半途收掉文章,给读者不好的阅读体验之类。我也很无奈啊。

  这些事情现在回想起来都那么有趣,这是简书给我的,非常感谢。

  随后我开始了追随大神的脚步,同时,也算是见证了简书飞跃式发展的一部分简书用户。

  2016年7月2日,我在简书中的第一部连载正式完结,将近12万字,我大概可以松一口气,如释重负。

  在这些连载的过程中,我认识了一大批优秀的作者,例如燕六,拥有盛世美颜的灵气作者,燕六的人如同她的文,美艳不可方物,带着一股空灵的美,洞察任何细微情愫的犀利,以及对爱情独到的理解,让我深深折服。例如一鸣,他总是在我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给我以鼓励,告诉我他曾经生活中经历的事情,我也总是厚颜无耻地去跟他讲述我的想法,他无论多忙,都会拨冗,为我一一解答。

  当然,我也遇到了很多垃圾的作者,嗯,想要知道可以私信我。

  诚然,我在简书的这段时间里,似乎也经历过混迹社群的阶段,加了很多简书的群,经理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同时也不免狼狈地下场撕逼。但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我渐渐发现,江湖就是江湖,这也是我为什么对安吉拉贝比如此钦佩的原因。

  胳膊终究拧不过大腿。

  2016年7月16日,我结识了接龙客栈的一众简友,竟然陆陆续续从一开始的合著到后来自己一个人写,《靖康风云》这个故事也快要接近了尾声。接龙客栈的这群简友也是我在简书写作这段时间里认识的最有趣的朋友。性格迥异的接龙客栈的掌柜们,有着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意味。这也是我为什么能够一直写下去的原因吧。

  后来的一段时间我因为需要忙于各种考试和工作,我在简书上更新文章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本来《胡同离骚》的大纲已经写了块一年多了,我依然没有时间更新,所以只是放出了几个番外篇和预告,当然,还是两位数的阅读,还是乏人问津的关注。但是我自己知道,我已经开始了一条不一样的写作之路,在这两年半的时间里,我的收获还是很大的。

 在这里,不仅收获了一群热爱写作的朋友,可能还有机会完成性格上的蜕变,学会更多人生的道理。

  简书,告诉我什么叫积毁销骨,教会我在多数人面前能够闭嘴认怂。

  我的性格比较直,有些时候说话不经过大脑,喜欢直接怼,所以也得罪了不少的人。曾经就因为某些大神级别作者在社群中“双标”而下场手撕,结果自然是我被k.o,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坐拥资源的大神作者,和刚入简书的萌新,风到底往哪边吹,这个天气预报自然说不准,但就算没有天气预报,社群里的简友也知道自己该站谁。

  当然这都是成长,雷霆雨露俱是天恩,所以我非常感谢,这两年多来简书给我的教育,是一种成长吧。

  我喜欢尝试各种不同风格的文字,感觉会有挑战性,所以从一开始写评论类的文章,到后来连载耽美文、连载武侠宫斗古代言情、再到后来甚至妄想写一部中国版的《请回答1988》,雪姨如果在,肯定谁说:好大的口气。

  其实会有很缺乏灵感的时候吧,比如《胡同离骚》我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把它写好。

  就在上午的时候,我发了一篇关于《简书对话大赛》争议事件的文章,略微表达了对事件当事人安吉拉贝比的一些看法。其实我之前给他文章的评论里说过了,简书是一个开放包容有度量的写作平台,关于这个事件下场开撕的时候,就应该知道自己以后如果再在简书混迹的话会举步维艰。但我又满怀希望的告诉他,如果你个人有才华,简书是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埋没你的才华的,是金子总会发光。

  这条评论也算是表达了我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简书用户对简书坚定地信心。


我们还是爱简书的

  但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如果我现在在这篇温情脉脉的文章下面摆上一堆截图下凡撕逼,那真的有点没有格调,具体发生了什么,谁做了什么事情,谁自己心里清楚的很。我在这里就只想和我喜爱的作者还有简友们好好说会儿话。

  毕竟我所追求的东西和某些人不一样啊。

  就像德云社封箱的时候烧饼说的那话:你把我这云字儿拿走,我不要,我用过吗?你看别人拿走这个云字儿哎呀心疼的,我这个云你拿走!我就叫烧饼,我用过这个字儿吗?不行你把我这个烧拿走!

  如果你以为你这样做了我就会下场来和你和官方撕个痛快,那你错了。

  所以,low人始终是low人,做的事情也是上不得台面,这样更能佐证安吉拉贝比说的一些事情,简直就是欲盖弥彰。

  好啦,一不小心又要撕。

  怎么说呢,其实一声珍重很难出口,由于我又开始写其他的故事了,所以这段期间可能不能来简书写东西了。

  算是暂别吧,说不定哪天狂轰滥炸式的跑来发二十几篇连载也不一定。哈哈,最好是。

  我刚看了一下我的简书简介,有了293333个字,将近30万,有点小激动,这毕竟是我自己的第一个30万字,值得纪念一下,再有就是。

  想对:燕六、一鸣、清源、无戒、蔷薇、叶开、老猫、百晓生、小虎、定定……还有各路连载专题的简友、接龙客栈的简友、以及耽美小圈子的简友们说一句珍重!有你们在简书,简书才会如此精彩。

  这是我恰好的第150篇公开文章,也是我离30万最近的一篇文章,或许我也该沉淀下来,好好想想以后的写作。

  或许再次见面的时候,你会看到不一样的我。

  和自己的前一阶段做个告别,去开启另一个不一样的我。

  我也很期待和你们再次见面!

  也希望好事者不要过分解读,我大概是个十八线写作自娱自乐的业余文字爱好者,又不是韩寒郭敬明,暂离简书是个人选择并不涉及威胁谁谁谁,表明如何如何的态度之类的。说白了,who cares!

  只是和我的朋友们正式地说一声,珍重。

  如果可以,简书再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