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中国父母,都该去看这部《四个春天》

元旦已过,春节将至,新年伊始,温暖的正能量,有多少来多少。

于是,很多情侣 12 月 31 日晚间步入影院,憧憬着「一吻跨年」。

可结果是有的睡过去了,有的怒气冲冲地得要求退票,说压根看不懂。

关于《地球最后的夜晚》为什么会崩,蒂姐不做深入地分析。

重要的是,东方不亮西方亮,这部投资达 7000 万的文艺片让你失望了没关系。

一部成本只有 1500 的纪录片能补上你的亏空——

四个春天

这部名为《四个春天》的纪录片出自一个 45 岁的文艺大叔之手。

他叫陆庆屹,是一位贵州籍的北漂。

他挖过矿,踢过球,办过杂志,开过公司,但就是没有拍过电影。

在记录自己父母的文章《我爸》《我妈》成为豆瓣爆款后,他萌生了要为父母拍一部电影的想法。

于是他买来了尼康 D800 相机和三脚架,还买了一堆电影剪辑书,边拍边学。

虽然投资和主创都素到不可思议,但电影成绩单却十分亮眼。

2018 年 FIRST 青年电影展最佳纪录片

2018 金马奖最佳纪录长片奖和最佳剪辑奖提名

2018 年 10 月,入围西湖国际纪录片大会「D20 提名」

1 月 4 日国内院线正式上映,目前,豆瓣评分已达 8.9

影片在几轮展映后得到了赵薇、黄渤、陈坤、周迅、朱一龙、王源、王宝强等多位专业影人和明星的喜爱与声援,被观众誉为「年度疗愈片」。

没有奇崛跌宕的悬疑,没有老少边穷的猎奇。

《四个春天》的原始素材,是陆庆屹在 2013-2016 年春节期间拍摄的家庭影像,长达 200 多小时。

陆庆屹的家在贵州独山县的一个小镇上。

(有木有发现,最近贵州在文艺圈大有 C 位出道之势,是电影素材的富矿。)

章宇、毕赣、《无名之辈》、《地球最后的夜晚》、《四个春天》..... To be Continued......

家中有三个孩子,陆庆屹是老幺,上有一兄一姐,父母已年逾古稀,住在一所自建的二层小院中。

院上的天井,云卷云舒;院中的水池,鱼儿游曳。

推门是阡陌梯田,可登山采花,闭户是蛙鸣鸟叫,有时还有燕子来筑巢。

未被都市文明过多侵袭的小镇风光,也算不得多稀奇,难得是庆屹爹妈这对大宝贝,在一方小院中把日子过得活色生香。

庆屹妈率真爽朗,是山歌达人,一言不合就开唱。

善缝纫,善女红,包得了粽子,灌得了香肠。

庆屹爸温和敦厚,是个文艺型的学霸爷爷,能捣鼓 20 多种乐器。

庆屹的哥哥是清华大学的钢琴老师,儒雅沉静。

庆屹的姐姐则遗传了妈妈的基因,是个能歌善舞的「中年少女」,在被别人认成是 80 后时,还有点小得意。

子女们都在外地打拼,可那些所谓空巢老人的寂寞空虚,是与庆屹爸妈绝缘的。

二老各居一屋,中间隔着一道墙,一个在踩缝纫机,另一个在练歌。

这状态,既比翼齐飞,又互不相扰,所有的已婚夫妇,都要学着点。

庆屹妈妈一边做饭,一边谆谆教导:

再怎么有钱都要居安思危,不能丧失生活的能力,要自强自立。

蒂姐听着怎么那么受用,恨不得马上回家烧个四菜一汤。

2013 年 4 月,庆屹全家去罗甸探望一个生病的亲戚,这位亲戚病得不轻,已经上了心脏监测仪。

可爱的爸爸却在病房里唱起了歌,开启了「音乐疗法」,过了一会,病人就自己坐起来吃饭了。

总之,这个家的每个成员,都妙不可言;这个家的气场,有起死回生的魔力。

可猝不及防间,影片中再次出现了病房的镜头,这次生病的,是姐姐。

姐姐在痛苦地呻吟,爸妈一边抹泪叹息,一边擦拭照料。

多么希望这是一场小病,病好了,一家人能继续欢声笑语,可时间是最残酷的编剧,姐姐得的是肺癌晚期。

姐姐去世后的第一个春节,餐桌上的饭菜不如往年丰盛,母亲对着一张空椅子说,姐,吃饭了。

父亲打开了一张优盘,里面传出的是姐姐的歌声。

今天你又去远行
正是风雨浓
山高水长路不平
愿你多保重
记得那年初相识
也在风雨中
风浓雨浓情更浓
祝你早成功
来也匆匆 去也匆匆
就这样风雨兼程.....

这个家庭一直有留影像资料的习惯,一段段已模糊不清的黑白视频记录了许多难忘的瞬间。

父亲退休前最后一次站讲台,97 年全家一起看春晚,一起踏青,一起出游......

昔日团圆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可如今那个活泼灵动姐姐不在了,父母和弟弟心中的伤痛该怎样弥合?

但万般滋味,皆是人生,这个家庭的遗憾,其实不只是痛失爱女。

姐姐去世时,为什么只有儿子在场?

哥哥回家时,为什么总是孑然一身?

如果真的要按照世俗的标准来判断,其实算不上圆满。

可庆屹爸妈从不强求,也从不抱怨,他们以一种温柔的坚韧,经营好自己的每一天。

父亲满足地说:「我的妻子很漂亮,孩子也很优秀,就是什么时候能有个孙子抱就更好了。」

母亲调侃地说:「孙子的虎头鞋我已经做好了,就是不知道媳妇在哪?」

因此,少年叛逆,15 岁离家闯荡的陆庆屹对父母给他的自由和包容深深地感激,他用心中诚挚的爱,记录下了他们朴素生活中的诗意。


这样的父母虽经受了磨难,但不会沉溺于痛苦。

2016 年春节,爸妈一次次牵手来到姐姐坟前,在这里种树养花。

小院总又有燕子来筑巢,邻居送的迎春花,也爬满了整个院墙。

两位老人兴致勃勃地尝试着微信的语音功能,父亲网购了蜂箱,开始养蜜蜂。

他坚持每天为家里做一件事,在修修补补中不亦乐乎,因为柴米油烟里,藏着稳稳的幸福。

母亲高兴了仍然会哼几曲,她的笑容如孩童般纯真,看来能对抗时间的,只有艺术。

《四个春天》有一幅用庆屹爸妈照片做成的海报,上面写着——全中国父母的样子。

可蒂姐认为,这二位老人就像是别人家的爹妈,他们活成了很多中国父母求而不得的样子。

他们以悲悯之心感受世界,以赤子之心探索世界,将质朴无华的生活酿成了醇厚的酒。

跨越山海,勿忘回家。

《四个春天》是一份静水深流的乡愁,是一封写给父母的情书,更是一部生活态度的启示录。

建议你去看这部电影,去体悟并学习这种态度。

然后用这种态度,元气满满地开启 2019。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小岛电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