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人记——六十八(周玄毅)

邱晨提议找人来擦玻璃,鬼畜周打听了一下高空外墙保洁的价格之后,果断地觉得她疯了。

图啥呢?

嗯,秀华总喜欢趴在沙发上往外看,我顺着她的视线看了一下,觉得玻璃挺脏的,就想擦一下。

那你把窗帘拉上啊!鬼畜周小气地说。

那秀华就看不见外面的风景了啊!

那你别看田秀华啊!

那我心里不落忍啊!

那你让她自己看啊!

那我会看见她啊!

场面很紧张,我像一只离弦的野猫一样蹿开,缩着脖子躲在角落里看热闹。

鬼畜周缓和了一下语气,换了一个思路:

你有没有想过,正是因为玻璃不干净,所以秀华才觉得,外面的景色还不错呢?很有可能,擦玻璃,就是虐猫呀!

我和邱晨看了一眼强壮的鬼畜周,觉得打不过,抱头痛哭。

图片来自周玄毅微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