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时花开(36)

图片源自网络

《瞬时花开》目录
上一章:瞬时花开(35)

圣诞节的早晨,思嘉在她租住的小屋中醒来,无意间往窗外望去。只这一眼,她立刻兴奋地从床上爬起来,欣喜地叫道:“哇,下雪了!”

这是今年冬天第一场雪。窗外是白茫茫的一片,平日里灰黑的路面变成了莹洁的白色,一栋栋屋顶上好像都带上了白绒线帽子。棉絮般的雪花还在漫天飞舞,整个世界仿佛穿上了节日的盛装,宁静而美丽。

街道上的积雪已经有寸把厚,上面稀疏地有几串前人走过的脚印,正在被持续飘落的雪花掩埋。思嘉一路欣赏着雪景走向学校,新鲜的雪踩上去有种格外松脆的触感,“咯吱咯吱”的,使人的脚步和心情都愉快得像在跳舞。

思嘉走进教室,看到同学们也都是一张张欣喜的面孔,纷纷议论着窗外的飞雪。整个班级洋溢着欢乐的气息,似乎感染了每一个人,就连平日里不苟言笑的数学老师,上课时脸部的线条也柔和了许多。

由于下雪的原因,上午的课间操被暂时取消。筱婷撑了一把鲜艳的红伞,和思嘉一起去室外赏雪。

空气清冷而惬意。她们从伞下伸出手掌去接雪花,握住伞柄让雨伞打转,彼此嬉闹着,去学校行政楼前观赏雪中绽放的寒梅,绕着花圃走了一圈,而后往教学楼折回。在外面冻了会儿,两个女孩白皙的脸蛋此时都红粉粉的,像涂了胭脂,在伞内滤下来的红光的映衬下,分外娇艳。

教学楼的侧前方有一道日常开放的铁闸门,用于把教学区与行政区、生活区等分隔开来。铁门旁的雪松上,一层一层密密的针叶全都托着厚厚的雪,层叠地向上耸立着,俨然成了绿白相间的宝塔。

筱婷抚着松针上的洁白无暇的雪,凑拢了一些,在手里团成一个小雪球。

“雪下得这么大,都能打雪仗了!”她一边玩着手里的雪球,一边和思嘉一起往楼门内走去。

这时候吴凡刚好从里面出来,撑一把深蓝色花纹的雨伞,正要跨出楼门。在门后的台阶上,红伞和蓝伞,一个迈进一个迈出,伞下的人抬起头来,目光刚好相遇了。

“吴凡!”筱婷和思嘉异口同声地跟他打招呼。

尽管两把雨伞只相隔了几尺的距离,吴凡还是下意识地抬起右手,朝筱婷招了招手,一如昨晚路灯下的姿势。

筱婷的脸上还凝着刚才和思嘉嬉戏的笑容,她与吴凡相视一笑。几点雪花飘悠而落,两人的目光在彼此身上微微一停,随即各自撑伞走开了。

走进楼门的同时,筱婷心里闪过一些念头。但是马上被思嘉的话岔开来:“刚刚还说到打雪仗呢,筱婷你快看,他们已经开战了!”

原来,教学楼前的空地上,飞雪的天空下,各个年级的同学们已经展开了大规模混战。

离她们不足十米远的地方,一个高个子、身穿白色运动衫的男生,几乎与雪景融为一体。他正在指挥布局,率领身边的人向对面的团体展开进攻。

“曾奇崴!”筱婷眼睛一亮。

筱婷话音未落,一闪身已从伞下钻出来,手臂一扬,右手的雪球便直奔曾奇崴而去。

曾奇崴看到筱婷,便立在那儿冲她微笑,任她在自己面前顽皮,眼看着她掷来的小雪球划过一道弧线,砸落到自己身上,丝毫没有躲闪之意。

筱婷见自己命中目标,开心地拍手大笑,双眼得意地眯成两弯新月,熠熠生辉地向曾奇崴炫耀着得逞的快意。她见曾奇崴弯下腰去拢雪,便要转身躲开,回头去找撑伞的思嘉,不料曾奇崴动作极快,眨眼间已经回敬了她一个稍大些的雪团,力道柔和,正中衣襟前胸,刚好是一伸手就能接住的位置。

筱婷手里捧着那只雪团,笑着回到伞下,和思嘉一起走向教学楼前厅。筱婷低头看着曾奇崴回敬的雪团,体会手心里那凉滋滋的惬意,内心里充满欢乐——昨天还许愿说想要遇见他,没想到今天就真的见面了!

看到筱婷和曾奇崴打闹的一幕,思嘉有些心动。她合上伞,站在门厅的廊檐下,用目光搜寻秦宇的身影。她忽然也想同他打雪仗。团一个雪球击中他,不知他脸上会是什么表情?会不会同她嬉闹追逐?

思嘉注意到,场地上打雪仗的众多男生中,夹杂着几个花枝招展的女生,正是姚叶和她的女伴们。姚叶撑着一把透明的伞,伞下的马尾辫像翩跹的鸟儿一样,雀跃着在不同的男生帮派之间穿梭飞扬。她时而调遣周围的男生为她团雪球,时而联合女伴们一同突袭锁定的目标,时而又大笑着戏弄“中招”的人。被姚叶雪球击中的男生,纷纷露出受宠若惊的表情,变得更加兴高采烈。当然了,男生们对姚叶都礼让有加,不但还击时格外温柔,甚至更有人舍身为她挡雪球,只为不弄湿她一片衣袖。

思嘉的目光扫过整片热闹的场地,却始终不见秦宇的踪影。连同赵启杰、沈明浩也不知去向。思嘉有些失望地猜想:他们不加入这一片打雪仗的大军,到底去哪儿了呢?会不会是嫌校园里不够施展,趁这个稍长的课间,到外面更好玩的地方踏雪去了?

就在思嘉在廊檐下四处张望的时候,稍远处的曾奇崴忽然注意到她。方才有红伞遮挡脸孔,他并未十分留意,只觉得和筱婷一起的女孩子身材不错;此刻突然看清面孔,他仿佛中弹了一样,全身呆立不动,眼神也怔住了——

这不就是那个,一年多以前,开学那天,在他们班教室门口,像童话里那样蹦蹦跳跳、神奇地出现又消失了的小女孩吗?那一幕,在这一年多的时光里,他时常微笑着忆起。说来也奇怪,连他自己也搞不明白,为何对那么个小女孩念念不忘:不过是在偶然的某一天,在偶然的某个时间段,极其偶然地在他面前出现过一次罢了,甚至连名字都没来得及问,然而那个灵巧的身影、清爽短发下那张可爱的面孔,怎么就像记忆的珍宝般,时不时地、毫无征兆地从脑海中闪现?

他一直存着好奇,甚至想过特意去找她,只是又觉得似乎并没有什么理由。原以为不过是一场颇为特别,然而终将被遗忘的偶遇罢了,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在这里重逢!更没有想到,她居然长得这么快!变化这么大,简直认不出来了。

等等,眼前这个艳若春花的窈窕淑女,真的是她吗?会不会是自己认错人了?曾奇崴又定睛看了看,与他记忆中的面孔做着比照——隔着漫天飞舞的精灵似的雪花,一年多以前初遇的那片时光,仿佛与此刻发生了重叠——可不就是她吗?那双灿若晨星的大眼睛,他印象深刻,不会有错。

“许筱婷边上的那个女生是谁?”他问身边的同学。

被问的人惊讶地斜觑了他一眼:“不是吧?我说班长,你连她都不知道?她就是程思嘉,高二(1)班有名的美女!你没听说过?她现在可是炙手可热,刚刚登上了咱们学校的最新校花榜,据说在榜上排名前五,受欢迎程度已经直追他们这一级的‘级花’姚叶!就算你没听说过程思嘉这个人名,你也一定听说过她的外号,人称‘玉面狐狸’……”

曾奇崴听到这个称谓,不由得哈哈一笑。是啊,谁能想到呢?那个童话里蹦出来的采蘑菇的小姑娘,什么时候摇身一变,成了迷惑众生的妖女。

曾奇崴一时愣神忘记了战斗,被人抓住机会从背后突袭,直接拿着做值日时用的簸箕铲了雪,掀起衣领从他的后脖颈大堆地灌进去。他措手不及地躲闪,转眼间变成了雪人,衣服内外全都是碎雪,冰渣渣地贴着肌肤融化,凉极了反而觉得身上火辣辣的。

下一章:瞬时花开(37)
瞬时花开 目录

诚意推荐 简书连载风云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瞬时花开》目录上一章:瞬时花开(40) 元旦前夕,由于第二天放假,当天的晚自习也随之取消,下午便早早地放了学。 ...
    星月花木阅读 62评论 0 0
  • 《瞬时花开》目录上一章:《瞬时花开》|14.姚叶的奉劝 临近暑假的时候,高一(1)班迎来一场重要的足球赛——与校队...
    星月花木阅读 120评论 0 1
  • 《瞬时花开》目录上一章:[校园]瞬时花开(64)靓装观影 高二这年的暑假尤其短暂。暑热尚浓,毕业班的高考、升学热潮...
    星月花木阅读 82评论 0 1
  • 《瞬时花开》目录上一章:[校园]瞬时花开(75)毕业晚会 一月的第二个星期,曾奇崴再次出现在母校校园里。思嘉惊讶地...
    星月花木阅读 51评论 0 0
  • 《瞬时花开》目录上一章:瞬时花开(45) 春节过后,新的学期随之到来。 去学校报到之前,筱婷看着自己床上的花枕,不...
    星月花木阅读 78评论 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