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8)

96
玄宝
2017.05.04 18:01* 字数 2539
By Georges Dambier

文/玄宝

那段时日也跟着兰姐见了一些世面,但那还是她第一次进那么高级的酒店套房,房间里的家具整整齐齐,每一件物品都被擦得发亮,床上的被子甚至有阳光的味道,落地窗外的阳光暖暖地斜进来,从那个角度看穗城的日落,很是壮观。

待兰姐出去之后,陆匀之像个孩子一样,这里摸一下,那里看一下,仿佛怎么看都看不够,恨不得把眼前的东西都装在眼睛里带走。她在心里偷偷说:“妈妈,你看到了吗?就像你说的那样,我终于走了。总有一天,我要过这样的生活,我每天都要住那么好的地方。你看到了吗?”

很久很久之前,她仍抱有这样的天真烂漫。

在房间里待了好久好久,房间的门都没人打开,她等得无聊了,靠在沙发上睡着了,一睁开眼,天都黑了,落地窗外是灿烂的万家灯火。

眼睛始终有些不适应黑暗,伸了个懒腰,还来不及张嘴打那个呼之欲出的呵欠,一瞬间,房间的灯却亮了,陆匀之用手遮着光,看到一个中年男人坐在一旁摁灭手上的烟,她有一瞬间的警惕。然后脑子轰地炸开了,原来兰姐说的好人,是这样的好人,兰姐说,对方会帮她付清所有的学费和生活费,她不用再到酒店辛苦地兼职打工。

陆匀之想逃,她想走,却迈不开腿。

对方比她先开口:“你是小芝吧?过来。”

陆匀之告诉自己不要怕,深吸一口气,她慢慢走过去,闻到对方身上有酒味,突然间她也想喝点酒,听说喝完酒之后会比较不不清醒,事情也记不住。

而事实上她记得非常清楚,那个大肚子的中年男人在她身上动了多少次,他在她耳边喘息,他松软的肉体紧贴着她紧绷的身体,一个即将衰老,一个光滑细腻。

那种从心底油然而生的恶心感让她从心底里想吐出来,她忍着,她数着,瞪着头顶那盏明晃晃的灯,突然想起一个人在老家的田地里像个孤魂野鬼,漫山遍野地奔跑的日子,记忆中,所有的月亮都没有现今头顶的那盏灯那么刺亮。

一整个过程,陆匀之没有发出一句声音,因此中年男子的喘息声被无限扩大在这间房间里,也不停回荡在她耳中。

事毕,中年男人看到床上那一抹血迹,皱了皱眉,叫人另外给她拿了几叠钱。临走前,他对还躺在床上,盖着单薄被单的陆匀之说:“我姓何,以后有事可以找我。”

陆匀之没有说话,直到那人走了之后,她才慢慢坐起来,认真审视着自己的双手双脚和光裸的身体,第一次那么憎恨它。

之前听过太多人说初经人事之后会有多么虚弱,陆匀之以为自己也会那样,然而那时候她不仅站起来,还很利索地穿好了衣服,在中年男人走后,她把那几叠钱拿好,放进已经很残旧的小包里,紧紧捂着,眼睛干涩。她总觉得有层无形的东西在她身上掉落,碎在这个房间,再也找不回来了。

后来,她迷迷茫茫,想要找那层东西,却总会自己跟自己兜圈子,她不知道失去了什么,却知道永远都找不回来。

事后兰姐又另外给了她一笔钱,夸她表现好,下次还叫她。

陆匀之说不出话来,只把那两笔钱放在小小的破包里,仿佛这些钱能撑起什么东西似的。

回到学校后,她烧了整整一桶热水,在大热天把自己的皮肤洗得通红,像一只刚煮熟的虾,蜷缩在床上,瞪着天花板,脑子里又浮现出那盏晃动的灯,旁边还放着她那只小小的破背包。

等到身体都麻木的时候,她才坐起来,把床帘都拉好,只开了一盏小小的台灯,把那些钱拿出来一张一张地数,一共是五万八千块,所有的细节和数字她都记得,没有一天忘记过。

那天晚上她失眠了,酒店套房里那盏明晃晃的灯一直没有从她脑子里出去过,那个自称姓何的中年男人每动一下,那盏灯好像也晃一下,像谁的眼睛在盯着她看。

即使在那么热的天气下,陆匀之还是出了一身冷汗,她贴在墙上,紧紧抱着自己,轻轻叫着妈妈,妈妈,我好想你。

……

从梦中醒来,陆匀之出了一身汗,她揉揉脑袋,想把那些往事从脑中彻底删去,却只摸到一手汗。挂了盐水之后,烧终于退下来,却一番心力交瘁,几乎要全身动弹不得。

过了大概一个星期,张存志终于出现,他的归来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他们还是那对有趣的异地情侣。

一进门就说想她了,给她带了礼物,伸手过来,想抱着她温存一番。

陆匀之把他推开,往后退了两步,盯着张存志的睛,才缓缓地说:“张先生,您的太太来找过我。桌上的钱是她给我的。”

张存志这才扫了一眼桌上的一堆现金,他没有接陆匀之的话,反而向她迈了两步,摁着她坐下,打开红色的丝绒盒子:“来看看我给你买的铂金项链,有次我在珠宝店看到,觉得很适合你的肤色,就买了。喜欢吗?”

陆匀之没办法做到张存志这样平静淡定,她冷笑,拿起桌上的钱往张存志身上扔去,张存志被砸得一身都是粉红色的纸币,有些恼火,却不肯说话。

等陆匀之再砸的时候,张存志终于冷冷地开口:“陆匀之,你不要不识好歹!别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你在大学时候的那些事!做了婊子拿钱走的我见过不少,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的倒是少见!”

弹了弹身上的钱,张存志走过去,捏着陆匀之的下巴,阴森道:“别给脸不要脸,我愿意哄你,你就是宝,我不愿意戳穿你,就是想看你能清高到几时!”

陆匀之蹲坐在地上,恨恨地看着张存志,像缺氧的鱼,大口大口吸气,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却什么都不说,绕了半天,原来大家都不是什么好人,蛇鼠一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不过他想占个便宜,她也只是不想那么寂寞。

谁知道她并没有在演戏,她下定决心,想要重新来过,为什么总不给她机会?许家明是这样,就连张存志都是!

张存志没有逗留,踏着掉在地上的铂金项链出去了,把门关得震天响。

看着地上散落的一堆现金,陆匀之原本想哭,最后却觉得好笑,她跪下,带着微笑,把这些钱一张一张地捡起来,放在桌子上,都是可爱的粉红色,世俗又热闹,到头来,终归是金钱可靠,所有安全感都来自于它。

那就不要拒绝,上天非要她用这种方式赚钱,她何必拒绝。

翻出那个箱子,里面还有个没有动过的存折,打开来看,上面的金额,加上今天的,都够她全款在二线城市买一套房子了。

顾沁宁老说自己的钱是一分一分赚来的,她的一切都由她双手赚得,花每一块钱都不容易,所以分外珍惜。可是看看她,陆匀之跪在地上继续捡散落在地上的钱,突然揪心得惶然,终于咬着嘴唇无声地挣扎流出眼泪。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7)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9)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每天更新1-2章,没什么大事情,一般不会断更。

谢谢每一位赞赏和喜爱的朋友们,感恩,感谢,感激!
欢迎大家留言聊天讨论,我一定一定会尽量快速回复!
再次感谢每一个打开文章的你,比心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