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漂租房记(7)春节•怀疑

字数 3598阅读 288
愿君心似我心

【深漂租房记】目录
上一章

元旦快到了, 武汉的闺蜜结婚让我过去当伴娘。因为有年假,再加上元旦,所以我很早就答应了闺蜜。但是离开前我想请老领导吃个饭,感谢他这一年多来的培养和关照。

经理是香港人,为人很随和,跟其他香港来内地工作的人不一样。他经常会从香港帮我们带东西,而且还给我们买一些小零食。办公室的同事都很喜欢他,平时开玩笑都叫他小老头。他有一个女儿在国外留学,他经常说“睇倒你滴年轻人,就会想起我的女儿。”原来是由彼及此,但是他的国语说的不太好。每次我笑着纠正他的时候,他都会不好意思的说“现在你是我的老师。”挺幽默的一个领导,所以大家都很喜欢他。

贝不喜欢我对他有所隐瞒,所我跟他说了要请领导吃饭。但他不同意,认为我的领导肯定是个老色鬼。为此,我们吵了一架。贝之前不让我跟异性往来,我就断了所有的异性朋友。但是这是我公司的领导,纯属只是一个感谢晚餐。况且我有问他是否一起,刚好那天他要出差就没法去。

贝让我节后再请,那时候他有空,可是节后经理要休年假。于是,我还是请经理去港餐厅吃了个饭,最后其实经理抢着付钱的。那顿饭我吃的很开心,也听了经理说了很多。感谢遇到这样的好领导,可是我依然还要离开。因为,我还是无法接受这里的加班制度。

贝特意打电话问我,有没有赴约。为此,两个人又吵了一架。那时候我已经回到家了,并且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只是在告别的时候,我和经理握了个手而已。没有想到,我们为这顿饭也会大吵一架,甚至我去了武汉的火车上,贝都没有打电话过来。那天是13小时的火车,我却彻夜未眠,回想着过去的点点滴滴,我再次想到了分手。或许我该听妈妈的话,选择离开。这样的爱,太苦太累了,总是我一个人在默默承担、在退让。也许是因为我的付出比他多,所以我会去计较他的爱没有我的多。不知道谁说的,爱情的世界里,谁主动谁付出得多,谁受的伤就越深。

一路上的矛盾和无奈,让我无法好好享受这路上的风景。每一次想到分开,我的心就纠疼的厉害,那种感觉就如活生生的血肉分离。到武汉,闺蜜问我们的事情,我说很好。我不想她担心,现在她是主角。

一周后我回深圳,贝才打电话过来问我时间和地点,然后他过来深圳西接我。一路上,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他给我烧了水,这段时间我是身心疲惫,洗完澡就上床睡觉了。想好了回来跟他提分手的,可是一看到他我又不忍心。可是没有想到,我一时的不忍心造就了我后来无尽的伤痛。。女人对别人善良,结果往往是对自己残忍。

因为春节是二月初,我是在1月中旬办了离职手续。贝说让我在深圳等他,春节一起回去。我无聊上网的时候,又浏览到了那个“曾经天涯”的人在我和贝的空间频繁出现。我问贝,那是谁。贝看了一下说也不认识,我就没有多想。

年关将至,催债的也接踵而来。贝一发工资,钱还没进口袋就没了。眼看就要回家,我趁还有时间去买了点礼物。给我爸妈及贝的爸妈一人买了一套衣服,贝毕业这么年从来没有给家人买过衣服,这次我买好让他带回去。我提前买好了两个人的车票,就等贝一起回家了。贝说手上没有什么钱了,准备套现。我阻止了,于是将手上的4000块钱平分,这样他就不用套现了。信用卡就是一个无底洞,贝办了三张信用卡,每个月他还信用卡我看着都怕。

除夕的前一天,贝带着礼物来我家正式拜访。爸妈和哥哥们也热情欢迎了贝,刚好大姨和二姨也来了,所以一家人很开心,团团圆圆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吃完饭,爸爸单独叫贝进了我的房间一个小时才出来。不知道他们说什么,我从两个人脸上看不出一丁点异常。

我送贝离开的时候,问道“我爸跟你说什么了?”

“这是男人间的秘密,你不需要知道。”

“切,小气。我问我爸去。”

“去吧,他告诉你才怪。”

后来我才知道,爸爸是就上次登记的事情问了贝,以及他家人的反应。爸爸问了贝的工作,以及一些日常生活。我不知道贝是怎么回答的,但是爸爸只对我说一句“女儿呀,从小到大爸爸都给你极大的自由。但是婚姻大事,必须考虑清楚。虽然他工作目前还不错,可是他的经济状况不太好啊。毕业这么多年还在负债。听你妈劝,如果有好的,你不妨多做参考,不用一棵树吊死。”

妈妈一直张罗着给我相亲,从头到尾她就是不喜欢贝。哥哥和嫂嫂、两个姨也都说,如果有更好的可以去看看。于是妈妈帮我安排了一位医生,约在年初一见面。为此,我们又吵了一架,我甩下一句“谁约的人谁”便回到自己房间了。

除夕吃完饭,贝来接我到市内玩。温暖的除夕,我们肩并肩坐在湖边享受着此刻的安静。美丽的烟花在夜色中绽放光彩,可惜烟花虽美,却易散易冷。

除夕那晚我和贝聊了很多,然后我们彼此约定,五一先领证,十一再办婚礼。回家前,贝的好朋友要拍婚纱照,拉着我们去给意见。后来婚纱店的人说,如果两对一起选的话,可以给我们最大的优惠。贝经不住他朋友的游说,所以我们一起也选了一个套餐。但是因为他的朋友婚期比较近,所以他们先拍,我们年后再安排时间拍。除夕这一晚,美丽的烟花见证了我们美好的约定。

春节,我和贝都很忙。所以一直没有见面,当时妈妈逼我相亲的步伐越来越紧,几乎动员了所有的长辈,说:“只是让你去相亲,又不是让你干嘛,不合适到时候找个借口推了就是了。你的脾气怎么就那么倔?”

“我说过了不去,你自己找来的人自己去见。”

“你怎么说话的?我是你妈,难道会害你?”

大过年的我不想吵架,于是我晚上通宵看书,白天睡觉。这样就不用面对妈妈了,我知道她也是为我好。可是,我不想去啊。我难受的,就发微信给贝。开始贝回得很及时,后来越来越晚。我问他在干嘛,他说家里忙。

我跟他说“家里逼我去相亲了,怎么办?”

“要不你去看看,说不定一见钟情了呢。”

“打死我也不去,你不是想去相亲吧?”

“没有的事,只是我觉得你家人的话是对的,去看看又不妨碍我们的感情,省得你和他们吵架。”

为他这句话,我跟他又吵起来了。后来发展成为冷战,直到他年初六下去深圳,我们也没有联系。这段时间里,我心是难受的。每时每刻都想着给他打电话,可是每次想到他说的话我就生气。到深圳当晚,贝给我打了20个电话。因为白天妈妈又为相亲的事说我,我难受,就没有去接贝的电话。没有想到,就因为我没有接电话,竟成了后来我们分开的理由。

贝走了,我的心也跟着走了。与其整天跟妈妈吵架,不如早点下去找工作。我不顾妈妈的挽留,执意要回深圳。我知道我伤了爸妈的心,可是我没有办法在爱着一个人的时候去相亲。爸爸说给我最大的自由,只要我开心就好。所以这次虽然他开始略有微词,可是看我这么坚决也就默认了我的决定。为此,爸妈又吵了一架。我好累,我只想离开。

年初十,寒春料峭,阴雨霏霏。每年这一种刺骨的寒冷,都让我特别难受。可是生活在南方,就必须接受它的湿冷和潮湿。我回到西乡贝还没有下班回来,因为春节刚过,到处都是冷冷清清的。贝知道我今晚会到深圳,但是他却加班了。我出去买吃的时候,碰到了房东太太。就和她聊了几句,原来他们没有回老家过年。她跟我说,贝从上班开始每天都加班,还夸赞我眼光好找了一个上进的男朋友。听完,我觉得很心疼,我不应该这么和他闹脾气的。

和房东聊了好一会,我回到了房里打开电脑。还是看到那个“曾经天涯”的人在我和贝的空间溜达,我好奇登录了贝的QQ。发现他们居然有互动,而且还是对方的好友。我打开贝的聊天记录,这个“曾经天涯”的人是所有聊天记录中排在最前面的,而且所有的记录都被删了。其他人的聊天记录却没有删除,凭女人的直觉,我知道贝一定有事瞒着我。

十点钟,贝回来了。他看到我居然异常平静,我不动声色地虚寒温暖,并跟他说了房东表扬他的话,同时观察他的神情。这下我确定他确实是在加班,可是我还是不放心。总感觉他有事瞒着我,可是我又不能直接问。因为白天坐车很累,所以我早早睡了,贝说还要加班做项目,就很晚睡。

第二天贝去上班了,我起来修改简历。可是我又发现了空间的访问痕迹,这到底是谁呢?好奇心来了,我就根据QQ提示的共同好友一个个空间去看。终于发现,这个“曾经天涯”访问了我很多高中同学的空间,而且最近也出现在高中死党的空间里。我就更好奇了,就偷偷用死党的号登陆。

我和死党是高一的同学,高二文理分科,她在理科班,我在文科班,但是依然无法阻挡我们将革命的友谊进行到底。死党的QQ还是我申请的,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没有改密码。当初我只是用来斗地主,从来没有登陆过她的QQ。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天涯是死党理科班的同学。但名字和原来的不一样了,可是看照片又没有什么印象。死党的高中好友我都见过,而我算是她好友里面的死党。在大学那会我们的钱都是共同花的,这足以见证我们的关系好到什么程度。

我重新登录了贝的QQ,看到他们昨晚有在聊天,可是记录还是被清除了。为了解除疑虑,我给死党打了电话。结果是证明同一个人,不过是名字是在大学改的。这天是周五,贝很晚没有回家,我以为他又在加班。谁知道他打电话给我说“行,下午的时候我跟领导到东莞出差,今晚可能回不来了。晚上,记得早点休息。”

挂完电话我总觉得不对劲,可是又想不出问题在哪。

下一章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