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08 22:11

96
岑子辛
2017.05.10 11:10* 字数 191

掀起蚊帐,我视眼空旷,我的世界色彩斑斓,可成群的蚊总能轻而易举的让我遍体鳞伤。扎好蚊帐,我视眼狭隘,我的世界寂静无声,可成群的蚊只能望血止渴。我不要伤害,即使为此我要建起厚厚的厚厚的围墙已阻断带着刺的娇艳的蔷薇

一直不知这头绳竟褪色,挂在衣架上嘀嗒的红色和我的血液那般相似,又仿佛我此刻的狼狈:耷拉着湿发的头颅不知该去拉扯干瘪的帕子,还是拍拍脑袋将耳中的污水倾倒

—— 总得有几天矫情造作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