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暖的忧伤

幸福在身边,不在远方~

一场恶战,一触即发,似乎,怎样也避免不了了。

凌伟峰知道莉莉丝的傲娇,连他都不曾放在眼里,更何况眼前站着的这样一只蠢狗,它们俩就这么在走廊里对视着。

林薇也觉得头大,迪安这只傻二哈,怎么就跟一只猫较上劲了,就凭它那傻样,什么事都有可能做得出来,等着收拾烂摊子吧。

一猫一狗,气氛诡异,空气都已停滞,只等最后时刻的来临。

迪安伸出爪子,搭在了莉莉丝的头上,这无异于自寻死路。

凌伟峰忍不住捂着自己的脸,这只狗,要完蛋了,莉莉丝的利爪将会让它立刻为自己这种粗鲁无礼的举动付出惨痛的代价,其场面之血腥,不忍直视。

等了好一会,凌伟峰并没有听到想象中的惨叫,他从指缝里看到莉莉丝没有丝毫要发怒的迹象,反倒出奇地安静,可能,这就是传说中暴风雨前的宁静,不能被这假象所蒙蔽。

莉莉丝突然走到迪安身边,不停蹭着它的腿,还发出温柔的叫声,仿佛它们是失散多年的老友,久别重逢,场面甚是亲密。

凌伟峰的下巴都快惊掉了,平时他都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待遇,纵使他百般讨好都无济于事,今天,面对一条狗,居然这么毫无底线的谄媚,你往常的高冷呢?凌伟峰眼里充满嫉妒,而他嫉妒的对象,居然是条狗。

“莉莉丝,快回来。”他想尽快结束这种场面,不然他会更不自在,他觉得胸口已经有一团怒火在熊熊燃烧。

可是,莉莉丝并未理他,就像往常一样。

“迪安,过来。”林薇喊道,迪安转头看了她一眼,恋恋不舍地走到她脚边。

莉莉丝冲着它叫了两声,似是在不舍道别。

“不好意思啊。”林薇抱歉一笑,“我是刚搬来的,我叫林薇,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还请多关照。”

“啊,我叫凌伟峰。”凌伟峰生硬回道,他还沉浸在刚才的情绪里没有出来,此刻,莉莉丝已经走到他脚边,他一把抱起,打开门,走了进去。

“没良心的东西。”凌伟峰放下莉莉丝,还不忘数落它一句,可莉莉丝压根不理他,径直跑到自己的小窝里,蜷做一团,睡觉了。

“迪安,下次可不许随便对别的小动物动手动脚的,不然,我会罚你没饭吃的。”林薇瞪瞪迪安,迪安哼哼两声,似是表达着委屈,它摇着尾巴,绕着林薇转。

林薇从柜子里拿出一包狗粮,倒了些在迪安的盆里,它立马低着头,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林薇走到阳台,看着外面的景色,轻轻叹了口气,“新生活,就要开始了。”

凌伟峰打开冰箱,里面没有什么吃的了,他拿出两包泡面,走进厨房,往锅里加了些水,点火,煮面。

一个人的生活,从来不需要那么精致,下班回来,已经很累,哪里还有那么多时间再做饭,而且,一个人,买菜都觉得尴尬,太少,实在没法买,太多,自己要吃好几顿,更何况还有一堆锅碗瓢盆等着善后,实在麻烦,还不如随便吃点,只要能保证活着就行。

他翻了翻橱柜,居然还找到两个鸡蛋,心里一阵小兴奋,连忙磕开,扔进了锅里。

这种状态,两年了吧,倒也习惯了,自在,没什么不好。

面煮好,凌伟峰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一边看着球赛,一边吃饭,莉莉丝还在睡觉,暂时先不管它了,一会给它倒点猫粮就好。

林薇每天早出晚归,上班累得和狗一样,对门的那个邻居,之后就再没见过,其实也无所谓,大城市,多数人都是行色匆匆,互不了解很正常,自己都快活不下去了,哪里还有精力管别人。

林薇再见到他的时候,是一个晚上,她正牵着迪安,准备带它出去溜溜,刚好,凌伟峰也抱着莉莉丝开门出来。

“嘿。”林薇先打招呼,“带着你的猫出去走走啊。”

“嗯,你也是出去遛狗?”凌伟峰点点头,礼貌性回问。

“啊,是啊,那,一起吧。”

“好。”

莉莉丝看到迪安,显得很兴奋,在凌伟峰怀里挣扎着想要下来,可是被他按着,没法动弹,迪安看到莉莉丝也是很兴奋,不时抬着它的狗头,望着它。

“它们,似乎很有缘啊。”林薇笑着说道。

“是吧,我也觉得。”凌伟峰不得不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即使他再不甘心。

“留个联系方式吧,以后有时间可以一起溜啊,既然它们感情这么好,多一个玩伴,岂不是更好。”林薇掏出手机,冲他晃了晃。

“哦,好。”凌伟峰愣了一会,他没想到一个女孩子会主动要他的联系方式,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两人互加了微信。

“它叫莉莉丝,对吧?”

“嗯,是的。”

“嗨,莉莉丝,你好,我叫林薇,它叫迪安,以后,你们要多在一起玩哦,那样,才不会孤单啊。”

莉莉丝似乎听懂了她的话,冲着她喵了两声。

凌伟峰哭笑不得,他这个铲屎的完全被无视了,真的是,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好忧伤。

那以后,林薇经常约凌伟峰一起出去遛宠物,一来二去,倒也熟络起来,可他们都只谈现在,对自己的过去,绝口不提,似乎,谁的心里都有一根红线,丝毫不愿逾越。

凌伟峰有时会偷偷看林薇的侧影,心里隐隐有些好感,可是,仅仅是好感,他已经没有勇气迈出那一步,当初喜欢就去追的无所畏惧,早已荡然无存,现在的他,不过是一个千疮百孔的人。

“那,晚安了。”站在走廊上,林薇向他道别。

“嗯,晚安。”除了这一句,凌伟峰不知道该说什么,静静站在原地看着她进了门,直到关门声传来,懊悔才从心底涌出,他拍拍自己的脑袋,心里骂自己真蠢。

林薇隔着一扇门,透过猫眼,看到凌伟峰这样的举动,捂着嘴,偷偷笑,这还真是个挺可爱的男人啊。

“是吧,迪安。”她有头没尾地对着迪安来了一句,迪安叫了一声,算是附和。

你越是想要不去想一个人,这个人的影子就会一直出现在你的脑海,挥之不去,也不忍心挥吧,人总是这样,其实,不在意的人根本不会让你想起,能想起的,都是放不下的。

这几天,凌伟峰一直刻意躲着林薇,就算林薇微信约他,他也是推说自己忙着加班,没空,其实心里早就兵荒马乱,不知所措,每天早出晚归,像个贼。

晚上十点,凌伟峰翻翻家里的冰箱,空空如也,肚子也饿得咕咕叫,实在扛不住了,还是出去找点吃的吧,莉莉丝在它自己的窝里睡着了,他蹑手蹑脚打开门,突然冒出一个狗头,他吓了一跳,跌坐在地上,稍稍缓过神,才发现原来是迪安。

“迪安,你怎么跑出来了,林薇呢?”凌伟峰爬起来,拍拍它的头。

迪安转过身,往走廊那头走,林薇的门没有关,露出了一条缝,迪安蹲在门口,冲着他哼。

凌伟峰拉开门,没开灯,屋子里漆黑一片,在门口站了一小会,适应了屋里的光线,他才走了进去,阳台上,一个红点,忽明忽暗。

“你要来一根吗?”林薇手里拿着烟,抬头问他。

借着窗外的灯光,凌伟峰看到,她的脸上全是泪。

“怎么了这是?”凌伟峰心里咯噔一下,看她这样,胸口就像挨了一锤,一口气都快喘不过来。

林薇没有说话,怔怔看着窗外,凌伟峰也不说话,就这么陪着她,也不知过了多久,林薇才长长叹了一口气,“今天,他结婚。”

凌伟峰明白,她嘴里的他会是谁,他什么话都没法说,因为他明白,说什么都是徒劳,道理谁都懂,但要在感情上饶过自己,真的很难。

“你知道吗?我们在一起三年,却抵不过别人的三个月,我曾经规划过的未来,现在成了别人的,我没法面对,我只有选择逃避,我像只鸵鸟,把头埋在沙子里,以为这样就可以假装一切都不曾发生过,我知道,逃不过,怎样都逃不过。”林薇低下头,放声大哭。

“走。”凌伟峰一把拉着林薇,“我带你砸场子去。”

林薇拉着他,“算了,就算砸了又怎么样,以前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还是过好以后的每一天吧,至少,我以后的生活里,不会再有他们。”

“你能这样想就对了。”凌伟峰突然露出笑容,“走,楼下的小龙虾特好吃,晚上没吃东西吧,一起去吃啊。”

正说着,林薇的肚子不争气地发出一阵咕咕声,这让她挺不好意思的。

迪安似乎听明白他们要去吃东西,仰起头嚎了几声,这下可好,不一会,莉莉丝顺着门缝钻了进来,跑到林薇脚下,不停蹭着,喵喵直叫。

凌伟峰苦笑,他在莉莉丝眼里已经排到第三了,完全没有地位啊。

“走吧。”凌伟峰说道。

一男一女,一猫一狗,直奔楼下的龙虾店,没什么是一顿小龙虾不能解决的,如果不能,那就来两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