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消失的咖啡店》第十九章 决战之夜

字数 8512阅读 59
图/偷

亲们,目录在这哦,请戳

第十八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整个生日会只有王晗子一个人乐在其中,他似乎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丁帅和丁老爷子异样的神情。

晚上回到房间之后,王晗子接到尹校长打来的电话,约他们明天晚上去他家,说是有要事商量。王晗子发短信通知丁帅这件事,没想到收到短信的丁帅直接就来他房间了。

“哎?你怎么过来了?”王晗子一脸诧异的看着丁帅,丁帅什么都没有说,径直走到桌子旁的椅子上坐下,低着头,胡乱地搅动着自己的手指。

“你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王晗子实在忍不住了,此时的丁帅太诡异了,他怪异的神情让王晗子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的心里隐隐不安起来。丁帅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依旧低着头,好像在放空一样。

王晗子皱了皱眉头,索性不去理他,起身拿了衣服去了洗漱间。他走后,丁帅还是呆愣地坐在原地,其实此时他外表看起来平淡如水,心里面早已波涛汹涌。他的预感加上超准的直觉告诉他,明天晚上将会有大事发生,这种内心的不安感跟五十年前的如出一辙。

只不过五十年前他失败了,这一次他告诉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成功。他握紧拳头,转过头来,“其......”这时候他才发现王晗子已经不在房间里了,他苦涩地笑了笑,转身离开了房间。

王晗子回来之后发现丁帅已经回去了,他走到丁帅的房间门口,抬起手正准备敲门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又放了下去。他默默地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转身又回去了。

第二天一早丁帅起得特别早,他站在阳台上看着远处地平线上的朝阳正慢慢地露出脸庞,周围空气中的清冷气息一直扑在他的脸上,他如雕塑一般站在那,橙红色的光线照在他浓密的黑发上,反射出一层柔和的光晕。

“起得这么早?”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丁帅头都没有回,他张开嘴巴本想说些什么的,一股冷气迅速窜了进去,他咳嗽了一声,闭上嘴巴,什么话都没有说。

蓝一走到他旁边站着,“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收手吧,不要再管了。”殷切关心的眸子此时正紧紧地盯着他。丁帅轻声地笑了笑,随即说道:“已经回不了头了。”

一阵寒风袭来,穿过两人单薄的身体,两人就这么静静地站着,直至太阳完全升起。

一束光线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到王晗子的脸上,他动了一下,皱着眉头,不情愿地睁开惺忪的双眼,随即立即用手遮住了刺眼的太阳光。

他起来的时候看到丁帅正蹲在阳台上喂流浪猫,他懒散地走过去,摸了摸那只肥圆的白色猫,这让他不禁想到了胖太,他弯下腰抱起它,挠了挠它的脖颈处,白猫发出一声满足的喵呼声。

“晚上什么时候过去?”丁帅打破了安静的画面,不急不慢地问道。

“七点,他让我们七点的时候到。”王晗子一边回答一边继续挠着那只白猫,说完轻轻地放下它,随手拉了个椅子坐到了丁帅的旁边。

“他有没有说具体让我们过去干嘛的?”

“没有,只说过去商量点事情,我也没有多问。”王晗子瞄了丁帅一眼,支吾着继续说道:“那个,今天能和你一起再去踢次球吗?”

“当然能。”说着丁帅起身站了起来,留给王晗子一个耐人寻味的笑之后就转身离开了阳台。王晗子盯着他离去的背影,嘴角上扬起一个角度,轻轻地弹了一下蹲在旁边的白猫的脑袋,笑嘻嘻地回房间收拾东西。

到体育场的时候正好两队人正准备开始,王晗子过去交涉了一下,双方的队长点了点头,两人就那样加入了,不过是在不同的队。

“我不会手下留情的。”王晗子握住丁帅的手撞了他一下,凛冽的眼神里透出满满的杀气。丁帅轻声地笑了笑,“嗯,好。”

最终的结局就是丁帅那一队输了,不过从刚开场,王晗子就察觉到了丁帅今天不在状态,只不过他并没有说破。但整场球还是踢得酣畅淋漓,特别尽兴的。

回去的路上,王晗子一个人在那叽叽喳喳地说着今年的世界杯以及他最喜欢的足球明星C罗。丁帅在一旁静静地听着他讲话。

“你今天怎么了?感觉有点奇怪。”王晗子实在忍不住了,他从一大早就感觉到丁帅今天的气压比较低,本来以为只要带他出来踢个球就能让他恢复元气的,没想到最后还是失败了。

“没事,就隐隐地觉得今天晚上会发生什么事。王晗子,如果哪天我要是离开的话你帮我照顾一下秃老头好不好?”

王晗子觉得丁帅又在开这种不着调的玩笑了,本想好好教育他一下的,但他看到丁帅转过来那一本正经并且略带伤感的神情时,他咽下了本来想说的话,而是郑重地点了点头。

王晗子跟丁帅两人决定晚上稍微早点过去,他两敲门的时候,是木棉给开的门,当她看到门外站着的王晗子时,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之前她一直听马涛提起过,自己还从来没有见过,“太像了,真的是太像了。”木棉在心里默默地念道。

她赶紧把他两请了进来,在这之前,尹校长告诉他今晚会来客人,但她没有想到的是来的竟是王冬向的孙子。木棉忙去厨房里给他两端了一盘水果过来。洗的晶莹剔透的苹果在灯光的照耀下泛着银银的光,散发出诱人的色泽。

王晗子看了一眼木棉,“尹老太太,您太客气了,不用招呼我们的,您去忙您的。”这时尹校长从二楼走了下来,“你们已经来啦?”

听到声音,王晗子和丁帅站了起来,尹校长摆了摆手,示意他两坐。

他坐到王晗子的对面,清了清嗓子说道:“先坐着等一会儿,今晚还有一个重要的客人还没有到。”正说着,门铃声响了,尹校长哈哈笑了两声,“来了。”说着起身去开了门。

当马涛的脸从玄关处慢慢地露出来之后,王晗子和丁帅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来人。当然,当马涛走过来的时候也被他两给吓了一跳。

王晗子邪恶地笑了笑,“原来是马店长呀,别来无恙。”说着朝他伸出了手,马涛怔了一下,随后尴尬地伸出手去握了一下。

“好,既然人都已经来齐了,那我们就开始吧。妈,你不要忙了,过来吧。”尹校长对着厨房叫道。木棉“嗯”了一声之后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当她看到马涛时,惊愕地呆在原地,马涛朝她笑了笑。尹校长过来将木棉扶到他的旁边坐下。

“叮铃铃叮铃铃......”门铃又突然响了,尹校长怔了一下,人都来齐了呀,这么晚了,还会是谁呢。他起身去开门。

“额,你是?”尹校长一脸疑惑地看着来人,于笑笑咧开嘴笑得一脸灿烂地说道:“我是于笑笑。”“哦哦哦,你是于叔的孙女对吧,请进请进。”说着他将于笑笑让了进来。

王晗子他们看到于笑笑时,吃惊地下巴都掉了。丁帅更是径直地走到她的跟前,生气地问道:“你为什么会在这,这个时候不应该在你表叔家吗?”

于笑笑低下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慢慢地往王晗子身后挪去,等他能完全遮住自己的时候,于笑笑才探出小脑袋,“下午的时候到的,本来是去黑房子找你们的,丁爷爷说你们来这了,所以就过来了。”

“那个死老头。”丁帅咬牙切齿地说道,“算了,也罢。”说完丁帅重新坐了回去。

王晗子回头对于笑笑比了一个OK的手势,于笑笑眯了一下眼睛,笑了笑,跟着坐到了王晗子的旁边。

看到于笑笑时,马涛开始不安起来,他局促地坐在那,双手紧握着,眼神一直飘忽不定。木棉僵硬地坐在那,心里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今天找大家过来,是想把一些事情弄清楚。”说完尹校长狡黠地笑了笑,马涛看着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坐不住了,想要离开,但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他局促地看了一眼木棉,木棉低着头,沉默不语。

尹校长清了清嗓子,神色突然变得严厉起来,他直勾勾地盯着马涛,一字一顿地说:“当年车祸的事是不是你搞得鬼,你不要妄想抵赖了,你追我姐姐不成,所以就起了杀心,是不是?”突然提高的语调吓得马涛的心“咯噔”一下。他转头看了一眼木棉,轻轻地叹了口气,“你说的没错,是我,都是我干的,我恨你姐姐,我明明不比王冬向差,可他为什么偏偏选择了他,对我却看都不看一眼。”

“你在说谎。”丁帅打断了他,冰冷的话语像一块冰凌直直地刺向马涛,马涛怔了一下,他不安地看着丁帅,愤怒的眼神里突然有了一点其他的东西,似是祈求,丁帅被他的眼神吓得愣了一下,但他很快恢复了常态,凛冽的眼神直直地逼向马涛,“药不是你换的是不是?”

“不,是我换的,是我杀了他们。”“你还要说谎。”

“够了。”木棉颤抖着站了起来,她呆愣地看着马涛,两行泪水顺着苍老的脸颊一直流到下巴处,“马涛,你不要再说了,没用的,其实他们早就猜到了,你只是故意试探他的对吧?”说着木棉转向尹校长。

尹校长轻声地笑了笑,没有讲话。“木棉!”马涛着急地喊了她一声,木棉看了他一眼,笑了笑,叹了一口气,重新坐了下来。

“当年于叔发现我背叛了老爷,尽管他当时答应我他不会告诉老爷,但我心里还是不放心,我怕他会抓着这个把柄不放,所以我偷偷地换了他的药,给他吃的是拟精神药物,长期食用,会让他变疯变傻,但我真的没有想过要杀他,更没有想到还连累了若归她们,真的,你们要相信我。”说到这,木棉已经泣不成声,她低下头,用双手遮住自己的脸。

马涛闭上眼,重重地叹了口气。尹校长在一旁脸变得铁青,他无奈地说道:“其实当年我亲眼看到你换药了,只是当时我还小,不知道你的意图,要是知道的话,我绝对会去阻止你的。真没有想到,我的母亲竟然是个双手沾满鲜血的罪人,我......”

一时间气氛变得十分尴尬,所有人都呆愣在原地,不知道要说什么。

突然,木棉拿起水果盘里的刀直直地朝着自己的心脏刺去,“不!”马涛嚎啕着扑了上去,从她的手里抢回水果刀,紧紧地抱住她。

“我求你们放过木棉吧,所有的坏事都是我干的,我愿意去警察局自首,只求你们能原谅她。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一直都活在自责与愧疚当中,这不怪她,喜欢上一个人并没有什么错不是吗?”

“喜欢一个人确实没有错,但如果仅仅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去做伤害他人的事,这点就不值得同情和被原谅。你们知道尹若归死了之后我的爷爷当时是怎么熬过来的吗,他过了半年生不如死的日子,她可怜,那其他人就不可怜了吗?”王晗子越说情绪越激动,他现在恨不得把马涛给撕了。

木棉软绵绵地滑到地上,双眼无神地盯着前方发呆,马涛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转过头来凄厉地对着王晗子他们说道:“是吗?呵呵,看来你们是不准备放过我们了,你们的命还真是大,我囚禁了于笑笑那么久,竟然还能活着让你们救了出去。还有,你竟然能躲掉我买的杀手,哼,真是一群废物。看来真的要我亲自动手了。”

说着马涛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枪,所有人都惊恐地看着他,“马涛,我警告你不要胡来。”尹校长指着他严厉地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马涛仰天大笑了几声,“胡来?我的双手早就沾满了鲜血,我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我不求别的,只求你们能放过木棉,这么多年了,我唯一对不起的人就是她了,因为我,她才做了错事。但你们却不愿意原谅她的无心之失,我今天要把你们都杀了,然后带着木棉离开这里。”说着马涛低头看了一眼木棉,温柔的眼神里满满的爱意。他轻轻地把她扶了起来。

“等等,在死之前,我还有件事要问你,你到底跟于爷爷说了什么,他竟然想不开去自杀,还是说,他也是你亲手杀死的?”王晗子往前站了一步,直直地盯着马涛,丁帅拽了拽他的衣角,他回头朝他笑了笑。

“嗯?哈,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在你死之前告诉你,我当时无非是告诉他我真正想要杀死的人只有他而已,跟尹若归他们毫无关系,他们都是因为他才会死的,如果不是他,他们就不会死。那老头受不了内心的谴责,就自杀了呗,真是个没用的家伙,本来就该死,废物一个。”

“我不许你这么说我的爷爷。”于笑笑撇着嘴,用尽全身的力气吼出这句话,丁帅把她拉到身后。“哼,说到底,你才是最该死的不是吗,你杀了这么多人,竟毫无愧疚之心,还在这恬不知耻地祈求原谅,我真的没有想到你的脸皮竟厚成这样,你以为自己赢了是吗?哈哈,那你看看你的身后。”

“你休想骗我,我才不会上你的当。”丁帅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他用余光瞄了一眼灯开关的位置。

“哼,是吗?那就不要怪我了,蓝一,上。”听到这话,马涛迅速转了一下头,得此空隙,丁帅迅速窜到开关处将灯关了,黑暗之中只听到“啪”的一声,一颗子弹飞了出来,“大家快躲起来。”丁帅一边跑一边叫道,这种黑度对他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趁着黑,王晗子跑到了玄关处,躲到鞋柜后面,马涛一边举着枪,一边将木棉扶到沙发那坐下,随后他慢慢地朝灯的开关那移去。摸到开关时,他邪笑了一声,“啪”的一声打开了灯,于笑笑惊慌的从沙发后面跑出来,朝着门那奔去。

“别动,手举起来,要不然我开枪了。”身后传来马涛如鬼魅一般的声音,于笑笑吓得浑身都在颤抖,她慢慢地举起双手,转过身来,呆呆地看着马涛。马涛疾步走到她后面,从后面环住她的脖子,用枪抵住她的脑袋。

“赶紧都出来,要不然我就开枪了。”“该死。”王晗子咒骂了一句,从鞋柜后面出来,“用我换她可以吗?”马涛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呵呵地笑了两声,“可以,怎么不可以?”说着丁帅和尹校长也同时重新回到了客厅。

木棉傻愣愣地坐在沙发上,双眼无神,仿佛身边发生的事都和她没有关系一样。

其他的人都在紧张地盯着马涛,王晗子慢慢地向他走了过去,“不要。”丁帅在后面叫道,王晗子回头笑了笑,摆了摆手,示意没事。

于笑笑睁大眼睛,泪眼汪汪地看着王晗子向她走过来,她咬住嘴唇,使劲地摇了摇头,哽咽的她此时嗓子里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王晗子嘴角上扬着,像去赴死的战士一样,毫无畏惧地走到马涛对面转过身,马涛冷笑了两声,推开于笑笑。

“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要我们全都死吗?怎么还没看你开枪,害怕了?”王晗子斜睨了他一眼,轻蔑地说道。听到这话,尹校长额头上沁出了颗颗汗珠,心想这臭小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不明摆着在激怒他吗?

马涛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我只是想带木棉离开这里,如果你们答应我,跟木棉说原谅她并且放我们离开,我就不开枪。”

王晗子轻声地笑了笑,正准备开口时,丁帅先行开口了,“好,我们答应你。”

“真的?”马涛激动地手颤抖了一下,他往后慢慢地移到木棉旁边,“木棉,你听到了吗?他们原谅你了,你就不要再责怪自己了,当年的事不是你的错,真的,我带你离开吧,我们找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开始。“说着说着,马涛嘴角竟不自觉地扬起了一个弯弯的弧度,他慢慢地松开王晗子,把他往前推了一把,枪依然指着他们。

马涛扶起木棉,两个人慢慢地朝着门的方向移过去,就在他们快要出门的时候,木棉突然从马涛手里抢过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随着一声“不”,只听到“啪”的一声,血从木棉的脑袋里溅了出来,喷了马涛一脸,他急忙接住缓缓倒下的木棉,忍不住仰天长啸了一声,泪水如决堤的江河般奔泻而出。

突然,马涛拿起枪,转过来,此时的他双眼通红,满脸的血更是让他的面目看起来诡异而又狰狞。“都是你们,都是你们害死了她,我要你们下去给木棉陪葬,你们这群杀人凶手。”说着,马涛举起手中的枪,朝着王晗子,手指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王晗子睁大眼睛,惊恐地看着子弹直直地朝着他飞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丁帅突然从旁边窜了过来,时间仿佛瞬间静止了一样,只见丁帅的身体慢慢地从旁边飘了过来,于笑笑瞪大眼睛,双手捂着嘴,“不!”声音就像从世界的另一边传过来一样,丁帅闭上眼睛。

只听“砰”的一声,子弹直直地刺进了丁帅的肚子里。他用手捂住肚子,踉跄了一下,未等王晗子扶住他,他就迅速朝着马涛奔了过去,漆黑的眸子此时已经完全变成了幽绿色,他嘴角扬起,邪魅地笑了笑,马涛吓得呆愣在原地,不住地发着子弹。

王晗子亲眼看着一颗颗子弹嵌到丁帅的体内,他绝望地跪到地上,双手捂着脸,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簌簌地直往下淌。

丁帅冲到马涛面前的时候抬脚一下子踢掉他手里的枪,从地上捡起水果刀,刺向马涛的胳膊,并且一脚将他扫到了门边,重重地撞在了门上。

“尹校长,快报警。”丁帅喘着粗气,虚弱地说道。“噢噢噢噢。”尹校长闻言立即拨打了110。

王晗子迅速从地上弹了起来,冲到丁帅旁边扶住他,“你为什么这么傻?”他用手捂住丁帅肚子上的弹孔,捂住这个,又松手赶紧捂另一个,无奈太多了,他一只手根本捂不过来。他绝望地仰着头吼叫了一声,丁帅擦掉他的眼泪,气息不足地在他耳边说道:“我不能去医院,你能不能带我回黑房子?”

王晗子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于笑笑朝他点了点头,“就听他的,带他回去吧。”丁帅笑了笑,这时候王晗子才注意到丁帅的眸子,他低下头,抽泣了一声,缓缓地转了个身,将丁帅背到后背上,尹校长本想留住他们,但当他看到丁帅幽绿色的眸子时,他无奈地叹了口气,从口袋掏出车钥匙递给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们离开。

王晗子感激地点了点头,拿着钥匙赶紧离开了。他轻轻地把丁帅放到后座上,于笑笑坐进去扶住他,她紧紧地握住丁帅的手,丁帅轻声地说了句:“对不起。”于笑笑笑了笑,把手放到他的嘴唇上,示意他不要再讲了。

到了之后,王晗子将他扶起来,背着他进到房子里。丁老爷子迅速从楼上下来,当他看到躺在王晗子后背上的丁帅时,老泪纵横。

王晗子将他背到了房间里,放到床上。丁帅的脸惨白的如同一张白纸一样,幽绿的眸子此时隐隐地发着光。他费力地抬起手招了招,示意王晗子离他近一点,虚弱地说:“有什么问题赶紧问吧,趁着我还有一口气。”说完咳嗽了一下,王晗子立马将他扶起来让他躺到自己的怀里。

“你不要再讲话了,我什么问题都不问,要怎么做才能救你,你告诉我。”王晗子现在的内心已经彻底的奔溃了,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滴到了丁帅的脸上。丁帅苦涩地笑了笑,“没用的,算了,还是我来告诉你吧。其实我不是人类,我是.......”“你不要再说了。”王晗子已经泣不成声,“到底怎么做才能救你,去,去医院,我们去医院好不好?”

说着王晗子就要把丁帅背起来,丁帅伸手费力地拽住他,轻轻地摇了摇头,“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了,王晗子,我不行了,你想知道的全在那封信里。对不起,我以后不能再陪你一起踢足球了,答应我,好好活着。”丁帅握住王晗子满是血的手,抬起头殷切地看着他,王晗子哽咽地点点头。

丁老爷子疾步走到床边,浑浊的双眼里满满的泪水,他轻轻地拿起丁帅的手,“对不起。”沙哑的声音从丁帅的嗓子里呜咽了出来,丁老爷子摇了摇头,“你答应过我以后就算离开家了,也会回来看我的,我知道,你一定会信守你的承诺的。我会一直在这等你。”听到这话,丁帅笑着点了点头。

突然,灯“啪”的一声,周围漆黑一片,王晗子紧张地看了一眼四周,他紧紧地抱住丁帅,“丁爷爷,是停电了吗?”说着他感觉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向他袭来,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空了,“丁帅,丁帅。”他撕心裂肺地叫道。

“小晗,发生什么了?”“丁帅怎么了?”一时间,所有人都慌了,大家的惊叫声响彻在整个房间里,丁老爷子疾步走到灯的开关处,“啪”的一声,灯重新亮了,这时候,所有人都脸色煞白地看着丁帅的床,床上空空如也,只剩下似乎还没干透的血迹触目惊心地渗在白色的床单上。

王晗子像发了疯似的到处翻箱倒柜,他差点把整个床都翻了过来。丁老爷子过来紧紧地抓住他的手,示意他看窗户那边,这时候他才发现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风吹动着窗帘,飘呀飘,似乎还残留着闯入者的气息。

丁老爷子重重地叹了口气,“应该是蓝一,算了,随他去吧,小帅肯定也不想我们看到他本来的样子。”

“本来的样子?”王晗子一脸疑惑地看着丁老爷子,“怎么,你到现在还不知道?小帅,他是只猫。”

“什,什,什么?”王晗子倒吸了一口气,他不禁后退了几步,“不可能,不可能......”嘴里一直念叨着,他低下头,长长的睫毛垂在下眼睑上,于笑笑冲过来一把抓住他,“王晗子,你醒醒,你早就应该猜到了不是吗?”

“我,我吗?”王晗子抬起头,轻声地笑了笑,狰狞的表情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十分诡异,突然他奔跑着冲出丁帅的房间,回到自己卧室迅速反锁上门,任凭于笑笑在外面怎么叫他都像没听见一样。丁老爷子拽住于笑笑,轻声地叹了口气,“算了,让他一个人静静吧。”说完,两人扶着楼梯下去了。

这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王晗子回到房间之后,愣愣地坐在椅子上发呆,一阵电流急速地闪进他的大脑,他的眼睛突然睁大了,他赶紧冲到柜子那,从底层抽出来一个盒子。颤抖着打了开来,泪眼婆娑地摩挲着那封信。

他小心翼翼地把它拆开,丁帅的字迹立刻映入眼帘。

王晗子,等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也许我已经不在了,千万不要难过,这一天迟早都会来的,这是我的宿命。没错,我并不是人,我只是只猫,我就是“黄大人”,一只修炼出了人形的猫。五十年前我遇到了王冬向他们,后来他们收养了我,说真的,那段时间我过得特别开心。我每天看着他们嬉笑打闹,觉得日子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然而.......哎--那封信的确是我写给王冬向的,早在几周前我就已经预感到了,我当时期盼着他能赶回来阻止那场悲剧,但终究还是没赶上,也许这就是命吧。我记得你曾问过我为什么要插手这件跟我毫无关系的事件当中去,现在你应该能理解了吧。我只恨自己当时没能救出他们,后来事故发生之后,我就离开了咖啡店,住到了黑房子里。直至我变成人,秃老头还收养了我。那老头子,他应该早就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我走了之后,唯一放不下人就是他了,还请你多费费心,帮我照顾他。

这么多年过去了,其实我一直都在等你,当我那天在宿舍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使命要开始了。实在很抱歉,瞒了你这么久。哦,以后如果你遇到什么问题的话可以找蓝一帮忙,那小子,就是嘴巴欠抽,人还是很不错的。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那么,好好保重,再见!

合上信,王晗子“啪”的一声坐到椅子上,他双眼无神地看着前方,想起这一年半来和他一起相处的日子,王晗子感觉自己的心都被掏空了,但他知道,现在不是沮丧悲痛的时候,还有好多事等着他去处理。

他淡定地离开房间去了洗漱间,好好地洗了一个澡,回来后直挺挺地躺到床上,嘴角似乎还挂着一个浅浅的笑,他,是不是预感到了什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