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杨魁花还在开吗?

小时候的杨魁花还在开吗?我已经不知晓了,现在更到了暮春的季节,极尽绚烂的各种花朵儿大多已落幕了吧!可谓是四季更迭难休啊!而现在的杨魁花是含苞待开,还是已经在行人的头顶绽放?没有人曾告诉我,而我所在的城市是极难见到的,或者可以说是见不到的吧! 无人知晓的故乡也已然变成了他乡,或许小时候的杨魁花还是它的模样!

你看那蝴蝶轻拍脖翼悄悄落入杨魁花瓣的样子真是美极了,如果不是蝴蝶翅膀上的灰色点缀,真是很难分辨的清,如果是彩蝶呢?这让我想起了,《还珠格格》里的香妃舞动身姿引来的无数的彩蝶在肩上落,而非是小燕子的东施效颦,杨魁花在微风的撩动下是否也能如此呢!或许这种画面只能在你天马行空的脑海中呈现吧!

记忆中的杨魁花是在小时候家的胡同巷子里,幼小的我站在树下望着头顶的花朵,心中不免产生了疑问,为什么这花开的那么美丽,是长在树上的,而不是盆栽的,当时我没有在想下去,而是直接爬上墙头,站直身子,扶着树干,踮起脚丫,伸手摘取一串,探起额头闻了闻,真香!尽管爬墙头的时候吃了很多苦,但摘到花儿的那一刻,心里却是美滋滋的,我迫不及待的拿着手中的那串杨魁花,跑到母亲面前问:这是什么花?当时母亲看到我也没有多问,只是一边帮我拍打身上的灰尘,一边说:这是杨魁花,还可以吃?这花还能吃,我心里想着,然后揪了一朵,吹了吹,放到了嘴里,嚼了嚼,就咽了下去,那是什么滋味,现在的我已经忘却了,然后母亲就说:不是你这样吃的,把你父亲叫过来,今天咱们吃杨魁花。我高兴的叫:好。

只见父亲从屋里拿了一把镰刀和一个长竹竿,那个时候镰刀是忙月的时候用来割芝麻的,如今也能排上用场了,把镰刀的尾和竹竿的头用布条或者绳子捆绑起来就行了,然后我跑到前头嚷嚷着让父亲跟上,只见父亲是手起镰刀落,杨魁花也落入了我跟前,我立刻捡起放到我准备好的大袋子里,老是让我捡杨魁花,我是不干的,大人们也是拗不过小孩的,然后我和父亲就互换了一下,我也学着父亲的模样,手起镰刀落,手起镰刀落,可落下的怎么都是残缺的,而不是像父亲弄的一整串的那样,当时的我脸上带着幸福也没有多想,顶端的杨魁花我们是够不着的,但是下面的已经被我们割的差不多了,我看那一袋子也装满了,就仍下手中的工具,抢走了父亲手中的袋子,拿到了母亲跟前,就静静的蹲在母亲傍边看着,母亲一小朵一小朵的摘下,然后用水冲洗,我还时不时的拿几朵吃,现在想想还真是滑稽!

当时的我见过最漂亮的也就是菊花和月季了,都是盆栽的,因为我的姥爷是一位教书的先生,而他的爱好就是盆栽,每逢过节去姥爷家的时候,总能见到一棚子的花朵,我只记得菊花和月季,而其它花的种类却是不曾记得,我就问姥爷为什么没有杨魁花,姥爷和旁边的母亲是笑了,他说:我这棚子太小,装不下那么大的花,虽然姥爷过世了,但是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可笑!

在见到杨魁花的时候,就是在朋友圈中,她陪了两张图!第一张图让我想起了,父亲的青葱岁月!第二张图让我想起了,母亲的味道!而努力却也未曾想起那杨魁花的味道!


来自百度
来自朋友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