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饮而尽的苟且

字数 5050阅读 6812

生而苟且,活在当下,无梦相依又何必远方。

初来厦门的时候,具有强烈的憧憬。虽然身为离厦门不到百公里小城的人,以往也没少来玩,但论起工作生活这是第一遭,还是满满的奋斗欲Max。

但很快就感觉到一种强大的反差,生养我的三线小城市在周边以慢著称,连城市建设的口号都打出“构建慢生活生态城市”,可想而知我在竞争激烈的厦门是多么格格不入(所以,从没想过北漂,那真是太可怕了~)。

由于住在公司附近,上班便用走路的,别人走的飞快,我慢腾腾地准点打卡。下班的时候,手头没事,到点收拾东西准备走人,瞄一眼,同事们都低头奋战,我连迈出公司的脸面都没有。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做比你优秀的人还比你更拼命,这样埋在工作里的生活以往从未敢想象,也是非常抗拒的,在我看来,被工作霸占的生活,连自己的时间都不由自主是非常没有意义的。


能不能放飞自由?

1.

王佳,算是我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也是当时我能常接触到的公司高层。

王佳是一个大气的女人,气场十足,明明文静的脸却举手投足间透着御姐的气息。平时里妆容精致,名牌的衣服华丽而不高调,是个美丽且独立的女性,就像电视剧里的高级精英那样,我想会是很多女性所羡慕的样子,工作时雷厉风行、谨慎严苛,我平时在她面前是不敢多讲话的。休闲时,又清新可人,像邻家大姐姐般。平时的朋友圈,都发着一些精致的餐点,要不就是高档的酒会,要嘛就是趁着工作休息的间隔买张飞机票到处游玩,有时候多玩两天,老总也不敢说她,毕竟在行业圈子里小有名气,挖角的人很多,不愁没工作。

在大家眼里看,生活工作两不误,人美收入高,新时代女性的典范。据说他老公也是个钻石王老五,是个地产大鳄的公子爷,不过不是典型的富二代,在圈子里口碑不错,当时双方因合作才认识的,公子爷被王佳迷得神魂颠倒,费了好大劲才追到,之后经过王佳的调教很快步入了婚姻殿堂。这王佳,简直是一幅人生赢家的样子。

但直到日后的多次接触,我才发现完美的生活真心不是一蹴而就。

有天,我加班回到宿舍,等洗完了澡才发现有个重要合同放在公司,明早又得赶7点的飞机,只好大半夜匆匆赶回公司拿合同。

我正担心这大半夜的,公司的指纹开锁功能有没有关闭时却发现公司的门是半掩着,灯也亮着,我想可能是苦逼的文案和设计还在加班。走进去才发现,伏在案前的居然是王佳,显然是卸了妆的样子,满脸倦容。

“王佳总,您还在呐?”既然照面了,不好意思不打招呼。

“是啊,文案今天请病假,甲方急着要稿,只能亲自操刀了。”王佳抬头看了我一眼,继续工作。

我看了看表,指针指在两点半的位置。

第二天,在飞机起飞前,我准备刷一轮朋友圈在关机,正巧看见了王佳刚发表的心情,配图是一张直射镜头的艳阳,文字写着:搞定收工,休息两小时准备赶去赴死。

我知道,今天她要带着团队去新项目提案,王佳一宿没合眼。

我心里好奇,便和一同出差的事总聊起来,事总是公司老员工了,与公司一起经历了很多风雨,为人也和蔼,显然是一个很好的八卦对象。我向他打听王佳总的事,我挺好奇一个女性怎么这么成功还那么拼命。

飞机上,事总断断续续地跟我聊了很多关于王佳的事。

对于王佳的拼命,习惯就好。差不多五六年前,王佳刚毕业,进入公司被分配在深圳分部,那时候只是个策划助理,虽然有着扎实的专业基础,却没有太多行内经验。

更不巧的是,所在项目的策划在那个月都离职了,人手暂时分配不来,王佳只好临危受命先顶了上来,负责一个项目的全案策划。没有经验的她,只好捧着工作上碰到的各种问题,从福田跑到罗湖,再到宝安,向公司其他项目的前辈一一请教,白天工作,晚上公关,跟甲方的人你来我往一杯接一杯。幸好付出是有回报的,接下来的开盘连创佳绩,得到了甲方领导的高度认可,王佳自然而然地坐稳了项目主策的位置。

做个主策并不轻松,在人手组建齐全后,领导层很看重王佳,指派她到新区拓展项目,这边的项目大多是本土开发商,不好合作,公司也不太上心,能接下来就接下来,不能也没差,全当给王佳练手了。王佳带着助手和一个不搭边的拓展经理就上了前线,一个一个项目的跑,可能是运气好也可能是王佳的努力,居然多个开发商同意给公司提案的机会,但时间只有不到两个礼拜的时间。大家也许不知道,一个拓盘的提案,有多大体量的内容,要有市场数据、市场分析、营销策略等等一环扣一环的,光PPT就要两百多页,更何况为了拿下项目每页的内容都要精品。如今让我一个人做拓盘报告都稍显吃力,当时居然同时三个项目全压在了王佳身上。

公司立马调派人手,辅助市场数据的收集,但作于拓盘主策,占大版面的策略内容需要王佳一个人完成。前期都还好,但时间紧迫,最后剩不到4天时间就要去提案了,两个项目在同一天,隔天还有个项目。王佳跟助理说,接下来的时间不要打扰她,她准备闭关。刚开始两天,助理还能联系上王佳,可最后两天,当数据都收集齐了以后,就联系不上王佳了,急的助理不知所措。谁也不知道王佳跑哪去了,但最后的结局是,提案的前一天晚上,三份报告完整的发到了领导的邮箱,并且一次过稿没有出任何大方向的错误,并提出不少漂亮的点子。在提案的当天,王佳重新出现,一样是精致的妆容,标准的工作服,带着助手就去甲方提案了。在提案结束后,王佳回到公司,把包一扔就晕了过去,同事们急忙上前,一摸才发现已经发烧了,后来,王佳连续烧了一个礼拜,内分泌也失调,暴涨了N个月的痘痘。但是,三个提案均获甲方认可,同意与公司合作,王佳的三份报告中至今还有一份在总部的智库里当做教材案例供大家分享。原来,王佳关掉手机后,在家里不眠不夜奋战两个昼夜,只有面包与咖啡相伴,一刻不肯懈怠,才有了后来的成果。而王佳至此也被当做公司潜力着重培养,到后来外派到厦门作为副手建立厦门分公司,随后公司日渐平稳,需要她亲身上阵的事越来越少,才能看到现在拿着百万年薪,生活工作不误的王佳总。

我当时听完,真的懵逼了。这是人吗?简直是非人的工作负荷,三个人合力需要一个礼拜完成的拓盘报告,王佳一个人两个礼拜完成了三份,不光有量还有质。我从来不敢想象这样的工作量,因为我一直是一个追求诗意生活的人,我相信我骨子里是个文艺青年,哪怕生活需要苟且也不值得我低下头颅让繁琐厌恶的工作充斥我的所有时间。

后来,高晓松的诗和远方火了起来。同事争相传阅,有人拿给王佳看,王佳看了后,敲了下同事的脑袋。人家那是高晓松,有名有钱才想着诗和远方,您呐,先把眼前的苟且给过好来呦!

2.

刘凯是我大学同学,家境一般,与贫困生擦边。但他性格开朗,一直与大伙处的不错。

大学时,刘凯一直进行着各种兼职,平时还在宿舍进点烟呀饮料什么的,要是有同学打个电话,他呼哧呼哧就给送过去。

记得有一次,三天假期无聊得狠,我闲得蛋疼,就跟刘凯一同去兼职。当时是在博览中心派发些海报什么的,刘凯则是钻进大型玩偶里充当玩偶与小孩子们互动。五月份,太阳已经很毒辣了,气温颇高,我看着刘凯笨拙的身影不禁暗暗乍舌,也算能体会他的不容易。

小孩子爱闹,围着刘凯转不停,拉拉扯扯,刘凯也与他们玩闹。可没想和谐的场景很快就被打破了,刘凯一个不注意把小孩子刮倒,小孩倒地后就开始狂哭不止,很快父母围了上来,我们的领队也很快被吸引过来。其实父母倒没说什么,就是愤恨地念叨了几句,倒是领队一脚踹在刘凯的屁股上,重心不稳,刘凯也摔了个四脚朝天,特别狼狈。刘凯还没站起身,小孩倒是哈哈哈被逗笑了。

我在一边看不过,上前架着领队跟他理论,领队人不高力气挺大,揪着我衣领,不做就给我滚!

刘凯见状,知道我脾气急,脱了头套,死命拉着我,我一把推开刘凯却没想刘凯又一把环胸将我抱住,眼神里充满哀求。我一时气结,甩了一句“你怎么这么孬?”便愤愤离去。

之后,刘凯请我吃食堂,跟我说他需要那笔钱,在外兼职少不得被人欺负。我知道,他父亲瘫在床上需要钱,我表示理解,但内心一直不敢苟同。日子在过,我没再出去兼职,而刘凯依旧忙着兼职的生活,每天回到宿舍都疲惫不堪。

毕业后,大家各奔东西,听说刘凯混得不错,做汽车销售做得风生水起,好像最近还搞起了创业,但不幸的是很快又接到噩耗,他创业失败了,钱赔光了,还反欠了一屁股债。期间,刘凯向我借了一万,我犹豫再三,还是借了,毕竟我还是比较认可他的人品。不过,从朋友圈看,刘凯很快就恢复元气重新投入生活,天天飞这飞那,好像还交了个女朋友,生活也算不差。

后来,刘凯出差到我城市谈生意,顺道把钱还给我,还硬拖着我去陪酒,说我是本地人,可以跟客户拉近关系。酒过三巡,刘凯点头哈腰,敬烟敬酒,看着客户的脸色,说着奉承的话,客户显然很受用。不知过了多久,大家都喝高了,期间我还扶着他去厕所吐了两遭,我说你别喝了,刘凯摆摆手,别呀,喝高兴了,这合同就签了。

合同最后到底签了没,我不清楚,但我记得送客户回去后,刘凯在路边扶着墙把胆汁都吐了出来。我说,你别那么拼啊,身体要紧。刘凯笑笑,你以为我喜欢那么拼啊,都是为了钱呀。等再赚个两年,给你娶个嫂子回来,哈哈。

我看刘凯已经喝多了,神情放肆,举止随意,便送他到宾馆。临走前,我拍拍他肩膀,兄弟,注意身体,从大学到现在就没停过折腾,日子还长,想想其他的,别把自己整那么累。

刘凯哈哈一笑,好似酒醒不少,得了,你小子就要开始酸了是吧?我知道你就爱整这文艺范,告诉你,我也是有关注的,你别告诉我你要整一出诗和远方,不止眼前的苟且?

刘凯话语一顿,伸出手亮了亮手上带的手表,是奥米茄的,一看值不少钱。什么诗和远方,我不懂,也不敢想,我就只想把眼前的苟且过得看上去不苟且就知足了。


3.

在厦门的日子,我逐渐成熟,工作更努力了,出去玩的日子少了。但偶尔还是会去放松一下,谁叫我爱喝酒呢。

在厦门,有个以前的同学,我们有两个相同得爱好,一个是酒,一个是饶舌。我们喜欢听饶舌歌曲,喜欢里面愤世嫉俗的味,喜欢里面不可一世的张狂。我俩常结伴去一些有饶舌歌手驻场的小酒吧喝酒,在平日忙成狗的日子外,发泄发泄。

在酒吧,我认识了阿松。

阿松是某小酒吧的驻场歌手,经常唱饶舌,偶尔也来个抒情。他音色很好,咬字也很有味道,一听就是天生唱饶舌的料。偶尔我们请他喝个酒,他送我们一首歌,一来二去,就相熟起来。

熟了后才知道,原来阿松也就比我们大个一岁,却已经成家生子了。晚上驻场唱歌只是兼职,白天靠着以前学的设计基础给人做美工。这让我挺吃惊的,我们这个年纪玩饶舌的,哪怕有着饶舌这份主业收入,平时也应该过着自由的生活,美女环绕,歌酒作伴,到哪哪嗨翻天才对。

阿松哈哈大笑,你说的我也想过呀,但没本事。有的人出名了,有的人混了几年连张碟都没得烧。生活总得过嘛!

有时候阿松喝多了,也会掉一两滴眼泪,一般情况下只关乎两种,其一是老婆跟了自己多年,还生生了个白胖小子,但总是没办法让娘俩过上好日子。其二则是,他那未做完的饶舌梦,阿松很早接触饶舌,饶舌陪他走过很多个坎,他一直梦想做个饶舌歌手,像满舒克、像顽童,能唱出一片属于自己的自由来。他说他也张狂过,他也曾是个超级玩咖,玩遍厦门岛,还自带一群未成年粉丝,他说不是有了孩子,他也许会继续唱,他现在好想赚钱,赚够了,就不看人脸色,不为小孩生病求爷爷告奶奶,不为生活琐碎低下曾张狂的头颅。

但每次酒醒,阿松又回到原有的生活状态。

有一天,在厦门疲惫不堪的我听到阿松唱着“我了解这状况,我还是要去闯荡,我内心在激荡,想变得像飞人一样……”阿松唱得面色涨红,声嘶力竭,我听得泪流满面“这社会太多现实,贫穷到想走钟,买不起房子但是买鞋子我慎重”

这首歌,后来陪伴我很长一段时间,没出社会前,我从饶舌听出的强烈的自由,是对一切不堪极度的鄙视。歌里面有愤怒,有呐喊,但如今,我再听时,我听出了苦涩,听出了渴望,听出了坚强也听出了很多道理。

“翻开钱包我的钱呢?生计我得负责。 什么大不了的?牙根紧紧咬着。 撑了那么久有什么难倒我的,没有苦过,怎么知道甜头怎么熬。 至少口袋剩下零钱不会跟我爸妈伸手要……”

这首歌不知道陪了我多久,直到我回到原来的小城市。而阿松也因相隔两地而失了联,但我一直没忘记阿松每天下班拖着疲累的身躯来到酒吧,然后像换了个人似的,唱着属于自己的歌。我知道他文凭低,没什么特别的本事,看着别人的脸色,拿着不高的收入,养着一个重担的家庭,我知道他肩膀重,抗着累很难飞。

那段时间,高晓松的诗和远方火了,我拿给阿松看,阿松看后,眼眶湿了。他晃了晃酒杯,说,

远方尚远,就让这苟且倒在酒中,干了吧。


眼前不止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理解这段话,可我清楚在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种诗和远方。

但在我们奔向远方前,干了这杯苟且!

既然人,生而苟且,那就以梦为马,虽远方尚远,但请将这苟且一饮而尽,上路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