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话 打开心扉《大叔的爱》

混沌与泡沫

33岁的春田创一是天空不动产营业部的职员,未婚却渴望与异性结婚,参加各种相亲派对即使受到被贴上“妈宝男”这样标签的侮辱,依然相信迟早会遇到自己的心上人,但在实际生活中春田却是个呆头呆脑,做事马马虎虎,吃零食掉渣,对情感反应迟钝的“直男”。面对自己上司黑泽武藏(55岁)的示爱和追求,生活上又没有其母亲的照顾,变得无所适从,却又混沌不堪。

细想春田这一角色,他虽然已33岁,实际上心智却并未完全成熟,依然像极了一个大男孩,所以与其说他是喜欢巨乳萝莉的“直男”,道不如说他处于一种悬置的生命状态中,可塑性强且易受感动,在受到同性或异性表白之后,那一系列的心理活动才会顺理成章。

这或许也是很多双性恋男性的心路历程,即在青春这一路上被两性同时吸引,又不得不受到世俗的影响,社会偏见与个体本能之间的对抗与挣扎,两全其美的内心假像与期望归于主流价值的幻灭感同在。是否只有自欺欺人的乱花渐欲迷人眼,才不枉成就那青春碌碌的浅草才能没马蹄?

细细想来,未免心有怜惜,不忍说破那些五彩斑斓的泡沫。

多多少少也就罢了。

合理化与复印件

“这不经意间的一句邀请,会在今后剧烈地改变我的人生。几天后,牧凌太就搬到了我家,阿牧来到我家,让我发现,他是个超级勤快的人。都是男的,不仅不用有什么顾虑,而且我的生活水平也有惊人的提高。”——春田创一

再来看看春田创一对牧凌太的叙述,始终满足异性恋婚姻关系中男性对女性的诉求。试问多少异性恋男性选择与异性结合,不是出于希望有那么一个人帮其打理家务,照顾自己起居生活,好在外安心拼搏奋斗事业,来承担起对家庭的责任,并且享受生儿育女所带来的天伦之乐?

这样的观点其实是异性恋社会对同性家庭关系的合理化想象,因为只有当另一个男性在同性恋家庭关系中承担起异性恋家庭中妻子一方的责任,合理化或者将来的合法化才成为一种想象的可能,至少在心理上才能被主流的异性恋社会所接纳。

但其实,那只是对没有原件的复印件进行再次复印而已。

之所以要假设春田创一的性向是同性恋,然后再在以后的叙述中逐一拆解开,并且最终倾向于认为其是双性恋的性向本质。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即便是在今天比较开明的日本,对于同性恋的歧视仍然是存在的,并没有这部喜剧中展现的那么乐观,而对于小众中更加小众的双性恋文本的叙述,恐怕在剧情的设置上不得不更加的隐晦了。

巨乳与巨根

性别二元论是将男性和女性的性别作为对立的两极来做思考,并得出论断的方式和方法,而在此之前,人类一直是将性别一元论作为解释性别困境的主要方式,或者说以男性代表女性来表达人类这一概念并且来获得对外在世界的认知。

一直以来,人类都无法回避和必须面临性别困境的问题,即男性是什么?男性应该具有怎样的品质?女性是什么?女性应该具有怎样的品质?当社会认同的两性品质和个体认同的品质不同之时,我们就会同时面临个体意义上和社会意义上的性别困境(双重困境),并带来各种各样的冲突。

性别一元论能够很好的解释性别困境,是因为它将贴在男性和女性身上的标签撕去,以“人”的角度作为一个思考的起点,注意在之前我们是以男性代表女性来表达人类这一概念,而笔者的观点是以“人”代表“人”来表达人类这一概念,两者在本质上是有区别的。

当性别这样的标签被撕去以后,才会有牧凌太对春田创一这样的一段表白。

“我喜欢你,我知道春田前辈喜欢巨乳,可我有巨根可以吗?”——牧凌太

以往的大多数同性恋影像中出现的表白段落,往往都是其中一位男性主角向另一位男性传递出,“我喜欢你,不因为你的性别而是因为你就是你。”这样的爱情价值观。

实际上这样的价值观虽然撕去了性别的标签,但内里却是以“爱情”来取代“欲望”进而获得异性恋观众的认可,因为主流的价值观当中似乎比较多的认为精神上纯粹的柏拉图式的爱恋,要比肉体上的欲求值得尊重,然而这也忽视了一个重要的前提,即“人”之为“人”也不应该通过教化来抹杀其作为动物最基本的属性,在同性关系中往往呈现出的就是——“被同性的他者所欲求”。

在大部分观点中,爱情和友情之间往往隔着的就是被对方所渴望的这一条河流,一旦对彼此的身体和灵魂产生强烈的欲求,往往友谊就会很容易受到背叛。

这里会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即异性之间如果越过这条河,往往就会被顺理成章的说成是情感的升华,进而从朋友关系过渡到恋人关系。比如,在第六话中,春田创一在听完发小荒川千珠对自己的一系列表白后,将千珠搂在怀里,似乎也在昭示对这段感情的肯定。(具体将在第六话中叙述)

但是,如果是在同性之间,特别是在两个男性之间,逾越过这条河,往往就会被认为是对友谊的背叛,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具体将在最后的特别章节中叙述)

回到之前的牧凌太的表白,似乎更像是他对自己欲求的肯定。仅仅就凭借这一句表白,恐怕已经先于当下这个时代好些年了。

真情与谎话

“我还以为你怎么样了啊?”——牧凌太

“你要是有个万一,我可该怎么办啊?……你没事真是太好了!”——黑泽武藏

在第一话的最后春田创一为避免倒下的广告牌伤到部长黑泽武藏,情急下冲过去将部长推开,而自己被倒下的广告牌砸伤昏迷,被送医院检查后虽无大碍,但却让牧凌太和黑泽武藏同时认识到春田创一在自己生命中的重要。

在这里牧凌太和黑泽武藏都同时陷入一种非常混杂且难以分辨的情感中,即爱,自责与感激,这三者往往会被我们自己混为一谈,但往往在失去最重要的东西以后才能深刻明了自己的内心。

爱是一种彼此间双向的情感,感激往往却是单向的,而自责却是向内且单向的。单向的往往都难以获得对方回应,但不计付出与回报的爱难道就不是单向的吗?

所谓真情中往往都会有谎话,就是这样的矛盾却又实际存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