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真正坏的事

坐在这个熟悉的地方,又想起了你。

在我一生中,至目前为止,共同度过时间最长的人,要数你了。当然我的父母除外。事实上,我与父母在一起生活的时间,确切地来讲,其实也未必有和你在一起长。但是按着年头来算,自我出生之日起,父母就在我的生命里了。而你,直至在我三十三岁那年出现。在四十五岁那年离去。如此算来,前前后后的,也有十二年。

这十二年,大概可以分三个阶段,偶有联系,天天生活在一起,常有联系。分别是兄妹、朋友;生活伴侣;兄妹、知己。很多人不理解我们之间的这种关系,兄妹何以成生活伴侣,最后又何以成知己?然而在我们自己看来,并无稀奇。在骨子里,我们都是追求自由的人。你是真正的艺术家,我算不上艺术家,但我是一个比艺术家更无边无际的思想家。

无论别人怎样看待你,那些你曾经给我留下的美好回忆我都不会忘记。你是个好人。就是某些时候有些小心思,小心眼。其余在我看来,都不是什么大问题。那是你的自由。我对你没有任何束缚,任何期望,只是告诉你,按着你自己的意志,成为你自己。神不也是如此对待我们的么!

我记得你带我去吃过的那些餐厅,喝过的咖啡,走过的街道……我记得,你给我买回来一条一条花花绿绿的连衣裙。有些简直如同花孔雀。你明明知道,我几乎不穿花裙子,可是你喜欢。你喜欢各种色彩斑斓的服饰,你说我的世界总是只有两种颜色,不是白就是黑。你说我应该活得更加多姿多彩。于是你带我去见识各种世面,带我遍尝各种美味,你支持我独自去行走世界……

今天,我路过我们一起住过的地方,坐在我们一起喝咖啡的西餐厅。感觉你一直活着,你其实没走。是的,你一直在。你只是去了另一个更好的地方。

下午,从新闻上得知扮演谢大脚的于月仙走了。同是演员、明星、艺术家,她走了,新闻铺天盖地,她的百科变成了黑白色。而你走了,却悄无声息。因为你太早地去了国外,而又幸运地活过了花甲。你的百科页面至今是彩色的,每当我打开,就感觉你一直鲜活地存在。很多事情发生,若是往好处想,就释然了。如同大脚姐,说不定她此刻已经可以用她的大脚丈量天空了呢!她真的登月成仙了呢!

今天还去了二木茶事,把原先破损的一只柴窑花瓶修补好了,于是有了它自己的味道,也成就了它的独一无二。还有一只南宋福清窑的建盏也因金缮而有了远山近草的风景,有了无与伦比的风韵。虽说万物皆有成住坏空,但是换一种角度,这世上也没有真正坏的东西,都是不断转换而已,全在于以怎样的心去看问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