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春暖花开时

    流年岁月,收纳空白。

时间去哪了?流逝了?但哪里是开始,哪里又是结束?生命是始有终,但没有人知道怎么去了。季节展开封面,并没有惊喜,没有一点张扬,只是一个渐变。在时光的山水里,总能山一程水一程中偶遇一些温暖。有时过于执着地探讨一些毫无意义的问题,且辗转反侧。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定义、意义、功能、目的。我们都被教书同化。一个简单的问题,一个一看明白的事情,如果写成教材,那就得正规起来。从历史开讲它的渊源,讲它的演化,讲发展的过程,讲现实的意义。然后分章布节地介绍。想一下就明白,最有用的只有几个章节,且说不清楚道不明白。人生就是一本书,不要等全部写完你再看,到边写边看的时候了,人生经不起等待。那些温暖的回忆,只是在记忆的深处,有时会翻出来,如同穿越一样,回到从前温暖的时光。忘记不掉的不都是美好的,美好的往往突如其来,不用行程的安排。

春天是年的封面,人们愿意活在美丽的封面里。放不下,是因为面子的问题。放下了,一切就不会那么难。如同庾澄庆与李敏镐唱的歌一样,人生就是情非得已,只怕有一天我会爱上你,也许有一天会情不自禁。盼望美好是追求的梦想,追求梦想是情非得已。欲望在燃烧中推动着社会前进,世上不存在无欲无求的人,包括宗教在内。放下了江南的小桥流水,你会向往北国的白雪飘飘。走过了千山万水不,你会向往宇宙的浩淼无边。学会声乐,你还想懂得丝竹管弦,你还想大声歌唱。这个世界怎么了,总在一个利益链中生生不息。

    我学会在清冷的下午安静地思考,不发一言,不出一声,思想奔腾如潮。回归到现实中来,才明白,百转千回的思考都是在意淫着这个骨感的现实。回望来时,再向前溯往,一切的经验,意识性的问题却在模糊的传播中渐去渐远。

时常沉浸在一种寂寞的悲伤里,哀叹时间的无情,世事的艰难。人行走在风景里,心却想着另一处的美好。人与景相容,却不能相融。一段文字,一首短诗,一本好书分别以不同的形式影响着人生的态度,引导着原来不曾有过的想法,站在高山的时候会俯瞰比我们你小的风景,抬头看,会有更高的峰。没有更高的理想,不会看到更奇美的风景。意识流动在小时的村庄里,雨季的村路上,露天的电影院中,青涩少年的轻浅情愫,那个迷人的上元夜,秋天的下午,电影院里散场的情景……意识流一样,电影的片断一样,时间一样匆匆闪过。时间把季节雪藏深埋,但还会再现那个季节的轮回,下一个轮回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成长了还是颓废了,发展了还是萎缩了,下一季会告诉你和我。

春天是花开的季节,我人生这季的封面,春暖花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