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墙里有人看着你!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我是谁?这里好暗,我现在在哪里?全身都不能动了,只有面前一个小孔中渗出一点光,怎么回事?忽然我听到一阵脚步声,然后从小孔中看到了一双男式皮鞋。

我猜这双皮鞋的主人一定是个有品位的男人,因为鞋子款式低调却不失大气,穿这种鞋子的男人不会是个宅男家里蹲的。这时,有一双橘红的细高跟鞋迎了上去,在阳光下泛着暖色。我看到了她的鞋底,不规则的暗色块点缀着橘红的底色,最近鞋子又出新款了?

“丹丹呢?”我听到男人的声音。“唉,又跑了……”女人回答得有些犹豫,“这孩子,可能是真的不太喜欢我吧……”

“不像话!”男人打断女人的话,怒气冲冲地说,“又不是小孩子了,一天天不是装病就是闹离家出走,这次就让她走,别管她!”“可是……”“行了,进去吧。”两个人的脚步声远去了。

【2】
一年前。“爸爸,你在外面真的养了狐狸精吗?”丹丹气愤地质问着亲生父亲。“怎么说话呢?你江阿姨是我的秘书。”丹父气得摔了手中的杯子。“秘书还带到酒店去啊?”丹丹不屑地反问。“你……你给我滚出去。”丹父颤巍巍地指着门怒道。“走就走,”丹丹一甩包,狠狠地向外走,“不过她害死了我妈,你别想娶她进门。”“孽障,你给我滚……”

和父亲冷战了半年后,江安还是变成了她的继母。于是丹丹每天不停地闹,闹的方式仿佛一个不懂事的孩子,然而却也足够让江安无措。本来两人的年纪就相差无几,看着这个依稀同龄的女孩儿,最初江安一直忍让着,谁知丹丹越来越令人难以忍受,终于触碰到了她的底线。

【3】
丹父替丹丹买了一只波斯猫,因为听人说家里养个宠物会让家里更和谐。但是丹丹对此不屑一顾,倒是江安在每天的喂食中与猫建立起了友情。波斯猫每天下午都要在阳台上晒太阳,江安也会趁这个时间休息一下被丹丹折腾过分了的神经。

都快不记得自己两年前的样子了。江安揉揉太阳穴想,两年前自己刚从大学毕业,到处求职碰壁,家里为了她上大学债台高筑,下面的几个弟弟却也闹着不肯退学。本来她一个女孩子,家里就不赞成她继续念书,要不是乡里的老师到家里来做父母的思想工作,并表示能出一部分学费,于是她才在大学里度过了四年。

而如今大学毕业即失业,专业不对口,实习工资低,一切的一切都快让江安奔溃了。这个时候她遇上了丹父。丹父不是什么大企业的老板,不过依然给了她一个可以接受的工作,并在工作上也十分照顾她,她很感激。

然而被器重总是需要一些原因,江安仔细审视了自己,一个年轻女子,大学毕业,专业不对口,工作不突出,却拿着有些超出身份的薪金……她不确定自己该不该继续这么下去。然而现实摆在那里,她没法跳槽,家里急需用钱。

之后似乎很顺理成章,因为她没办法用别的方式回报丹父的好意,于是只能报之以年轻的身体。那个时候她听说,丹父的妻子知道了他们的事情,原本身体就不好的她气到再也没有从病床上起来。

于是事情继续顺理成章地,她成了丹父新的妻子,成了已经快成年的丹丹的母亲。如今,在丹父的面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好女人,和自己暴虐无常的女儿,他常常出差,偌大的家里也只有两个女人互相敌视地生活着。
图片发自简书App

【4】
快到做晚饭时间了,江安从房间走到阳台上。

她看到被开膛破肚的波斯猫。

身后传来脚步声,她回过头,看到丹丹从房里晃晃悠悠地走出来:“猫死透了吧。”江安感觉到自己有些颤抖:“你做的?”丹丹甩着手里的钥匙,满不在乎却意有所指地说:“是我又怎么样?你看看那只猫肚子里,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也不看看自己什么东西。”说完走出了家门。

江安忍住恶心看向猫的尸体,几个肉块在它的腹部微微蠕动,血腥里泛着一些死白。她吐了。

【5】
江安相信如果她有了孩子,丹丹也不会心慈手软。那只猫就是很好的例子。她微微抚摸着自己尚且平坦的小腹,虽然对丹父并没有太深的感情,但孩子却依然是她的孩子。不知什么时候小生命就会到来,与其到时候为人所制,不如先下手为强。而丹父还有几天才会出差回来,江安靠在沙发上,静静思考着接下来她要做的事情。

可是那一晚,丹丹没有回来。第二天,她依然没有回来。第三天、第四天……江安有些着急,离丹父回家的日子越近,有些事情就越难做。不过一些不起眼的准备倒是依然可以着手——她挖开了花坛边的那堵厚厚的墙。

夜半,门响了。客厅没有开灯,江安看到一个人影在闪动,瘦小纤细。她悄悄出现在过道里,瞅准时机趁其不备拎起手边一个沉重花瓶就砸在了人影脑袋上,幼时起多年干农活的经验让她全然不费力地完成了预想。

她听到头骨碎裂的声音。冷静了没多久,江安就回过神来,打开了灯。然而倒地的不是丹丹,而是一个瘦弱的陌生男子。江安再次慌乱起来。来不及思考太多,她将原来为丹丹预备的墙壁留给了那个男子……

【6】
对,那是我。老子没死,不过只是昏过去了好久。等醒来我就已经在这里了,踹不出去,这个墙应该很厚。而且我也动不了,除了右眼其他全部被水泥糊住了,我倒是想喊,嘴都张不开,喊个什么。气死我了,娘西皮。

不过老子不认识什么丹丹蛋蛋,我就是一卖鞋的,男鞋女鞋都卖,平常喜欢在酒吧附近捡尸。对,就是捡了喝醉酒的女人……嘿嘿嘿你懂的,那个小妞可真烈,喝醉了都不踏实,不过哥哥我那么厉害,硬生生给她整醒了哈哈。那娘们儿够狠,老子就拿床头的烟灰缸砸了她,谁他妈知道她死没死?不过血倒是流了一地,说还活着嘛……玄。然后我拿了她的包,里面有个本子写这个地址,我就来了,没想到嘿,还真拿钥匙开了门。

我没想怎么样,真的,我就想拿点钱,最近手头紧,烟都买不起了,谁知道拿钱拿到这里来了,娘西皮,难道我要饿死在这里了?喂,外面有没有人啊?我在墙里!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以前我总是觉得生活很无聊,时间过得很慢,人生很茫然,可是自从活跃在简书这个平台后,我才意识到自己多渺小,同时也悔恨...
    孙小山阅读 142评论 9 6
  • 我的boss老杰曾在公司聚餐时给我们讲过他当年的“英勇”故事:在美国读博的时候,他们物理实验室里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有...
    酷方网阅读 158评论 0 0
  • 融入大家的情绪 很简单,找不到能插进去的话题,那就认真听听他们在说什么,做个“中国好观众”。 他们笑你也跟着笑,他...
    鹿伟伦阅读 16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