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

昨天傍晚,儿子叫我:妈,有人敲门。

我正在卧室的电脑前,仔细一听,真的是有人敲门。我起身去开时,敲门声又响了:梆梆梆!

我推开门,楼梯西边的邻居——玲玲领着小孩站在我家门口。我热情欢迎,说:来,家里做。

五年前,玲玲结婚后便成了我家的邻居,她是一个美少妇,圆脸肤白眼睛大,眉弯鼻挺口含笑;右手领着她儿子,左手提着方便袋,站在我面前说:姨,给你点馄饨皮儿吃,我姨卖馄饨,明天有事不干了,这是今天剩的,倒是没坏,你当面皮喝。

我:拿这么多,得够吃好几顿的。你姨怎么不放在冰箱里后天再用?

玲玲:不行,不能用剩的,必须天天都是新的。

我看看可爱的小孩,说:来,我给你拿点吃的。

前天,在超市买了一袋大米球,剩了没多少了,我拿过来袋子,打开口让孩子拿。小家伙也不说话伸手就抓,玲玲说:拿两个就行。

小孩四岁左右,准确的拿出两个,我说:连袋子一块儿都拿着,也不多了。

玲玲说什么也不让孩子拿,我只好又放到桌子上,才想让玲玲坐下,只听她说:我姨给的馄饨皮儿多,我也给你家对门的那个姨送点,我走了,姨。

听玲玲这样说,我也没好挽留,只好把他们送至门外。我关上门的时候,玲玲敲对面的门。我正要向卧室走的时候,突然想起对面的邻居小齐讲的她不收别人给的东西,于是就像看看小齐是否收下玲玲送的馄饨皮儿。

玲玲走进小齐的家后,门关上了,我从猫眼里看的清清楚楚,她们的说话声被两扇门和一个走廊隔开,一点生音也听不到。

我在门里站了五六分钟,不见玲玲出来,干等也没意思,我拿来抹布清洁进户门。门擦干净后,玲玲还在小齐家,我在门里从猫眼里往外看。儿子走过来,问:妈,你这是干什么?

我:我想看看你齐阿姨是否留下馄饨皮儿。

儿子:这和你有关系吗?

我:没有,我就是好奇。你也知道我不多事,什么热闹都不爱看。

儿子:正因为你不爱看热闹,所以你今天的举动让我好奇。齐阿姨留不留馄饨皮儿给你有关系吗?

我:没有,我只是想看看她是否还是不近人情。

这以前,我从来不打探别人的隐私,这一回破例,我准备一探究竟。尽管孩子说我,我还是站在门口,掀起猫眼的盖往外看。又过了好久,玲玲终于从小齐家出来了,右手领着他儿子左手提着馄饨皮儿。小齐说:谢谢你想着我。

玲玲有些尴尬,说:不用谢,要不我给我拿给我婆婆,免得吃不了瞎了。

小齐:哎!怎么不行地。

玲玲无奈地说:其实,我已经给她了,要不再多给点儿。

小齐:你放在冰箱里没事。

玲玲也没再说什么,领着孩子回家了。

我看完这一幕,走道儿子面前,说:忒不近人情了,真的没留!

儿子:留不留给你又没有关系。

我说:我知道,但还是看不惯。

老陈先生说过,不管别人给自己什么东西,也不管是好还是坏,都要收下,若是不好就背着人扔了,不往外说,好就留着吃或者用。

这句话我一直记着,别人给东西不留是不给面子,自己有东西不给别人叫不顾人。

我们的国家是一个讲人情的国家,不管在哪里生活,都不能只过自己。自己有东西要和邻里亲朋分享,别人给自己东西不能嫌弃,还要心存感激。

昨天,我家的茶几、菜板和餐桌上都晾着馄饨皮儿,今天已经干了,我收起来装在盛大米球的袋子里,满满一袋子,能吃好几天。看着这么多馄饨皮儿,在感谢玲玲馈赠的同时,我想起玲玲离开小齐家的尴尬和无可奈何。

有句老话说:叫人进来家门也得让人出去门。小齐的举动让玲玲难堪,简直是不给玲玲留出路。每一家都有进户门与世界隔绝,而人与人的相处要打开心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