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逆袭 特战队老大娇妻不好惹》

他狠辣无情说一不二,多少女人对他望而生畏,趋之若鹜,唯独家里那个作天作地的小祖宗,对他屡屡犯上不屑一顾。

她一朝重生, 势将欺负过她的人通通踩在脚下,本以为这个不懂风情的男人,对她来说可有可无,却不想润物细无声,他早已浸透她的骨血融入她的生命!

热……

如同濒临si亡的鱼,慕轻萱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浑身犹如碳烤,那种燥热的感觉,让她难受的不可名状……

眼前站着一个凌然天神的男人,一张脸黑沉沉的,像是暴风雨前厚厚的云层,黑的看不见一点光亮。

一双湛黑的眸子,更是深不见底,一瞬不瞬的看着在床上各种扭动的她。

他在生气……

这是慕轻萱的第一反应。

可是她有些懵,这个男人是谁,为什么生气?

等等!

她不是si了吗?

被她那个du闺蜜和她老公给烧si了。

可,这又是哪?

突然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窜入脑海。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新婚三个月的丈夫。

她嫁给他,就如同小孩过家家般随便,她是被他点点羊羊点到的!

领证的那天,他只留给她一张结婚协议书,两个红本本,和一句话,“在家安分一点!”然后,他便如同消失了一样!

今天,是她第二次看见他。

慕轻萱闭着眼,努力的整理着自己的思绪,他叫季凌枫,巅峰特战队神秘的老大。

听说,她这个老公是个厉害的角色,是让多少人都闻风丧胆的英雄,但也是个残忍暴戾说一不二的主!

她以为他回部队了,为什么又会在这呢?

不对,不对,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

集中注意力,将重新灌入的思绪整理一遍。

她,也就是原主,是被她表哥和表姐下了药,给卖到了夜总会,那几个男人朝她扑过来的时候,她将自己的脑袋撞向了桌角。

无疑她也si了,否则也没自己什么事了。

呃……

这么说也不太准确,准确的说,她跟这个女孩都算重生了。

看样子这是原主的老公,找到了她!

怪不得,他这么生气,老公不在家,她却去了夜总会,还将自己给搞成这样,这样哪里算得上安分,他不生气就怪了。

“慕轻萱,没想到,你还是个不甘寂寞的女人!”

男人面色寒气逼人,嘴角噙着冷笑,无不恶意的嘲讽。

她更懵了。

他怎么叫她的慕轻萱?

难道原主跟她的名字一样?

她已经没有理智,思考太多了。

整个身体被一种难耐的痛痒折磨着,她不受控制的,发出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的声音。

“不,不是,你帮帮我!”

她乞求的看着他,现在,他是他唯一的解药。

男人眼神冷冽,像鹰隼一样盯着她。

半晌。

才俯下他那高贵的身子,伸手捏起她的下巴。

他的手并不光滑,而且手劲很大。

她不得不努力的抬起下巴迎合他。

尽管这样,她还是感觉自己的下颌,要被他给捏碎了。

本就呼吸不畅的她,真的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

“出去!”

男人一脸寒霜,语调犹如带着冰碴子,拂进耳畔。

谁?

他说谁?

没待她有什么反应,在房间站着的几个男人,便躬身回道:“是!首长!”

慕轻萱顿时觉得无地自容,难道这个屋子还有别人?

还不等她想明白,男人已经将她在床上捞起,拎着她,如同拎着一个小鸡仔般容易,直接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第二章:老实点

“唔······”

一点防备都没有,就被男人给扔进了浴缸,还不等她呼疼,急匆匆的凉水,便朝着她冲了下来。

浇的她猛地一个激灵,激喊出声,“啊——”

挣扎着要在浴缸里起来。

但,男人就这样一只胳膊按着她,似乎想让她清醒一些,一张脸,黑如锅底,看起来有那么一丝冷酷和绝情。

“老实点!”

慕轻萱怎么可能老实?

他来浇一个试试?

双手不停的挣扎,也不知道是哪一下,碰到了男人脖子,就跟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si命的抓着,再也不撒开。

借助着男人的身体,使劲的往上爬。

季凌枫一脸阴鸷,更有些愤怒,想要将她的手给掰开。

却不想她的另一只手也缠了上来。

结果……

被女孩蛮劲拽的脚下打滑,他也跟着女孩跌进了浴缸……

身上的衣服,很快被浸透,女孩灼热的体温,轻而易举的渗透过来。

女孩委委屈屈的哭诉着,“我好难受·····”

貌似怎么样,也不能疏解身体上的不适,撅着小嘴,朝着男人扑过来……

季凌枫只顾着将她给扯下来,却不想,陡然间,唇上便被一片柔软覆盖,带着淡淡的奶香味,轻易的窜进鼻子里。

那一刻,他感觉脑袋里砰的一下,开出了五颜六色的花,一股电流穿过身体

好像,跟他想象的不太一样。

两只深邃的眸子,带着责怪,不解,还有诧异!

他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压下身体瞬间腾升的那一股子燥热。

有些气急败坏……

偏偏女孩还不老实,在他的身下各种扭动,拼了命的想要上来。

“别动!在动老子在这办了你!”

男人的语调虽然冷厉,但是细听就能听出,他的嗓音蓦然间变得有些暗哑了。

这句话果然好用,慕轻萱老实了。

但是手却没有松开,浴缸太大,里边都是水,松开他,自己就又会掉进去了!

微凉的水,还是急急的往下冲,只不过都是浇在季凌枫的背上。

他伸手,把水龙头给关上,将女孩在浴缸里捞出来的时候,两人都湿了一身。

女孩还是紧紧抱着他,贪婪的在他身上蹭着,显然凉水对她没用,药力根本没解!

季凌枫抱着女孩回到卧室,将湿衣服都给ba了去,扔到了床上,甩过一张被子,被子很是听话的呈平铺状将女孩给盖了起来。

拿着手机打了一个电话,“飞鹰,你先回去,我明天晚上回,看好那群小兔崽子,不许给我偷懒!”

挂了电话,看向床上的女孩,又抬起她的下巴,低哑的声音问道:“我是谁?”

慕轻萱被迫的抬起头,一双迷离的眸子,看着眼前浑身都在滴水的男人,扯出一抹淡笑,似乎在笑他的狼狈。

“季,季凌枫!”

“嗯,记住,我是你的老公!”

男人的嗓音性感醇烈,也是慕轻萱还有意识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旖旎夜才刚刚开始,chunguang也早已经淹没在缠绵悱恻的暗夜里······

第三章:她受伤了?

次日。

战斗了一个晚上的两个人,丝毫没有影响到墨守成规的季凌枫,依然是雷打不动的五点钟醒来!

其实,从昨晚到现在,他也仅仅眯了不到一个小时。

看着蜷缩在怀里的小东西,他倒是并没有生出多少厌恶。

尽管平时的他,真的很讨厌女人的触碰。

瞧着女孩的这张小脸,有些出神,他自然知道这个女孩是美丽的。

否则他也不会娶她!

这个女孩性子恬静,是一个理想的结婚对象,娶过来当摆设,谁也说不出什么来,反正也就是应付家里的老爷子和老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