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ker | 地城商贩

96
薛利欧
2017.02.19 17:28* 字数 5798
文/薛利欧

-1.

也许你并不好奇,但我还是要自我介绍一下。

"我叫Daniel,如你所见,是个地城商贩。我刚新进了不少好货,来瞧瞧吗?"

这句台词我每逢见到人就得说上一遍。你很惊讶?这没什么,毕竟我是个称职的地城商贩。

每天都有很多冒险者会进地城来挑战。地城很深,冒险者们需要及时的补充物资或更新武器,不可能一次又一次的爬出地城再进去。有需求就有市场,于是我从事的这个职业——地城商贩,就诞生了。

"又有新的冒险者进来了?"我问地城守门人。

"是啊,刚进去呢。"守门人打着哈欠拦上了大门。

对了忘了说了,地城一次只允许一人进入,不然我们可忙不过来。

"Daniel该你出牌了,别拖时间!"一个高级精英怪敲敲桌子提醒道。它负责的地城很深,很少有冒险者能下到那,所以它大部分时间都待在上面跟我们玩牌。

"有冒险者下去了,我要开工了,有大牌的赶紧甩出来啊,再不甩没机会了。"我说着跟了一对普通怪。

"切,急什么。冒险者的动作都慢,这点时间第一层都没过吧。"下家另一只高级精英怪嘟囔着压了组精英怪编队。

"别理Daniel,他就是想骗牌。"牧师瞧了眼桌上的战况,摸了张高级精英怪丢出来。

"哎哟,都压着boss呢,那我可不客气了!"高级精英怪叫道,然后把手中牌一摊,"高级精英怪编队带一只小boss!哈哈哈谁能大过我!"

"早叫你们把大牌丢出来不信。"我撇撇嘴,把手中的魔王牌一扔,"清场,行了,把手里的装备武器都拿出来,我要开工了。"

"Daniel,我以上帝的名义怀疑你作弊。"牧师一本正经的看着我。

"少说废话愿赌服输,血瓶还有治疗魔法石,统统拿出来。"我不耐烦的伸手。

牧师慢吞吞摸了赌资给我,另外两只高级精英怪也骂骂咧咧的掏出装备递来。我翻了翻,品质都不错,怪物在这点上到是实在。

"我昨晚刚做出来的极品武器啊,本来想今天爆给那冒险者的呢。"其中一个高级精英怪欲哭无泪。

"就这还极品,人冒险者说不定根本瞧不上。"我起身离开牌桌,朝一旁昏昏欲睡的地城守门招手,"哎,那谁,你来替我啊。"

"Daniel要走啊,那我替你啦!"一听叫打牌,地城守门眼睛都亮了。

"你打你打。"我把刚拿到的物资往背包里一塞,背起进了地城。

"我也要走了,Daniel你顺便叫只第一层的怪出来替我。"牧师也一推椅子走了。

"Daniel早!","来啦Daniel。","早啊Daniel!"

一路上遇到的小怪都热情的跟我打着招呼。它们是刚刚被冒险者灭掉的小怪,现在正在休息区恢复包扎,等他们一好,又要回岗位等着挨揍。

而我正从休息区抄捷径,以赶到冒险者前面去等他。

"你们都早,小心身体,有谁知道冒险者到哪了吗?"

小怪们一听,齐刷刷的看向刚进来的那只怪。

"我出来的时候他差不多清完第二层了,这次这个冒险家实力还不错。"这只怪开口说道。

"他状态怎么样?"

"有点小伤,其它没什么。"

"那我再下几层等他好了,"我点点头,"你们谁去地面打个牌啊,三缺一。"

"我!","我要去我要去!","Daniel!我!"……

休息区立刻闹起来,我摆摆手,"你们自己猜拳决定,走了啊。"

一口气下到第五层,跟守关boss打了个招呼,我便在它给我清理出的一片空地上摆起摊来。我在包里翻了翻,掏出几件估摸着跟他身上装备品质不相上下的放到摊面上。

无所事事的等了一会,冒险者还没来,估计是被第四层的突发事件拌住了。

我跟同样无聊的守关boss搭起话来。

"你今天准备爆什么装备给冒险者啊?"

"火焰符石吧,算他运气好,我好不容易才弄到一块。"

"这玩意确实难弄,"我附和并提议,"你不看看冒险者水平再决定爆不爆给他吗,水平太烂浪费多不好。"

"也是,"守关boss被我说得有些心动,"但等他死了,那些东西还不是会留在地城里?"

"你确定别的层的怪不会私吞?"

"哇靠!你说的对!"守关boss大叫道,"其它层我不知道,不过十六层那个混蛋一定会!他上次卖我个魔力水晶说是大陆货(即非地城货)坑了我40个金币,后来我去问牧师才知道是假的!"

"那你的魔力水晶呢?"我问。

"送牧师了,晦气,他说这玩意根本不值钱。"

我想了想,决定还是不告诉它那魔力水晶估计被牧师坑走的事实。

"我还是先把火焰符石收起来。"

守关boss刚把火焰符石放入私人物品袋,冒险者就来了。他急忙把自己藏起来,我也装出一副奸商样,把那个数了无数次的钱袋子拿出来再数一遍。

嚓嚓嚓,只是个五层boss,冒险者砍菜切瓜一样解决了,然后扛着剑大步向我走来。

"我叫Daniel,如你所见,是个地城商贩。我刚新进了不少好货,来瞧瞧吗?"

这台词真是蠢死了,但是没办法,我就得这么说。

冒险者从来不知礼貌为何物,他压根不理我,直接翻起了我摆出来的装备,一边自言自语道:"什么破烂玩意,这盔甲还没我身上好,这也算好货?"

"一堆垃圾,不换了,攒点钱到下面再看吧。"冒险者说完,把包裹里攒的垃圾往我面前一丢。

"谢谢惠顾。"我看着眼前一堆不值钱的真破烂,嘿嘿笑着递出了一袋金币。

"切,就这么点,奸商。"冒险者踹了我的摊面一脚,下到第六层去了。

真高兴地城不可以讨价还价,不然我迟早得被这些冒险者骂死。

"嘿Daniel,你还好吗?"冒险者走后,第五层的守关boss从休息区冒了个头出来问道。

"没什么,你火焰符石还在吗?"

"在呢在呢。"

"那就行了,治你的伤去吧。"我走过去把它的头按回休息区,然后背起背囊往更深的地城走去。

-2.

下到十几层深时,我正好与迎面走来的牧师不期而遇。

"你怎么回来了,不去前面等冒险者?"我问。

"一个傻逼,没心情给他补血。"牧师面无表情的整整袍子,擦身从我旁边走过。

我突然想起之前从一守关boss得到的消息,于是趁机开口道:"魔力水晶。"

"知道了,封口费,刚那个冒险者身上的,"牧师丢了个名字叫[传说中的勇者徽章]的小圆片给我,"一傻逼还能弄到这玩意,运气不错。"

"这可根本不值钱。"我知道封口费得个这东西已经不错了,但身为一个商人,话还是要这样说。

高冷的牧师忙着侍奉神,根本不搭理我,自顾自走了。

传说中的勇者徽章对于我们来说确实不值钱,但是对于冒险者来说却是个很重要的证明。这个徽章不仅数量稀少又难得,还只有在打倒魔王后才能生效。最重要的是,如果没有这个徽章,即使你打倒了魔王,也只能算你完成了一次历练而已。

所以所有冒险者的梦想都是得到认可,成为传说中打倒魔王的勇者。

什么,你问我的梦想?也许是从你身上坑到钱吧。

我下到三十八层时这里一片黑暗。叫了两声没怪回应,于是我走到火把旁想把它点燃看看情况。

正准备点火,突然有个黑影从后面扑来,我转身一脚踹过去,十九层守关boss就嗷嗷叫着摔了出去。

"兴致这么好,还搞突然袭击。"

我把火把点上,它又屁颠屁颠跑回来,张嘴就喷出一股酒气,"嘿嘿,昨晚不开总结表彰大会嘛,大家闹的嗨,就多喝了点。"

它说着扬手就一招呼:"小的们,都出来给Daniel问好!"

"吼!"小怪们一听,全都摇摇晃晃挤到我面前来打招呼,一个个都是醉醺醺的。随着它们开口,我感到一股浓烈的酒臭朝我扑来。

"冒险者等会可就来了。"我提醒道。

"别急嘛,昨天那谁,给Daniel看看你刚得的荣誉奖章!"

听到守关boss的召唤,一小怪从怪堆中昂首阔步走出来,给我展示带在它胸前的奖章。好吧谁知道那地方是不是胸,小怪们都长得奇形怪状的,反正我一眼就能瞧到那亮闪闪的奖章就是了。

"不错不错,什么奖?"我随口应道。

"当然是'一击必杀'!"守关boss兴奋地向我解释道,"这蠢货上次没注意被冒险者一剑杀死了!"

"哈哈哈哈哈!一剑啊!要知道这可是三十八层,这是要蠢成哪样才能被冒险者一、嗝,一剑杀死啊!"守关boss说着,打了个酒嗝。

众小怪也附和着一起大笑起来。

"听到没,蠢货,下次至少也要两剑才能死,我的手下怎么能蠢成这样!"它往左踉跄几步,一巴掌拍到那小怪身上。

"遵命boss!"小怪高高兴兴的领命,声音激动又荣幸。

没有牧师加血的冒险者就像被上帝抛弃的信徒。我再次见到这位冒险者时他已疲惫不堪、伤痕累累。

血腥味与创口的疼痛助长了他的戾气,他骂骂咧咧的闯进来,发现这层又没有牧师之后,大骂了一声"艹"。骂声久久回荡在这层地城。

但这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是说,毕竟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地城商贩,我能做的也不过是在摆摊时假装没看见牧师今早输给我的治疗魔法石罢了。

冒险者艰难的清扫完这层的小怪,然后大吼一声举起剑冲向守关boss。

守关boss酒才半醒,进攻都有些摇摇晃晃的。冒险者显然也发现了这点,眼里又重新燃起了希望之光。

他显然还不知道牧师已经放弃了他。这很正常,谁会想到自己被号称平等博爱的上帝放弃了呢?

守关boss的表现实在糟糕。我作为一个旁观者都觉得看不下去,于是打个手势叫它直接留下奖励袋滚进休息区。

守关boss滚了,留下冒险者原地大叫了两声以庆祝他的幸存。收好战利品后他迈步向我走来,打算重整旗鼓继续向地城深处进发,却在看到我摊位上的东西后再次破口大骂。

"艹什么垃圾奸商!就不会刷点好东西吗!你根本不是商贩是个捡破烂的吧!"

这我也没办法,毕竟摊面上的装备品质与我的心情直接挂钩嘛。

我不搭理他,默默数着钱。谁知被忽视的冒险者很不满,积攒的怒气促使他扬起剑向我劈来。

哦魔王啊竟然有人想攻击一个无辜的地城商贩。

一时间我有点恍惚。上一次被别人这么指剑相向是多久以前了呢?我想不起了,因为岁月实在漫长。

我一时有些怀念这种感觉,于是耐心的感受了一会,才一脚把他踹了出去。

冒险者重重的砸到对面的石墙上,血条飞速下降。他似乎对我的强力感到不可思议,强撑着问出最后遗言:"你……不是个商贩吗,为什么……这么强……"

我好心的告诉他:"下次动手之前记得先看对方的等级,我等级可是???,秒杀几个满血的你都没问题。"

所以说有的时候,人不作死就不会死。

"哎,死了?"守关boss解了酒从休息区钻出来,看到冒险者的尸体有点惊讶,"我不是让他过了嘛,难道是——"

它转头看向我,"——这蠢货作死挑衅你!是不是,哈哈哈!"

它的笑声扎耳的要命。我收拾好背包,打算直接走掉,但被终于笑够了的守关boss拦住了。

"对了Daniel,问你件事,刚刚那冒险者和我打架时一直在喊什么'艹你老母',是什么意思啊?"

守关boss一脸不解,"我有高级怪,有小的们,可是没有老母,大陆语真奇怪,老母到底是我的什么东西?"

我淡定的瞎扯:"就是你最珍贵的东西。"

"什么!他想艹我的小泥巴怪!"守关boss像被踩了尾巴的有尾怪一样跳了起来,尖叫着去找自己的宠物小泥巴怪去了。

果然低级怪还是不够淡定,少了点王者风范。我看着它远去的怪影叹了口气。

冒险者的尸首在此期间已自动变成了一座墓碑,他背囊里的东西像随葬品一样精光闪闪散在四周。

我最后望了那很快会消失的墓碑一眼,走入了地城深处。

-3.

"头十六,精英怪编队2队下三层,插个侦查眼。"魔王座下小boss丢完骰子后扔了张侦查卡牌出来,懒洋洋的说。

"真不巧我在这,放弃掷骰,反侦查,三级压你,"我把反侦查卡牌丢出去后又摸了张,正巧是张高级boss怪卡牌,便直接把它插入编队卡槽,"编队重组,领队升级为高级boss。"

时间又过去几天,等待今天这个冒险者清地城的期间,我们正聚在魔王殿前玩地城棋。

"Daniel你的运气令上帝嫉妒,身为被上帝照拂的子民,你可知错?"牧师面无表情的开口。

"别仗着自己是个牧师就老拿上帝说事,"我扫了眼场上的形势,又丢出两张攻击卡牌结束了回合,"再说我信仰的是魔王。"

"倒是你,上帝的小乖乖牧师大人,怎么还不去给你‘忠实的信徒子民’加血啊?"下家是个深层高级精英怪,它阴阳怪气对牧师说。

"急什么,都七十几层了,现在冒险者清一层花的时间可不短。"牧师冷冷回道。

"说起来,我觉得这次这个冒险者还不错,脾气不会太烂,实力也还可以,你们觉得呢?"场上唯一一个已经被这次的冒险者灭掉的精英怪开口说。

除了这个精英怪,目前就我和牧师和这次的冒险者接触过。我没接话,牧师先开口了:

"他嗜好不良,随身携带黄色杂志。"

"改改你这加血时随便翻人背包的坏毛病行不行。"我扯扯嘴角。

"'子民'在上帝面前不应当有秘密——"

"等等高级精英怪,把你手中那张牌收回来,换成旁边那张指定诅咒阵,目标牧师,这样你下轮遇到他就是先手了。"不等牧师说完,我就开口打断道。

"好主意!"高级精英怪听完眼睛一亮,换了牌丢出去后突然反应过来,冲我咆哮道:"Daniel你怎么会知道我手上的牌!"

反正大局已定,我缩回座位看自己的牌,假装没听到。

牧师盯着我的目光更冷了,"好吧,这个冒险者还不错。"

"那就他吧,时间也够久了,该出个'勇者'了。"我一锤定音,然后在身上摸出了上次牧师给我的封口费——"传说中的勇者"徽章,丢给了魔王座下小boss。

"你等下爆这个给冒险者,顺便把魔王叫起来跟它说下情况。"我对那小boss吩咐道。

"Daniel,上帝说应该收回你的命。"牧师把手上牌一丢,站起身就要走。

"哎你踩我陷阱啦,"我往棋盘上一瞧,立刻明了牧师的怒气从何而来,"5组血瓶和十打治疗魔法石,给完再走。"

牧师从容高贵却异常磨蹭地走过来,掏了背包几次才缴完赌资,中途还不忘念叨:"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信徒都不该对上帝的代言人不敬。"

"行了,要是你好好给冒险者加血,他们犯得着都找我买血瓶吗?"欺压起牧师来我一点罪恶感都没有,他自己平时也老欺负别人。

最后一次见到这冒险者是在魔王殿门口。

看在他是要进去打倒魔王的份上,我掏了好几件压箱底的精品装备出来,算是彻底让他"鸟枪换炮"了。

"这地城怎么没有一个前凸后翘貌美如花的公主等着我去拯救呢。"冒险者更换身上的装备时,站在我摊前喃喃自语。

"等你成了 ‘传说中的勇者’后,大陆的美女还不是任你泡。"我头也不抬的回道。

"也对……欸你竟然会说这种话!"冒险者很惊讶,于是兴致勃勃的开始骚扰我。

冒险者总是这样少见多怪。我没再搭理他,无论他说什么通通以"你还有什么需要吗?"敷衍过去。

终于冒险者放弃了,进殿打boss去了。我也背起背囊走进了魔王殿的休息区,心里盘算着这次因"传说中的勇者"产生的亏空需要多久才能补得回来。

这些年来冒险者的水平起起伏伏,我的盈利数额也不断波动着。不过有一点倒从不会变——我再没见过所有"传说中的勇者"第二面。

在休息区把本次"传说中的勇者"季期间的账算完,魔王也正好被冒险者干掉,咕噜噜滚到了休息区。

它一看到我,立刻嘤嘤哭嚎着扑了过来,"呜呜呜Daniel,那该死的冒险者又欺负我,我都没有吃他了他还一直拿剑戳我!我身上好痛好痛哦!"

我拍拍它应该是脑袋的地方,然后在身上掏了掏,摸出之前就准备好的[不值钱的玻璃珠子]丢给它。

"别闹了,给你大陆货的珍贵珠子,拿了就回去吧。"

魔王手忙脚乱的接住那颗[不值钱的玻璃珠子],目光立刻就被它吸引了,"哇,大陆货珠子,好漂亮!"

这可不是我用不值钱的东西蒙骗魔王。地城是有作坊不错,但是那里都是要打制装备武器来爆给冒险者的。地城怪们可没有空去折腾这些华而不实的玩意,所以这些"不值钱"的东西在地城可是很稀有的。

不过确实不值钱,拿来哄难缠的魔王也不会心疼。

魔王小心翼翼的把[不值钱的玻璃珠子]揣进私人物品袋中,喜滋滋的滚回魔王殿去了。

又一次"传说中的勇者"季结束了,坚持奋斗在坑冒险者也坑怪的第一线的我重新背起背囊,准备继续前行。

才走两步,还未离开位于地城最深处的魔王殿,我就听到整片大陆因为“传说中的勇者”的诞生,而爆发出的狂潮般的呼喊。

嘿普通人,别质疑我到底是谁,难道你忘记了?

"我叫Daniel,如你所见,是个地城商贩。我刚新进了不少好货,来瞧瞧吗?"



薛利欧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