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和一颗子弹

96
大派勋
2018.10.16 19:09 字数 3376



2018/10/16

他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透过玻璃盒子望着我,眼神专注,像是在思考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对面是一个茶馆,这条街上有很多茶馆,琳琅满目,人群涌动,不管是天晴还是下雨,来来往往的都是人。

他从那个茶馆出来,戴着一顶鸭舌帽,穿一身皱巴巴的军装,走路的时候目不斜视,一身正气。

这里的人都说他是个疯子,说他年轻时打仗打糊涂了,脑子出了问题,没有人愿意和他说话,自然他也没有朋友,甚至他去对面的茶馆喝茶,都没有人想给他煮,他就拿出自己的军官证,吼道,不给老子煮茶,老子就告你们去!

老板虽不情愿,还是得乖乖的煮好端给她,喝茶时,他的眼睛总是望向很远的地方,没人知道他此刻在思考着什么的事情。

他一口一口的饮,待茶水见底,才转身离开,慢慢的朝外走。

喝完茶后,他总是会向我走来,用专一、注视、深情的眼神望着我。但他从来不开口说话,他盯着我,很久很久,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每次我都以为他会带我走,但每次都没有。

“嘿,你快带我回家啊,快打烂这个玻璃盒子,然后拿出你的军官证给他们看,告诉他们你有权利带走我,我在这里快要憋死了,你不要每次看完我就走了,嘿,你快回来.....”

但他没有转身,因为没有人能听见一颗子弹的独白。

他双手放在身后,踱着步子朝前,背开始慢慢变弯,头发也开始有些花白,我都忘了他快六十岁了。

我在这里躺了好多年,每天盯着天空和来往的人群,这个城市的春秋都交替得很快,快到都还没有感知就又进入到下一个季节,只剩下冬和夏,要么太寒冷,要么太炎热。

我不知道我是怎样来到的这里,很多年以前,一个小男孩把我从土里挖出来,我被埋在哪里十几年,他用手擦去我身上的泥土,盯着我看了好久,然后把我放进衣服左边的口袋里。

他去找他的朋友玩,告诉他们说捡到一个很好看的玩具,然后他把我小心翼翼的从荷包里拿出来,手握成一个拳头,慢慢张开。

一群小朋友围着我,眼神认真又好奇。

其中一个年级比较大的男孩带着嘲讽的声音说“切,不就是一个铁棒子吗。”他一脸鄙夷的盯着我,其他小朋友见他这么说也开始纷纷的说起来,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呢。”

“原来就是一个垃圾堆里没人要的螺丝钉”

“又拿这些玩意儿来糊弄我们。”

..........................

小男孩怒目而视,右手紧紧的攥着我,他环视一周,狠狠地瞪着其他人,然后生气的走掉,路过拐角处的那个垃圾桶时,他“啪”的一声把我扔了进去,我跌落在一块香蕉皮上。

潮湿、黑暗、恶臭,这里比我以前被埋在土里的时候要难受多了。我听见四周车来车往的声音、人们的鞋子踩在地面上的声音、一只小狗不停狂吠的声音、雨打在地面噼里啪啦的声音.....

这世界上原来有那么多种声音。

到了傍晚时分,一只大手把我抓起来,准确的说是他抓起来了那个香蕉皮,然后才发现的我。他的手上布满老茧,很是粗糙,可能是常年的劳作导致双手已经无法用水洗干净,连皱纹都是黑色的。

他把我装进口袋里,然后慢吞吞的吃掉了从垃圾桶里捡起来的那半根香蕉。

我被他带走,他的家四周墙壁斑驳、灯光昏暗,空气里散发出一股浑浊的气息。

他把我放进一个铁盒子里,我的身边有纽扣、螺丝帽还有曲别针,我知道我将再一次进入黑暗。


如果是他的话,他从来不会把我锁紧黑暗里。

很久很久以前,他还是一个军官的时候,我总是待在他的身边,他很高,穿一身军官服,不苟言笑,很多人都怕他。怕他的冰冷、严肃和绝对的命令,只有我知道他内心的热情,那颗跳动的心脏里是怎样的坚毅,是怎样的想要保家卫国。

我待在那把黑色的步枪里,那是我应该存在的地方,我和他一样随时待命。

在那个只能看星空,唱军歌的营地,我们一起渡过了许多的光辉岁月,我记不起时间是过了多久。只是再见到他时,他已经不再是那个站得笔直的军官了,还好我还能从他目不斜视的神态里认出他来。

在那个洒满阳光的午后,摆在门厅前的两盆植物在慵懒的绽放,他从前方走过来,步履缓慢、眼神坚毅,从前是军官的他现在已经老了。

“是你吗,我想一定是你的。”他盯着我的时候,我心里坚定的认为。

你说过你以后会来这座城市。

在战争的前一夜,你和你最好的兄弟聊天,你说要是战争胜利的话,你一定会回到这里。所以我一直记得这个城市。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场战争会持续八年。

我被放进那个玻璃盒子以后,每天都观看着来往的人群,有好多次我都认错了人,他们很像你,但再仔细观察就发现那不是你了。

我被那个老人带回家后,以为自己再也不会看见阳光了。

四周都是垃圾,老人还不断地带回来新的垃圾。

有次他打开铁盒,放进来一枚戒指,温润的白色。我就想起你手上那枚戒指,后来呢?你有没有见到你的妻子和女儿。

我以为捡垃圾的老人是个孤寡者,没想到后来他带来了一个小女孩。那个小女孩叫他爷爷,在那个垃圾房里玩得很开心,我被她从那个铁盒里拿出来,她把戒指戴在了手上,然后又把我放了回去。

小女孩开心的晃动着自己的手指,嘴里嚷嚷着“我有戒指咯,我有戒指咯。”老人在一旁微笑的看着她,原来放在铁盒里的东西是老人给小孙女收集的玩具。

只是在下午的时候,小女孩的爸爸妈妈找来,和老人大吵了一顿。他们嫌弃老人又脏又臭还老不死,然后就把小女孩带走了,临走时他们粗暴的扯下小女孩手上的戒指,把它扔进了垃圾堆里。

他神色哀伤的坐在地上,望着落下的夕阳哭泣起来,嘴里呢喃着“我只是想见我孙女有什么错,我虽是个捡垃圾的但靠自己双手,没求过你们一句,你们为何这么嫌弃我,是谁养你这么大的,是我啊......”老人眼角的泪水不停的落下,一直重复着这些话,然后就倒在地上,再也没有醒过来。

春去秋来,待人们发现时,他已经腐烂得不成样子。

我被一辆大拖拉机铲进一个巨大的坑里,然后再次被掩埋。

后来,老人曾经的垃圾房没有了,建起了一座座高楼,高楼里面住进去许许多多的人,但都没有你。

垃圾焚烧以后我被检出来,后来经又历了好多事情,我被散落在街道上,被一只狗叼走,被一个小女孩捡到,被一个大人丢在花盆里,在一个暴风雨的晚上被风吹落,花盆砸在一辆车上,然后警察过来,带走了我,又过了好久好久,我就被展览到了这里。

我想只要等下去,就一定能见到你。

我不知道我被埋了多久,我颠沛流离了几年,我在这条街道上,每天等着太阳升起又落下,等着每一年的春天的到来。

有个三岁的小朋友,都长到十八岁了我都还没有找到你。

我看过这个街道上好多故事,对面那个茶楼的女儿结婚那天,一个男的来婚礼大闹了一场,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出来,婚礼照常喜气洋洋的举行,可没过两年他们就离婚了。

拐角处曾经有颗大树,在一个暴风雨的晚上被闪电劈成了两半,倒下来时落在高压电线上,整个树干变得焦黑,那一幕真的是太可怕了。

旁边那个玻璃柜的小吃店,老板的女儿出去上大学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有的人说她和男朋友私奔了,有的人说她被拐卖到深山里面去了,有的人说她根本没去上大学,带着钱去了自己想去的地方,再也不想回到这个小镇,看见她那个整日酗酒的爸爸,没有人知道谁说的是真的。只是老板关掉了小吃店,踏上了寻找的女儿的道路。

你看,我记住了好多故事。也包括关于你的故事。

在那场战役开始的前一天晚上,你握着那把枪,扣动扳机以后,我刺入对方的胸膛。我一直以为我会被你带上战场,为你冲锋陷阵,为你劈荆斩刺,我会穿过敌人的脑袋,然后你带着勋章回到故乡。

只是没想到最后你用我亲手杀掉了你的兄弟。

那晚你们谈话时,你就已经知道他叛变了,你们曾经无话不谈,一起出生入死,最后他居然叛变了。我以为你会心软,毕竟他曾经救过你一命,把你从死人堆里背回来。

我看出来了你的挣扎,你神色里的慌张,你内心一定很痛苦,他曾经亲手救你,而现在你却要亲手杀掉他。

扣动扳机的时候,泪水哗啦的留下来。我是那颗罪恶的子弹吗?

你坐在地上好久,哭得泣不成声,最后倒在地上睡着了。


那天你颤颤巍巍的走过来,我才恍然觉得时间过得极快,你变老了,再也站不笔直了。

你回到朋友的家乡,找到朋友的妈妈,告诉她,他战死沙场。

没有人知道你撒了谎,那个女人老泪纵横的坐下,哭了一场又一场,哭到眼睛都已经睁不开了,三日之后,就在睡梦中逝去。

你带着内疚自责的在这座城市生活,直到现在。

你第一次盯着我的时候,眼里有泪,一定是想起了那晚你扣动着扳机,最终还是开了枪。

今天的太阳依旧很好,一切都显得很明媚。

对面的茶馆生意不咸不淡,你走进去,亮出你的军官证,然后坐在窗前望我我这个方向。

“你快带我回家啊,你没有错,我们都没有错,你不用自责的——我也不是一颗罪恶的子弹.”

“我不是一棵罪恶的子弹。”———可是没有人能听见一颗子弹的独白。

一只咸鱼的故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