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着的爱

                          001

我叫张子豪,是一枚91年出生的大男孩。 可能是前世没有在月老面前讨过巧,我的几段恋爱分分合合,最终一个个都无疾而终。

于是我对恋爱不再抱有幻想,可爸妈却比我着急。尤其是妈妈,每天在我耳边絮絮叨叨说王家闺女出嫁了,李家儿子结婚了,不然就是老孙头刚刚新添了孙子。然后话风一转就到了我身上:“子豪啊,你看你都二十好几了,谈恋爱怎么就不肯上心呢?”

“妈,我怎么不上心了?这不是遇不到合适的吗?”我苦着脸不耐烦的回复妈妈。

“什么遇不到合适的?你不肯自己谈,人家介绍的你又不见,难道你存心要把我和你爸急死吗?”

“好了,妈,你别着急,我见。我见还不行吗?”受不了妈妈的唠叨,我只好举手投降。

妈妈一下子笑逐颜开:“那好,你王姨刚刚给你介绍了一个,我听着不错,过两天你去见见。”

“嗯,我知道了。”敷衍地应了妈妈一声,我百般无聊地躺在了床上。

                          002

见面的日子到了,我被妈妈催了又催,然后收拾利落后来到了约定好的花园。花园里很美,可我却无心欣赏,只是缓缓地向假山上的亭子走去。

奇怪,亭子里怎么会并排坐着两个女孩?左边的女孩穿着一袭紫色长裙,披着一头柔软的长发娇娇柔柔地坐在那里。而右边的女孩上身穿一件黄色的短衫,下身一条蓝色的牛仔裤,梳一条刚过肩头的马尾辫,整个人显得青春靓丽。

我上前两步试探的问道:“请问,你们谁是刘若彤?”

“我是。”紫衣女孩答应了一声,羞红了脸低下了头。

黄衫女孩抬起了头,一双干净清澈的眼睛里装满了调皮的笑容:“你好,我是晓蝶,是若彤的闺密。你们聊吧,我先走了。”

“别走。”若彤一把抓住了晓蝶压低了声音求她说:“你别走,再陪陪我。”

“你……好吧。”晓蝶无奈的叹口气说道:“你说你们两个见面,我在这干嘛呀?好,我就再陪你一会儿。”

“嗯。”若彤高兴地答应了一声,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又快速地低下了头。

“子豪,坐吧。”晓蝶像老朋友一样热情的邀请我坐了下来,我们三个坐在亭子的栏杆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若彤话很少,很多时候还没开口就先红了脸。而晓蝶很健谈,她说东道西,穿针引线地剖析着我和若彤的情况。

我看看若彤再看看晓蝶,心里忽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想法。为什么给我介绍的不是晓蝶?若彤很柔很美,但她却让人怜惜,给我一种沉闷压抑的感觉。晓蝶是那样的阳光,那样的活泼,让我的心也活泼开朗了起来。

“好了,我要先走了,你们好好聊吧。”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晓蝶站起身来意味深长地看着我和若彤,然后快步走出了亭子。

“哎……”若彤看着晓蝶的背影欲言又止,晓蝶扭过头来冲着我们摆了摆手,然后毫不犹豫地往下走去。阳光照在她身上,也照在她跳跃着的马尾辫上。我的心怅然若失,好像突然少了些什么。

那天,我和若彤在亭子里局促地坐着,后来我邀她下来围着花坛散步。我不知道我说了些什么,也不记得若彤说了些什么,我只知道,我满脑子装的都是晓蝶。

                          003

后来我又约了若彤几次,每次晓蝶都陪着若彤来,然后中途匆匆离去。我很纳闷,为什么若彤不肯一个人来呢?是不敢呢?还是不好意思呢?但在我心底深处却又渴望着晓蝶能来。因为我知道,其实我约若彤是个幌子,我心里真正想见的晓蝶!

随着我和若彤越来越熟络,晓蝶也不再陪同出现。我心里非常失落,再见若彤便提不起精神来。迫于父母压力,我们就这样不咸不淡地维持着。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只是平平淡淡的,擦不出什么火花来。

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我的眼前总会浮现出晓蝶活泼可爱的身影。相反,文静柔顺的若彤却从未出现过。我想,我是喜欢上晓蝶了吧?可是老天爷为什么给了我一个这样的安排?

对于若彤,爸妈是非常满意的,因为这正是他们喜欢的类型。而若彤对于我也是极尽情义,只不过我的心不在她身上罢了。

有时候我也想,既然上天把若彤安排在了我身边,那我不如接受算了。不要什么山盟海誓,也不要什么轰轰烈烈,只求一辈子相安无事便好。可天知道我的心里有多么不情愿!

直到后来再次见到晓蝶,我的心便又不安分了起来。

那次见面是在两个月之后了,那天我的铁哥们蒋林昊过生日,我们一帮兄弟一起在饭店订了个包间给他庆生。

那天我临时有点事去晚了,等我赶去打开房门,热热闹闹的笑声扑面而来。我环顾四周赶忙陪礼说:“对不起,我来晚了。”

忽然一个我盼望已久的面容映入我的眼睛,对,是晓蝶!只见她满面含笑,温柔可人的坐在林昊身边,只是她的眼睛里依然闪耀着灵动和活泼。

“嗨,晓蝶,你怎么也在这儿?”我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急切地看着晓蝶问道。

林昊一把拽我过来坐下,歪着头眯着眼睛问我:“她是我女朋友,怎么?你们认识?”

“哦,认识。她是若彤的闺密。”

“是吗?那今天你怎么不把若彤带来?”

“今天是你的生日,咱们哥几个乐呵乐呵就行了,有必要把她带来吗?”

“你小子!”林昊没有再说什么,冲着大伙儿一摆手说:“好了,言归正传。今天我过生日,大伙儿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咱们不醉不归!”

“好,不醉不归!”大家的情绪高涨,一个个抡开了腮帮子胡吃海塞,此起彼伏的酒令声不绝于耳。我也大声地喝酒行令,藉此来麻醉伤痛的心。

晓蝶心情复杂地看了我一眼,轻轻地叹口气端起了酒杯。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这顿酒直喝到了半夜十一点。所有人都醉醺醺的,尤其是林昊更是东倒西歪地站不起来。晓蝶看着他的样子微微皱起了眉头,我借机大包大揽:“晓蝶,别担心。我帮你把林昊送回去。”

“那太好了,否则我一个人还真是弄不动他。”

                            004

叫了辆出租车,我和晓蝶一左一右把林昊扶到了车上。刚一上车,林昊就靠在晓蝶肩上沉沉地睡着了。

车子里我们默默地坐着,林昊低沉的鼾声抑扬顿挫地此起彼伏。我终于忍不住了,扭过头来看着晓蝶低低地问她:“晓蝶,你什么时候做了林昊的女朋友?”

“哦,比你和若彤开始的早一些。”

“是吗?我怎么一点也没听林昊说过?”

晓蝶忽然皱起了眉,看着我忧心忡忡地问道:“林昊没说可能是你们这段时间联系的比较少吧。不过我真想问一问,你和若彤相处的怎么样呢?你看今晚大家都带着女朋友来了,唯独你是一个人过来的。”

我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晓蝶似笑非笑地问道:“怎么,这你也要管吗?”

“去,我才不管呢!”晓蝶扭过头去无视我玩世不恭的眼神:“我只是关心若彤,听她说好像你们进展不大。”

“嗨……”长长地叹口气,我把双手叠在脑后枕在座椅靠背上:“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我觉得若彤不是我心中的意中人。”

“什么?若彤不是你意中人?”晓蝶明显地吃了一惊,她猛地坐直了身子着急地问我:“若彤那么优秀,她聪明美丽温柔善良,你为什么不喜欢她?既然不喜欢她,为什么还要和她在一起?”

我右手扶住额头苦笑一声:“晓蝶,你别问了,你不懂!”

“不懂?那好,那你告诉我啊。”晓蝶明显地为若彤抱屈,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毫不放松地对我步步紧逼。

为什么?我心理暗暗苦笑。我心里装不下若彤,还不都是因为你吗?可这些我不能说出来,只能暗暗地憋在心里。看着你和林昊甜甜蜜蜜地在一起,我的心已经扎得生疼,拜托你不要再问了好吗?

低着头闭着眼颓废地靠在椅背上,我如梦呓般喃喃低语:“得到的不是我想要的,想要的我却得不到,这真是造化弄人啊。”

晓蝶迷惑不解地看着我,一双漂亮迷人的大眼睛若有所思。

我们谁也不再说话,只任自己的心在飘忽的夜里,肆意地张开了翅膀。

                        005

知道了晓蝶和林昊的关系,我便刻意地和林昊联络的多了起来。每次我都带着若彤,而林昊身边自然少不了她——我心心念念的晓蝶。

看的出来晓蝶和林昊是真心相爱,两个人在一起总是甜甜蜜蜜,你侬我侬。林昊小心翼翼地守护着晓蝶。每次看她的眼神总是甜的似乎要渗出蜜来。

而晓蝶对林昊也是深深地依恋,她在林昊面前尽情地享受着甜蜜的爱情。她时而像个温顺的佳人,时而又像个顽皮的娃娃。但无论她怎样,林昊总是一往情深地呵护着她,两个人肆无忌惮地把狗粮撒地漫天飞。

而我和若彤则大打折扣,我们之间总是多了几分客气少了几分亲昵;多了几分刻意少了几分随性。若彤对于我,是想亲近不敢亲近;而我对于若彤,骨子里则多了几分疏离。

有时候我也恨自己,恨自己对若彤不公平。明明知道若彤在乎自己,为什么不肯敞开心扉接受她呢?明明知道得不到晓蝶,为什么还是放不下她?甚至刻意地制造机会去接近她?

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暗暗地在心里告诉自己,其实我真正爱着的不是若彤是晓蝶。我一次次的创造机会,只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所谓的欲壑难填是不是我现在这个样子?

对于这些我非常清楚,可我像走火入魔一样不能自己。哪怕是看着晓蝶和林昊恩爱的样子心被扎的生疼,也要创造机会和他们在一起。一切只是为了看到晓蝶,哪怕只是一眼我也心满意足。

而这一切都不能露出端倪,我不能伤若彤的心,也不能破坏我和林昊的友谊。我在大家面前尽力地掩饰着,丝毫都不敢大意。

对于晓蝶,我深深地爱她却不敢言爱,只能默默地站在远方。看她哭,看她笑,然后悄悄地把藏在心里。

而对于若彤,我不爱也不想爱,却要装出爱怜的样子疼她宠她。只因为她是晓蝶的闺蜜,是联系我和晓蝶的纽带。

若彤真的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子,她把心思都用在了我身上。对我知冷知热,照顾的无微不至。有时候她明明看出来我心不在她身上,但她依然用她的温柔善良温暖着我。我想,若彤应该是真的喜欢我吧。

日子就这样不疾不徐地过着,我和若彤已经交往了一年多了,爸妈已经几次催着结婚,每次我都以各种理由推脱。谁知晓蝶却要和林昊结婚了!

那天我们四个聚在一起,林昊喜气洋洋地从包里拿出红艳艳的喜帖递给我们:“子豪,若彤,我和晓蝶就要结婚了。真诚地邀请你们参加我们两个的婚礼。”

“什么?结婚?”我的头顶猝不及防地响起了炸雷,炸的我头皮生疼毛发竖起:“林昊,是真的吗?你和晓蝶要结婚了吗?”

“那还有假吗?”林昊抱起了双臂往后靠了靠,笑眯眯地看着我说:“怎么?羡慕了?羡慕你也赶紧结啊,这不有现成的若彤吗?”

我的心砰砰乱跳,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拿过喜帖翻开来,并列的晓蝶和林昊两个字利箭一样穿过我的心。我觉得喉头紧紧地透不过气来。

解开衬衣领子上的纽扣,我抬起头强挤出一丝笑容:“林昊,晓蝶,祝福你们。”

林昊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他气定神闲地看着我和若彤说道:“其实我和晓蝶今天还有个事情要和你们说,我想请你们俩做我们的伴郎和伴娘。”

“我没问题。”晓彤的脸上笑开了花,义不容辞地答应了下来。然后扭过头看着我说:“子豪,你呢?”

我呢?我还能怎么样?晓蝶和林昊结婚是不争的事实,而林昊又是我的铁哥们儿,除了祝福他们,除了答应做他们的伴郎,难道还有别的选择吗?

“我也没问题,我来做伴郎。”忍着心中的痛应承下来,一颗心像死了一样毫无生机。

看来我和晓蝶的缘分彻底断了。既然真的得不到了,那就放弃吧。接下来我该认真地考虑我和若彤的婚事了。温婉如她,善良如她,我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可是谁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人们始料不及,我们所有人的命运翻转,彻底地打乱了这个局面。

                              006

因为婚期在即,晓蝶和林昊两家人都在紧张地准备着,生怕不小心出了什么纰漏。而两位当事人也是积极地打理着一应物品,我和若彤也不遗余力地帮忙。

在我而言,晓蝶和林昊的婚礼成了我对晓蝶这段暗恋的终结,也成了我和若彤之间感情的全新开始。

我暗暗地告诫自己,把晓蝶彻底放下吧,从今后就把若彤放在心里。好好疼她,好好爱她。我想我们两个虽不能举杯话斜阳,但也能相安无事携手终老吧?

放下了对晓蝶的情愫,我的心开朗了起来。再见到她,心中虽然还会有些不舍,但更多的是对她深深的祝福。

婚礼的前两天是晓蝶的生日,我们四个又聚在了一起。

若彤坐在晓蝶身边,笑盈盈地问她:“晓蝶,你的生日你打算怎么过呢?”

“算了吧,这段时间大家都挺忙的,就不过了吧。”晓蝶看了看林昊甜甜一笑,“再说了,这几天林昊忙东跑西地也真够累了,没必要再花这个心思。”

“那怎么行?”林昊一把拉住晓蝶的手,笑眯眯地看着她说:“这个生日必须得过,而且还得好好过。因为这是我给我女朋友过的最后一个生日了。”

“什么?最后一个生日?”我们三个听了都大吃一惊,我迷惑不解地问他:“你啥意思?什么叫最后一个生日?”

林昊看着我们三个的样子抚掌大笑,笑完了看着我们笑嘻嘻地说:“你们听着,晓蝶马上就要和我结婚了,结婚后她就成了我媳妇儿。以后再给她过生日就成了给老婆大人过生日了。今年这个生日不是她做为我女朋友的最后一个生日是什么?”

听了林昊的话我们恍然大悟,晓蝶一拳打在林昊身上,口里不依不饶地说:“以后不许再这样说话了。你知道吗?你刚才都快把我吓死了!”

林昊抓住晓蝶的手笑嘻嘻地说:“怎么会?我怎么舍得把你吓死?我还等着和你共度一生呢!”

“德行!”晓蝶白了林昊一眼,转过头和若彤说起了悄悄话。

我坐到了林昊身边问他:“那你想好了吗?你计划怎么给晓蝶过生日呢?”

“去饭店吧。这回咱们多叫些人,大家在一起好好乐乐。”

“我才不呢。”晓蝶扭过头直直地看着林昊,“是我过生日,又不是别人过生日,为什么要请一大帮人?那么多人在一起多吵啊?”

“那你想怎么过呢?”林昊含着笑看着晓蝶,一双眼晴里装满了浓的化不开的爱意。

“我想就我们四个人在一起,过一个不一样的生日聚会。不如……”晓蝶低着头沉吟着,忽然眼睛一亮抬起头来:“不如我们去河边野炊吧?”

“野炊?好,就野炊!”林昊也兴奋了起来,禁不住手舞足蹈地比划着:“我们带上东西到城外的小河边。边欣赏美景边吃边聊,倒也不失一件浪漫的事。”

若彤的眼晴也亮了起来,拉着晓蝶的手兴奋地说:“太好了。我们坐在太阳下,坐在草地上。吹着风,闻着花香听着鸟鸣,再和上潺潺的水声,那情景简直是太美妙了!”

“瞧瞧,瞧瞧,看若彤都变成诗人了。”林昊冲若彤一伸大拇指,然后扭头冲着我说:“子豪,将来你娶一位诗人做老婆,那日子可太有情调了。”

“去,就知道编排我。”若彤冲着林昊翻了个白眼,然后拉着晓蝶出去了,我和林昊看着她俩的背影不由相视哈哈大笑。

                              007

晓蝶的生日转瞬而至,那天下午我开车载着若彤,林昊开车载着晓蝶,连带着野炊的一应用具向城外的小河边开去。

小河的河面不算宽,水也不算深,但是河水很清很纯,水底的砂石清晰可见。三五成群的小鱼在水里欢快地游来游去,在水面上荡起一圈圈涟漪。蓝天白云映在水里,给美丽的小河又增添了一丝靓丽的色彩。

岸边长满了绿绿的小草,从远处看过去,毛茸茸的好像铺着一层绿色的地毯。而在这块巨大的地毯上,到处盛开着五颜六色的花朵。美丽的蝴蝶飞来飞去,凭空地又添了几分的热闹。

再往后是大片的杨树林。一棵棵杨树枝干挺拔,硕大的树冠层层叠叠遮天蔽日,茂密的叶子在阳光地照耀下闪着油光。

“呀,太美了!”两个女孩子迫不亟待地下了车,惊叫着跑到了小河边。晓蝶把双手拢在嘴边欢快地喊着:“喂,小河,我们来啦。”

若彤在一旁看着晓蝶的样子直笑,终于也学着晓蝶的样子喊了出来:“喂,小河,你听得到吗?我们来看你了。”

我和林昊下了车,在车旁斜倚着身子看着她们。听到若彤的叫声,林昊终于憋不住了,他不怀好意把看着我说:“我以为只有我们家晓蝶会像孩子一样地喊,没想到平日里文文静静的若彤也会这样喊。”

“还不是让晓蝶带的?”我双眼注视着若彤,此刻的她完完全全地放松,全然一副孩子的模样。

“哎!”我深深地叹口气:“若彤平日太文静了,完全没有晓蝶的天真活泼。我倒希望她能一直这样开朗下去,因为这样才活的真实,活的自在。”

“行了,别贫了。”林昊一掌拍在我的肩膀上不以为然地说:“怎么?你以为你是哲学家吗?还发表什么高深理论!走了,别磨磨唧唧的了,趁着她们高兴赶紧哄哄去。要知道,天好地好不如媳妇儿好;山好水好不如老婆好。快走了。”

看着林昊的背影,我摇着头苦笑一声。看来林昊是打心眼里喜欢晓蝶,自己是真的应该放手了。虽然没有得到晓蝶,但因为她才有了一份美好的回忆,就把这份回忆永久地珍藏在心里吧。

我笑一笑快速走到她们身边,我们三个拿了两大块塑料布铺在草丛上,上面又铺了一大块花布。若彤又拿过四个垫子放在上面。这样,我们就可以舒舒服服地坐下来了。

“晓蝶,你看。”林昊一边大声喊着一边走过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刚刚编成的五彩缤纷的花环。

“真漂亮!”晓蝶看着鲜艳的花环欣喜地喊着。

林昊走过来坐在晓蝶身旁,轻轻地把花环戴在了晓蝶头上。然后左顾右盼,使劲地咂咂嘴说:“瞧瞧,我们家晓蝶就是漂亮。这整个一个花仙子。”

“去去,净瞎说。”晓蝶白了林昊一眼,然后言不由衷地说:“我要真是花仙子啊,那我早就飞走了。我才不稀罕你呢!”

“什么?你说什么?”林昊瞪大了眼睛,猛地把手伸向了晓蝶的胳肢窝。

“哈哈哈,你别闹。”晓蝶哈哈笑着倒在林昊怀里。林昊张开胳膊搂住她坏坏地问道:“你说,你还飞走吗?你还要离开我吗?”接着一只手又捅向上了晓蝶的胳肢窝。

晓蝶在林昊怀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边笑一边求饶:“我不飞走了,我稀罕你,我一辈子都稀罕你。求求你快住手吧。”

“这还差不多。”林昊收回了手,深情款款地附在晓蝶耳边说:“你记住,你飞不走,这辈子我都不会放手。”

“嗯。”晓蝶柔柔地答应了一声,慢慢地闭上了眼晴。

微风吹来,林昊怀中的晓蝶衣带飘飘发丝飞扬,我的心中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慌慌的,乱乱的,隐隐约约还有一丝疼痛的感觉。

我轻轻地捅捅了若彤,然后向不远处的矮树旁走去。若彤也跟了过来,我们俩并排坐在了矮树下。

天高云淡,流水潺潺。花香伴着鸟鸣,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我轻轻地牵起若彤的手,若彤小鸟依人地依偎在我身边。我温柔地抚摸着若彤的秀发,心里想着,这辈子,就这样吧。

                            008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林昊大声地吆喝我们:“哎,那边的两个人,野炊就要开始了。你们快过来吧。”

我和若彤相视一笑,快步向他们走过去。林昊和晓蝶已经开始准备东西,我们俩也赶紧帮忙。大家边说边笑,从车子里一趟趟地往外搬东西。

一切收拾妥当,我们统统坐了下来。谁知林昊一拍脑门说:“我忘了,还有东西没拿下来,你们等一下。”说着快速向车子跑去。

什么呢?我们三个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还有什么东西没拿下来。

稍顷,林昊抱着一大束鲜花笑盈盈地过来了。好家伙,敢情这小子是私下里做足了准备的!

林昊走过来,把一个由玫瑰、百合、满天星组成的花束递给晓蝶:“晓蝶,生日快乐!这束花送给你代表我的心意。玫瑰花代表我永远爱你;百合花代表我们百年好合;满天星代表我永远牵挂你,愿你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永远漂亮。我爱你。”

“我也爱你。”晓蝶接过花束,眼睛里满含了幸福和激动。

那天下午,我们四个在小河边席地而坐。阵阵笑声传来,惊醒了草丛中瞌睡的昆虫,也惊起了落在林梢的鸟。

傍晚时分,我们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林昊和我往车上搬着东西,两个女孩子在后面雀跃地跟着。

林昊发动了车子率先出发,我载着若彤跟在后面。许是太激动的原因吧,她的脸红扑扑的散发着光彩。

靠在靠背上,若彤幽幽地说:“真羡慕他们,晓蝶太幸福了。”我看了她一眼,沉思着没有说话。

前面的林昊和晓蝶应该也很兴奋吧,他们的车子开的很快。突然从斜侧里驶过一辆越野车。不知怎么了,这辆越野车像喝醉了一样歪歪扭扭地快速向林昊驶过来,只听一声剧烈的撞击声传来,林昊来不及躲避直接撞了上去。

我惊心动魄地看着这一切,撕心裂肺地叫喊着:“不要!”

我打开车门下了车,疯了般地跑了过去。若彤也跌跌撞撞地跟了过来。那一刻,我似乎感觉到了世界末日,心痛地连呼吸都疼了起来。

林昊身边的车门已经凹陷进去了,我试了几次都打不开。车玻璃碎了一地,我一边大声喊着他的名子一边使劲地拽着他的胳膊。可是他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反应。

若彤立在一边瑟瑟发抖,口里不断地喊着晓蝶的名子。我冲着她大声喊着:“快报警!快打120!”然后快速来到了晓蝶身边。

晓蝶低着头爬在车头前部一动不动,我打开车门双手扶起她的头。只见她双眼紧闭,鲜血顺着她的额头流下来。我肝胆俱裂地喊着她的名子,心里害怕到了极点。那一刻,我真的害怕晓蝶离我而去,如果有可能,我情愿把她换做是我!

很快急救人员和120都来了,可是因为车门凹陷一时打不开,医生决定先把晓蝶拉回医院。我看着不断发抖的若彤说:“若彤,坚强起来。晓蝶就交给你了,我还得在这陪林昊。”

若彤流着泪点了点头,随着医护人员上了车。我转回身来到林昊车前,隔着车窗紧张把注视他。

林昊依然没有任何动静,车外急救人员在做着破拆工作。

很快另外一辆120呼啸着到来,医生下了车从右边车门进入。我看到医生的表情格外凝重,心里升起一种不祥的感觉。

“医生,请问他怎么样?”我挤过来着急地问道。

“生命体征不稳定,情况很不好。你要有心理准备。”医生头也不抬地回了我一句,然后扭头冲着身边的护士交待了两句。护士“哦”了一声,稍后利落地给林昊挂上了液体。

听着医生的话,我的头“嗡”的一声炸了。心理准备!什么是心理准备。刚刚他还是好好的,再过两天他就要结婚了,怎么可以让我们做心理准备?

“医生,求你救救他。”我两手扶在车头大声喊着:“他再有两天就要结婚了,您一定要救他!”

医生抬起头看了看我扔过来一句话:“我们会尽力的。请你保持安静,不要妨碍我们工作。”

                              009

终于车门打开了,急救人员上前把林昊抬了出来。因为车门凹陷,座位变形,林昊的腿卡在方向盘和座椅的缝里,整个身子歪歪扭扭的,脸上挂满了血迹。

救护车上,我紧紧地抓着林昊的手。这个从小玩到大的铁哥们就这样伤痕累累地躺在我面前。我的两眼通红似乎要滴出血来,心里在一遍遍地呐喊着:“林昊,你要坚持住。晓蝶还等着你娶她,你不能当逃兵!不能!”

很快到了医院,医生护士把林昊直接推进了抢救室。林昊的家人也已经来了,我们大家着急地在走廊里等着。

蒋爸爸在走廊里不安地走来走去,蒋妈妈坐在长椅上低低地啜泣着。我心里焦躁难当,汗水把衣服都湿透了。

突然手机响了,我打开来一看是若彤打来的。我刚一接过来,若彤就高兴地告诉我说晓蝶醒过来了,医生说她并无大碍。我听了心中稍稍透过点气,毕竟晓蝶平安无事,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刚挂断电话,抢救室的门打开了,医生从里面疲惫地走了出来。我们大家赶紧围了上去,着急地询问林昊的情况。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医生摘下口罩告诉我们大家说:“病人伤的太重了。肝脾破裂,颅内出血,另外还有肋骨骨折,骨断端刺伤了肺脏,我们实在回天无力。对不起。”

突然而来的噩耗击垮了所有人,蒋爸爸身子晃了两晃慢慢地靠着墙蹲了下来,蒋妈妈大叫了一声“儿子……”便晕了过去。

我们手忙脚乱地把蒋妈妈抬到急救室,一番急救之后蒋妈妈醒了过来,她“哇”地一声大哭,挣扎着来到了林昊身边。

医生已经用白布盖住了林昊,蒋妈妈一把掀开来大喊着:“不许盖白单子,我儿子还活着,他只是睡着了。”转身又拉住医生的手哀求着:“大夫,我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再有两天他就要结婚了啊。他不能这样睡下去。”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请您节哀吧。”医生挣脱蒋妈妈的手,红着眼睛出去了。

“节哀?节什么哀?我不要!”蒋妈妈拉起林昊的手疯了似地喊着:“儿子,你快起来。你不能走,你不能丢下妈妈。再过两天你就要结婚了,你走了晓蝶怎么办?”

是呀,林昊走了,侥幸存活的晓蝶该怎么办?

                                010

把林昊推到了太平间,蒋家人已经乱纷纷地哭作了一团。我靠在冰冷的墙上心儿一阵阵地抽搐着。林昊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到了没有伤痛的地方。可晓蝶呢?这样悲惨的结局她怎么能承受得了?她心里的伤痛谁能帮她抚平呢?

我深深地叹口气,有气无力地向晓蝶病房走去。隔着门上的玻璃,只见晓蝶静静地躺在床上。她头上缠着绷带,手上打着点滴,紧紧地闭着眼晴一动不动。

我鼻子一酸忽然忍不住落下泪来。若彤从里面看到我,打开门把我拉到一边着急地问:“子豪,林昊怎么样了?”

“林昊……走了。”

“什么?”若彤听了大惊失色,她惊慌失措地喊着:“怎么会这样?那晓蝶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先瞒一时是一时吧。”

“晓蝶,你干什么?”突然病房内传来晓蝶妈妈的喊声。我一个箭步跑进病房,只见晓蝶一边拽着手上的针管一边喊着:“我要找林昊,我要去看他。”

“晓蝶!”我按住晓蝶的手,两眼紧紧地盯着她说:“你听着,林昊没事。他只是伤势比较重需要静养。你现在什么也别想,赶紧把身体养好了好去照顾他。”

“你骗人!我刚刚都听到你和若彤的话了。你告诉我,林昊他到底怎么样了?”

“他没事,只是伤的比较重不能来看你。乖,你好好的,等你好了我带你去见林昊。”

晓蝶安静了下来,一双失去光彩的大眼睛看着我喃喃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林昊真的没事吗?你没骗我吗?”

“是真的,林昊真的没事,我没骗你。”

“那就好,那就好。”晓蝶的声音越来越低,然后倒在床上缩成一团闭上了眼晴。我的眼泪不争气地夺眶而出,急忙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晓蝶是真的听到了吗?她这样子是不是强迫自己不肯相信?

林昊的葬礼是在两天之后,这本来是他的结婚日子,谁知却成了阴阳两隔的祭日。

那天天气阴沉沉的,就如同我们大家的心情一样沉重。蒋妈妈已经哭晕过几次了,蒋爸爸两额新添了许多白发,佝偻着身子一下子老了许多。

我箍着黑纱戴着白花,两只滴血的眼睛看着林昊的遗像,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痛彻心扉的痛。

“林昊,林昊!”突然晓蝶的哭喊声传来。我惊吓地扭头一看,只见晓蝶一边哭着一边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

“晓蝶。”我上前一步准备拉她,可她一把拨开我的手,竞直跑到了林昊的遗像跟前。

抱住林昊的遗像,晓蝶把自己的脸贴在林昊的脸上放声大哭:“林昊,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你说过要照顾我一辈子的,你怎么可以抛下我不管?你说过我永远也逃不出你的手心,可你为什么逃离了我?你这个逃兵!你回来!你活过来!我不许你走!”

晓蝶声声泪,句句血,在场的人一个个泪湿衣衫。若彤跑过来拉晓蝶走,可晓蝶抱着林昊的遗像跪在地上纹丝不动。直到嗓子哭哑了,直到泪水流干了,晓蝶抱着遗像虚脱地萎顿在地上。

到了墓地,晓蝶像行尸走肉一般地走着,两只空洞洞的眼睛直钩钩地看着前方。她已经不再哭,可我知道她的心已经痛得麻木了!她人还活着,可是心却跟着林昊走了。

整个下葬过程晓蝶都没有说一句话,似乎眼前的事情与她没有任何关系。直到人们开始离开的时候,晓蝶好像忽然明白了过来。她跪在墓碑前,抚摸着林昊的遗像喃喃自语:“林昊,你就这么狠心吗?你真的扔下我不管了吗?可我放不下你么办?要不,我去陪你好吗?”

晓蝶的话吓得我心惊肉跳,看来,晓蝶现在连死的心都有了。不行,我不能看着她这样折磨自己,我必须救她!

                                011

那天,我和若彤费了半天劲才把晓蝶劝回家。一路上她一句话也不说,一双黯然失神的眼睛直钩钩地盯着远方。看着她的样子,我的后背直觉得一阵阵发凉。

连接几天,我和若彤一直陪在她身边。她大多时候不说话,只是瞪着眼睛呆呆地发愣。偶尔她会小声地问我们:“你们说,林昊他一个人是不是太孤单了?他那边冷吗?我想去陪陪他好吗?”

若彤流着泪使劲地摇晃着她:“晓蝶,你醒醒。林昊他是走了,可你还得活下去呀!你不能这样胡思乱想。”

看着两个女孩子抱头痛哭,我的心就像万剑穿心一样痛。我不知道这样的晓蝶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我只知道我不能放弃她,必须与她一起走过这段痛苦的心路历程。

我吃不下,睡不下,一有时间就往晓蝶家跑。父母劝我别和晓蝶走得太近,免得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可这些话我一丝一毫都听不进去,整颗心都扑在了晓蝶身上。

我不知道若彤怎么想,可我顾不上这些了。若彤还有我,但是晓蝶却什么也没有了!

一天晚上我刚躺下就收到一条信息。我打开一看是晓蝶发过来的:子豪,谢谢你这段时间的陪伴。我累了,决定找林昊去了。不用挂念我。

我疯了一般地穿衣起床,开了车子快速地向晓蝶家奔去。

到了晓蝶家我拼命地按着门铃。晓蝶爸爸披着外衣打开了房门,我一脚迈进门急急地问他:“伯父,晓蝶呢?”

“噢,在屋里。”

我快步来到晓蝶的房前使劲地拍着门,“晓蝶,你千万不要做傻事,你快开开门!”

门咚咚地响着,可晓蝶却一点动静也没有。晓蝶妈妈也起来了,两位老人家也焦急地喊着她的名子。不行,不能再耗下去了!我后退两步跑过去猛地踹向了房门。

打开房门的一瞬间,我一下子惊呆了。只见晓蝶穿着婚纱躺在床上,鲜血从她的手腕上汩汩流下来,流在地上汇成了一滩!

“孩子,你怎么这么傻啊!”晓蝶妈妈扑过去哭了起来。我一把攥住晓蝶的手腕冲晓蝶爸爸喊着:“快打120,快!”

晓蝶爸爸颤抖着打着120,我紧紧地攥着晓蝶的胳膊喊着她:“晓蝶,你别吓我们。你睁开眼睛看看我们。你还有我,还有疼爱你的爸爸妈妈。你不能走!”

很快120来了,医务人员把晓蝶抬上了车。我紧紧地攥着她的胳膊不敢放开,生怕她的生命随着我的放开悄悄溜走。

晓蝶进了手术室,我们三个在门外焦急地等候。终于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医生,她怎么样了?”我们围上去问着同样的问题。

“放心吧,她没事。幸亏送来的及时,她已经转危为安了。”

谢天谢地,谢谢老天让我的晓蝶又活了过来!

病房内,看着晓蝶虚弱地躺在床上,我难过的心如刀割。轻轻抚摸着她缠着绷带的手心痛地说:“晓蝶,你怎么这么傻?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呢?”

两行清泪流下来,晓蝶悲伤地看着我说:“我是傻,可你知道吗?我一想到林昊走了,我就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我面前全是他的影子,挥不走,也散不去。我真想一死了之,永远地追随他去,这样我就不用活受罪了。”

“不,晓蝶,你不能这样想。林昊虽然走了,但他心里一定希望你振作起来,他一定希望你好好的。如果他知道你这个样子,就是在九泉之下他也不会安心的。”

“可我怎么办?林昊死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我的心已经死了。”

“不对,晓蝶,你还有我!”我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她认真地说:“晓蝶,你记住。无论何时,也无论何地,你的身边永远有我,我是你永远的保护神。”

晓蝶听了不再说话,只是任泪水肆意地流淌。

                                012

经过这件事,我对晓蝶格外惊了心。怕她再次伤害自己,我去她家里的次数越来越多。我小心翼翼地守护着她,试图用一次次苦口婆心的劝说打开她的心结。

转眼半年时间过去了,时光从春末到了寒冬。经过我的不懈努力,晓蝶看起来好了许多。

一个周六的午后,我再次驱车来找晓蝶。只见晓蝶静静地坐在床上,两眼盯着手机一动不动。我走过去一看,原来是林昊的相片。我一把抢过手机,把里面所有关于林昊的相片一一删除。

“快给我!”晓蝶一边喊着一边和我抢夺手机,可她怎能抢的过我?等我删掉了林昊的相片我还给了她。晓蝶泪眼婆娑地看着手机大声质问我:“为什么?你为什么这样做?”

“晓蝶,你醒醒吧。”我两手抓住了晓蝶的胳膊:“你必须忘了林昊,你不能永远活在他的阴影里。”

“不,我忘不了他。”

“你必须忘掉他。你还年轻,你还有爸爸妈妈。你不能让他们整天为你耽心,你应该开始新的生活!”

“新生活,我还有新生活吗?”晓蝶凄惨地笑着,眼里却噙满了泪花:“林昊死了,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现在心如死灰,哪里还有什么新生活?”

看着楚梦可怜的晓蝶,我的心止不住地怦怦乱跳。我清晰地感觉到,原先晓蝶从来没有跑出过我的心。我原先以为她和林昊结婚后,我会把她藏在心里的角落。如今才发现她已经占了我的全部,而若彤才是真正地处在角落!

不管了,今生今世我只想和晓蝶在一起!我冲动地抱住了晓蝶,用灸热的身体温暖着她冰冷的心。我语无伦次却清晰地表达着自己的心意:“晓蝶,我爱你。从今以后让我来照顾你。我会把我的心全给你,只求你好好地活着。”

晓蝶睁大了眼睛匪夷所思地望着我。而我语不惊人誓不休,我要趁着现在把我的心思全说出来。“晓蝶,你知道吗?从第一次和若彤见面我就喜欢上了你。你那么阳光那么活泼,我欲罢不能地想着你。我约若彤见面只是幌子,其实我是为了见你。”

“后来知道了你是林昊的女朋友,知道了你们的婚事。我原本想着把你永远藏在我心里,就那么远远地看着你就行。可现在林昊走了,我才发现,原来你从未走出我的心,现在更是占了我的全部。晓蝶,让我来照顾你,好不好?”

“不好!”晓蝶猛地推开了我冲我大喊着:“你疯了吗?你怎么会这么想?你明明知道我的心在林昊身上,而你身边还有一个爱你的若彤。”

“可是你身边的林昊已经死了,我身边的若彤不在我心上。”

`

“不行就是不行!你给我走!”晓蝶猛地向外推我并顺手打开了房门。房门打开的一刻我们都愣了——若彤,含着泪立在门口!

“若彤。”我喊着她。

“若彤。”晓蝶也喊着她。

可是若彤没有回应,一扭头跑了出去。我快速地追了上去,一把把她拉进车里面。

“若彤,对不起。我也不想把事情弄成这样。可事情还是发生了。对不起。”我扶着若彤的肩膀连连道歉。

“对不起有用吗?”若彤愤怒把看着我,双眼装满了委屈的泪花:“我全心全意地对你好,没想到你却这样对我,一句对不起就行了吗?”

“若彤,我也不想这样的。我本来想着晓蝶和林昊结婚,我全身心地对待你。可如今林昊走了,我看着可怜巴巴的晓蝶我实在忍不住,我的一颗心就全都到她身上了。对不起。”

“对不起?不,是我傻才对。”若彤惨然一笑:“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的心不在我身上。可我喜欢你,我就傻傻地做着一个梦,希望他们俩结婚后你能收起你的心。如今林昊死了,我的梦也该醒了。对不起的人不是你,是我。”若彤说完打开了车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013

突然之间,我身边的两个女人都不理我了。晓蝶不见我,若彤也不见我。我心里茫然若失,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撞来撞去。

我到晓蝶家里,隔着房门一遍遍地求她。晓蝶忍无可忍终于打开门把我让了进去。我抱住晓蝶低低地喊着:“晓蝶,你不能这样。现在我已经没有退路了,这辈子就让我来照顾你吧。”

“不!”晓蝶挣脱我的怀抱悲声道:“你说的轻巧。你和我在一起,若彤怎么办?我怎么舍得伤害她?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不,我没有胡思乱想。”我再次把晓蝶拥入怀中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你知道的,我的心从一开始就在你身上。我不能放弃你。”

“可这对若彤不公平。”

“不对。如果我把心思放在你身上,貌合神离地和若彤在一起才是真正的对她不公平!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早一点让她解脱?”

晓蝶听了不再说话,只是靠在我的肩头嘤嘤哭泣。我温柔地抚摸着她的秀发说:“乖,等着我,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

接下来就该和若彤彻底摊牌了,我一遍遍地给若彤打电话她都不接,最后我硬着头皮到家里找她。敲开门,若彤一看到我就赶忙和我走了出去。

沿着熟悉的街道我们默默地走着。终于我抬起头说:“对不起。”

若彤幽幽地叹口气说:“不要再说了。其实这段时间我也想了很多。一直以来你真正喜欢的都是晓蝶,只不过碍于林昊你一直隐忍着。现在林昊走了,该是你追求自己幸福的时候了,而且晓蝶她也需要你。”

我高兴地拉起若彤的手说:“若彤,谢谢你。”

若彤抽回了自己的手微微笑着说:“不用谢我。我也希望晓蝶幸福。”

从若彤家回来,我高兴地给晓蝶打电话说明了情况。然后决定回家和父母摊牌。虽然这个冬天很冷,可我的心却滚烫滚烫的。

打开房门,爸爸妈妈都不在家。屋里25度的温度让我的心燥动不安。我只身穿了一身内衣在家里等着。

终于爸妈回来了,等他们脱掉外衣坐下来,我迫不亟待地跟他们宣布了这件事情。

顿时爸妈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我说,“子豪,你瞎说什么?好好的怎么会开这么荒诞的玩笑?”

“爸,妈,是真的。我真的要和晓蝶在一起了。”

“不行!”爸爸怒火冲天地呵斥我:“你要是和晓蝶在一起,那若彤怎么办?这婚姻能当儿戏吗?”

“爸,我和若彤已经说开了。况且我也不爱她。”

“不爱她你还和她交往这么长时间?我看你纯粹是鬼迷心窍!”

妈妈也生气地骂着我:“你这混蛋小子,若彤是多好的姑娘啊。温柔善良,而且对你又那么好,你怎么狠心说不爱就不爱了,你对得起她吗?”

“妈,我从一开始喜欢的就是晓蝶。现在林昊走了,我更想保护她,照顾她。不行吗?”

“不行!晓蝶虽然不错,但我这辈子只认若彤这一个媳妇儿,你休想让我答应!”

我悲怆地看着他们问道:“爸,妈,你们真的不肯答应吗?”

爸妈肯定地点点头:“对,不答应。”

“好,好。那你们就等着吧。”说着话,我拿起桌子上的手机向外跑去。

外面零下十几度的气温,我穿着秋衣秋裤跑了出来,脚上还穿着一双凉拖鞋。寒风刮过来,打在身上生疼生疼的。可我顾不上了,我只想从家里逃出来!

耳边风声呼啸,我周身麻木手脚冰凉。不行,再这样下去非冻死不可!我举起双手哈着热气,寻找着可以暂时挡风的地方。

忽然一个自助柜员机亭子出现在眼前,我毫不犹豫地跑了进去。风被挡在了外面,我觉得稍稍暖和了一些。我来回地搓着手踱着脚,努力想驱赶走身上的寒冷。

手机一遍遍地响着,是爸爸妈妈打过来的,我毫不犹豫地挂掉不接。

手机再次响起,是若彤打来的,我依然没接。

就这样手机一次次地响着,我一次次地挂掉。

不知过了多久,我觉得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靠在角落里慢慢地萎顿了下来。

突然熟悉的旋律响了起来,是晓蝶打来的!我接过了电话,可嘴唇哆嗦牙齿抖动地说不出话来。

终于门被打开了,晓蝶飞快地从外面跑进来。一边跑一边脱掉了自己的羽绒服披在我身上,然后搓着我冻僵的双手说:“你怎么这么傻?怎么可以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我就是傻,我就是想证明给全世界看,我爱你!”

“我知道,我也爱你。”晓蝶又用手搓着我的脸:“你知道吗?其实从第一次见到你,我也喜欢上了你。可是因为若彤我选择了林昊。林昊对我真的特别好,他走了我的心也死了。是你的一次次陪伴,又让我找回了对你的爱。”

我喜极而泣,拉着晓蝶的手急切地问道:“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吗?”

晓蝶重重地点着头:“真的,真的,都是真的。”

一霎时,我觉得春暖花开,双臂一环紧紧地搂住了晓蝶。

门再次打开了,爸爸,妈妈和若彤走了进来。若彤走到我们身边,一手拉着我的手,一手拉着晓蝶的手,然后微微冲我一笑说:“子豪,我把晓蝶交给你了,你可一定要照顾好她哟。”

亭子外面寒风呼啸,但我听到我心里的花开放的声音。我和晓蝶的春天来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