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妈》|请允许我做自己

囧妈

看完网上发布的徐峥新作《囧妈》,内心涌起了一些共鸣。

孩子和妈妈的关系可以相处融洽,而且比较健康的不容易,否则也不会有很多心理学文章会讨论母婴、亲子之间的关系了。

在这部电影里,除了展现“囧元素”的喜剧效果之外,还表达了妈妈的爱情、儿子的婚姻、母子的关系,让人看完之后,引发思考,这无疑成了新年开篇的家庭心理教育影片。

这部影片表达的主题是:彼此都深爱着对方,只是我看不见你。

徐峥坦言这部影片:“‘囧系列’其实是从情感和心理的层面一步一步在深化。我们从一个人要去做一笔生意,后来变成想要去达成一个心愿,再到主角他在整个旅途里面,找到了跟妈妈之间的一种关系的改善。”

这部影片里凝聚了很多彩蛋元素,如果仔细分析起来,颇有象征意味。比如K3火车、俄罗斯、莫斯科、护照、红星大剧院、伏尔加河、游艇、熊妈妈和熊孩子、热气球、美国、普京、暖霸、婚戒、宠物猫小龙、卡住的大幕、舞台话筒、歌曲《红莓花儿开》等……


火车象征着封闭的关系,缺乏爱的流动;

从北京到莫斯科意味着心灵之旅,也象征着由内而外的改变;

护照无意间放在妈妈那里,意味着回归生命本源;

热气球象征着母子之间关系的和解,放下了重负;

婚戒象征着徐伊万和张璐曾经的美好记忆;

俄罗斯、莫斯科、伏尔加河、游艇象征着心灵的边界在不断扩大,自我意识领域在不断扩大,具备了理解他人的共情能力。

熊妈妈和熊孩子象征着母子情;

红星大剧院象征着妈妈的心灵之窗,透过这个窗户伊万看到了妈妈的美好。

歌曲《红莓花儿开》象征着妈妈对过去美好爱情的抒怀。


1. 你不喜欢这个台灯吗?

剧中的主人公徐伊万在和老婆分手之际,才意识到,眼前的张璐和自己内心中的张璐,不是一个张璐,心里的张璐只是自己内心投射的一个完美影子。

结婚这么多年,他居然一直以为张璐是喜欢他买的台灯,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只是他的喜欢,他的自恋幻想,只不过投射到了张璐的身上而已。

在亲密关系里,徐伊万并没有意识到张璐也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不是他改造的物品。

如果没有通过和妈妈卢小花的俄罗斯之行,母子之间的心灵治愈就会推迟发生,徐伊万也就不会感受到爱的真谛是什么,也就不会意识到夫妻之间需要接纳与尊重。

他才意识到:爱不是控制和索取,不是希望对方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每个个体都应该是完整的。

爱是接纳和尊重,是相信你一定能成为最好的自己。


2. 你敢不敢把你的心里话告诉你妈妈?

徐伊万在火车上与俄罗斯姑娘娜塔莎偶遇,两人似乎同是天涯沦落人,都是因为感情的事情而相互吐槽。

娜塔莎一眼就看到徐伊万和他妈妈的问题,然后暖心的说:我发现你的妈妈一直想控制你。

你喜欢这样吗?娜塔莎关切的询问徐伊万的感受。

徐伊万说:我当然不喜欢!我讨厌死了!我烦死了!我们俩一见面就吵架!

这是典型的边界不清,没有完全分化的母子。

接着娜塔莎进行了反思式的提问:你为什么要和你妈妈一起坐火车,难道就是为了你要孝顺吗?

娜塔莎这句话问的好,孝顺是在中国家庭里控制人的最有效武器或者说是家庭中道德绑架的利器。

当徐伊万语无伦次的不知如何回答,嘟嘟囔囔的说:孝顺,我……

娜塔莎直接支招:你为什么不能选择逃离呢?

徐伊万听到这个观点,很吃惊的说:逃离!逃到哪里!?

娜塔莎具体支招:你敢不敢把你的心里话告诉你妈妈?

徐伊万摇摆着双手,自嘲式的笑着说:呵呵,不敢不敢,绝对不敢!

其实,娜塔莎已经完成了给徐伊万内心播种子的过程,他虽然嘴上说不敢,其实内心已经被扰动了,这份扰动已经打破了他固有的认知,内在的自主性已经开始觉醒。


3. 我这一辈子就是为你而活着

徐伊万的妈妈卢小花虽然是因为爱情结的婚,可是婚后的生活并不幸福,她曾经有无数次的想逃离婚姻,却舍不得孩子。

当徐伊万在小的时候对妈妈说:妈妈,等你长大了,我来保护你。

那一刻,徐伊万的妈妈就告诉自己:这一辈子就是问你(儿子)而活着。

妈妈对儿子的爱往往就是通过控制来表达,在妈妈的眼里儿子永远需要自己的关心和照顾。

我是你妈

逻辑很简单:我是你妈,我不管谁管!

我们一起来看看,在火车上这对母子是如何让沟通变的无效?妈妈是如何管儿子的?

沟通情境:

在餐车过道里,

当徐伊万看到妈妈的嘴唇发红,关切的问:你嘴怎么了?

没有想到妈妈反问他:你脸怎么了?

徐伊万很不情愿的说:我在喝酒。

妈妈焦急的说:你喝那么多酒会喝死的!

妈妈这句话虽然难听,甚至有诅咒嫌疑,可是“爱之深 责之切”,是为了儿子好呀!可问题是忽略了伊万的感受,没有从伊万的感受和需要出发,只是表达了自己的焦虑和紧张。意思就是:你是我的儿子,可不能多喝酒了,如果喝死了,我怎么办呀!

徐伊万解释说:我没有喝多少。

妈妈用夸大的情感反应继续说:你爸就是喝酒喝死的!

徐伊万一听急了,赶紧补充说:我跟你说我没喝多少!

妈妈依然自顾自的说:最后脑溢血!你再这么喝下去,总有一天会跟他一样的!

以上妈妈的回应是典型的暴力沟通,缺乏客观事实,只是凭借主观猜测就当成事实。

徐伊万急了说到:妈、妈,我说话你耳朵听得见吗?

他怀疑妈妈根本没有听见自己在讲什么,可令人不解的是,两人确实是在沟通,然而却又听不见彼此在讲什么,这是不是很诡异。

妈妈突然又说:我警告你。婚姻里面两个人都要有牺牲的。

对于妈妈的跳跃式思维沟通,徐伊万不解地说:你什么意思呀!

妈妈又说:你在外面是不是总是这样?

我总是哪样啊!徐伊万很无辜地说。

妈妈说:这种事情是不能让张璐知道的。

徐伊万说:张璐不知道啊!——不!这是哪种事情呀!

他显然被妈妈的话给绕晕了。妈妈和他交流就像禅宗说禅,总是暗藏机锋,自己全然听不明白,还一头雾水。

妈妈语重心长的说:警钟长鸣呀,徐伊万。你不要在外面猫三狗四,横七竖八的,做了一堆不着四六的事情,最后稿的乱七八糟,一塌糊涂的。

妈妈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这是在自话自说,她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想表达什么。

徐伊万眼睛不停地眨着,看着妈妈讲话,彻底蒙了,他听不懂自己的妈妈在说什么。

他着急的问:不是,你什么意思,你是在背乘法口诀吗?

妈妈看到儿子似乎不明白她说的,有些掏心掏肺的说:你要当心点啊!

徐伊万彻底被激怒了,他开始表达自己真实的想法,娜塔莎给他的语言种子起作用了。

他发泄式的说:我真是受够了跟你吵啊吵!我根本就不应该上这趟火车!我根本就不应该陪你去莫斯科。

妈妈很不理解,似乎看到的是陌生的儿子,生气的喊道:你想干什么!?

徐伊万底气十足的拿出娜塔莎的话说:我要逃离!!

妈妈很吃惊的反问:你逃离!?你逃到哪里去呀?

我要浪迹天涯!徐伊万手一挥说道。

妈妈好像反反应过来:浪迹天涯!你要和哪个女人吗?

徐伊万说:对!我们一会儿就下车了。

妈妈按照自己的逻辑问:哪个女人是不是在你酒里下了药了!

徐伊万似乎很解气的说:对!

妈妈有些慌了,赶紧说:她很可能是个贼!

徐伊万更加生气地冲妈妈吼叫道:她把我心都偷走了!说完,他甩门而去。

妈妈气的手足无措,无奈的喊出一句话:你怎么一点都不乖呀你!

到了这里,我们才真正体会到徐伊万为什么不敢给妈妈说真心话,心里话。

因为,一旦说出来了,就打破了妈妈的自恋,让妈妈的自恋受损,会让妈妈很伤心,也很难过,妈妈心目中的乖孩子居然不乖了!

只要不乖了,在妈妈的眼里就是有问题了,甚至是有心理问题了。

只要妈妈可以管的事情,都可以是问题。比如婚姻、身材、饮食、职业、工作、择友等。

所以,徐伊万不能接受妈妈这样把他当“物”来看待,他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是你养的宠物狗啊!我受够了跟你呆在这个包厢里面!我受够了你的教导!我受够了你的强迫症!还有你的疑心病!

当两人冲突达到高峰时,彼此都冷静了下来,心中的爱也慢慢浮现出来。

徐伊万终于理解了妈妈的爱情故事。

妈妈对他说:我和你爸爸确实过得不幸福。小孩子是看不到那么多的,你能看到他是你爸,但你看不到他是我丈夫。

在家庭关系里,由于角色的不同,导致沟通不顺畅和误会,也是中国家庭普遍的问题。

最终,妈妈在莫斯科圆了自己的唱歌梦想,也收获了和儿子之间关系的改善,彼此有了更多的理解,同时能尊重到儿子有他自己的人生,不再去控制,允许他做自己。

最后,影片里妈妈躺在床上,心里说:电影里的伊万是个小男孩,我的伊万已经是个大人了。

这句话象征性的说明了伊万不仅身体长大了,在妈妈的眼里也是个独立完整的人了。

爱就是相互看见,可以相互理解与尊重彼此。

夫妻关系如此,母子关系也是如此。


4. 你为什么要锲而不舍的改造我呢?

当张璐回来和徐伊万告别时,徐伊万颇为自恋的说:你把这个台灯拿走,我帮你修好了。

而张璐真实的回应瞬间打破了他的自恋,“我告诉你我从来没有喜欢过这个台灯。”

徐伊万非常吃惊,同时带着疑惑的问道:你不喜欢这个台灯吗?

我一直忽略了你的感受

张璐毫不客气的说:从它进家门的第一天起,我就觉得它长得很做作。

徐伊万有些结巴的说:你你,怎么可以这样骂它。

张璐拿出一副摆事实讲道理的姿态说:你看,这就是我们俩之间的问题。

她继续说:你心里面长了一个幻想的老婆,她应该喜欢什么,讨厌什么,该怎么说话,你全都设定好了。你为什么要锲而不舍的改造我呢?这么多年了,你难道还没有意识到我不是你想的那个人吗?

张璐曾经以为自己一直占着理,她对徐伊万说:当初作为合作伙伴我没有不劳而获吧,作为妻子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吧,作为儿媳妇一直都符合你们的心意吧,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一直不肯放过我!

徐伊万对张璐说:你什么都没有做错,就是太讲道理了!在感情里讲道理,就是最大的不讲道理!

当伊万向张璐坦白自己不想离婚,还爱着张璐时,张璐才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忽略了他的感受,自己以为讲道理才是王道,却没有意识到在亲密关系里不是靠讲道理,而是要让爱流动起来,是在亲密关系里去感受爱的!

在婚姻初期,张璐也想努力成为徐伊万心目中的理想妻子,可是她努力了,却做不到。

因为失去自我的妻子,是没有灵魂的躯壳,也不是张璐心甘情愿的样子。

在婚姻里,双方都付出过,真心爱过,却也互相伤害过,最终却不得不分开。

这让我想到《亲密关系》里的一句话:伴侣的目的就是扮演着三种角色:

一面镜子,让你看见引发你关注的不舒服感;

一名老师,在你探寻真实自我的时候,激励与启发你;

一名“玩伴”,开启并陪伴你一段生命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