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8毁灭的能量

在故事里,我对孩子的做不到有如此切齿的痛恨,那一刻除了毁灭,什么也不愿意去做。

每次看到这个点都异常的痛,不知如何去面对。

这些让我看到曾经与亲密关系的相处,痛恨时,恨不能捏死对方,让他立马消失,才是解恨。

能感受到那些是自己的投射,可是,那个当下那个怒气是收不住的,也有一个倔强的声音:我为什么要停。

而事后,自己很想去理清这些,也一次次感觉到那些来自童年的压抑,但始终不能清晰地找回那些碎片。

身体里有如此巨大压抑着的能量。

我在期待被谁看见?我又在期待被谁解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